旧事重提永恒的记忆
初三 散文 2314字 517人浏览 13号眼镜

我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题目,也许有时候我真的就像是张婷说脑子里进了开水。短路短的厉害。

有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真的很能哭,张婷说过我最拿手的也许就是哭了。

看见别人说自己文章的时候心里真的很难受,因为那是我曾经经历过的事情,那些记忆我曾经都是那么小心的去珍惜,我那么宝贵的记忆。也许我喜欢的人和我一样腼腆,我们都不太会表达,也许是很老套,但是我只想说我们的天空现在还是那么明亮。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还是会时不时去毛毛家蹭饭,看着她爸爸和妈妈。很快乐地叫上一句干爸干妈。我也喜欢没事就跑到大白菜家,欺负欺负我家大白菜。听她说苦瓜你就会欺负我。我也会压榨压榨她让她把所有好吃的全拿出来,在她说我是猪的时候狠狠的给她一拳。听她说我是暴力狂。我也会很腼腆的去问我们家的那位最近的情况。她说我只有在那个时候最像一个女生。我也喜欢让张婷欺负我,喜欢她的可爱。喜欢她欺负我,因为我们是朋友。

小娟和小静虽然我每天被她们说,但是我真的很快乐,因为我的身边至少还有我爱的人。我喜欢没事叫叫小静老婆,小静也会很不给面子地说去。但是我知道那时的我们很开心。我也喜欢看着娟说着她们家的阳光,脸上全是辛福的表情,我也会很辛福。

我们家那位,真的很腼腆。也许我是很喜欢他的腼腆,很温柔的人。我喜欢他看见我就会脸红,也许我们没怎么说过话,因为我们都太腼腆。但是我到现在还是只喜欢他一个。也许狮子座的人都太专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是经历过分离的人,从四川来太原的时候可儿说我有空一定要会去。我们几姐妹好到要死的人,我到现在还记得我们在我家楼顶上歃血为盟,我和颜媛悄悄的躲在一边,拿着刀子一点点在刮反正不会流血就对了。我对颜媛说“不会很疼吗?咱们还是喝喝水就好了。”气的轩儿直说我们狡猾。我们一起说这辈子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还记得颜媛和轩儿和我们一起把头发剪掉一点,分开每人一点。我还记得我和颜媛说我怕疼怎么办?我记得那天轩儿最笨把手弄得血最多。辛好我们有备创口贴。

我还记得每年的春游,那时候我们几个去了好多地方。几个小女生背着包包,一起坐在公园里开吃。我还记得龚珑,我们一起去她家在他家做饭,我们那时候还是那么小。颜媛总是爱吃我奶奶泡的泡菜,她说味道很好吃。但是每一会吃到眼泪直流。还直叫唤让我给水,每一会又自己让我把辣椒放多点。

最不想提得也许就是范芮,我那时最喜欢的人,我们的友谊是那么好,那么美。我还记得我走的时候,她什么也没说,但是我知道4年的友谊是那么的让我刻骨铭心。记忆里的她还是那个有着小虎牙的女生,笑起来很好看。我会买很好吃的东西一直拿到她家和她一起吃,就算东西在少我们也吃的很开心。我还记得我在她家和她一起玩过家家,什么公主什么小姐现在想起来都是那么的让我喜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还有好多人,好多人现在什么也想不起来,只是记得我们一起放过风筝,一起溜到河里去找田螺,我们夏天一起在外面疯来疯去。四川的夏天是格外的热闹。

颜媛家是开火锅的,我和可儿会在她家门口跳很久的皮皮,为的就是不让她一个人很孤单,那时候的时间过得真的很快。绵阳的夜市很晚才会完,灯会亮很久很久五颜六色我们回陪她到很晚很晚但是我们都很开心。

楼下的姐姐自己在门口做开生意,买一些自己做的东西有时路过的时候我们也会买一点尝一尝。可儿还说已后我们也来做,我说笑得说我负责吃。我和可儿是表姐妹的关系所以时常在一起,我们两是最闹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4月份的时候我们家和可儿家要一起去上坟,说实在的每年去的时候我都会在坟上拼命地说我只要头发长长点。那儿在郊区或是别的地方,每年去的路上我总是要叫唤一两句,真是太偏远了。唯一庆幸的事就是那儿环境很美好。我和可儿两进了亲戚家便奔出去了。亲戚家有那种农村人背的背篓,我们便背着出去了。大人们在家里准备我们一会要去上坟用的东西,我和可儿背着背篓便去摘那花儿,粉粉的桃花和白白的梨花。我到现在想起来就还是记得那儿满山遍野的桃花梨花油菜花,那种美丽是我在城市不曾看到的。我们摘的正兴,不知道那家的伯伯出来说“你们干啥子?你们不要摘花,那花还要结果果。”浓浓的四川口音听见很舒服我和可儿忙说“我们是捡花。”那伯伯便啥也没说了。

背篓里的花,我和可儿拿到河边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开始撒花,撒到一半我就心疼又后悔了,跟可儿说想摘一些给颜媛和范芮,后来我们家的小龙哥哥来了,我和可儿一直觉得小龙跟李小龙是两个版本,可是小龙哥哥给我们捉了一只螃蟹,肥嘟嘟的很是可爱,嘴里冒着泡泡,我伸手去碰它,一不小心就被钳住了。痛啊!小龙哥哥让我把手放到水里就会好一些,在那时我突然觉得小龙哥哥真是一个好哥哥。最后那只可爱的螃蟹就这样子从我手里逃脱了。可儿说它真幸运,我问为什么,可儿却说我是养什么死什么。

给颜媛过生日的时候,真的觉得好好玩。去了几个人已经不记得,只是记得我们好几个女生一起睡她那张儿童床,我们几个都不可以竖着睡,因为太小了只好横着睡。那叫什么睡觉,摆明着就是一堆人躺在床上谈天说地我当时就那样给睡着了,后来他们就老说我是很能睡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龚珑有一次在游乐园给碰着头了,还流了血我特别好的给打了120,可是后来龚珑却把我说了一顿,说什么治头只花了10多块,请个120花了100多,脸很黑地说老是添麻烦。

那个时候小区也组织在隔壁的体育馆跳操,我们这群在大人眼里的小p孩也去了,放的歌是过时的老歌,就连我奶奶也不听的歌,后来我们就闪到老年人歌舞厅,那里还不如这里,一群老年人又跳又蹦,那时就觉得我们家老太太落伍了,后来回去也跟我家老太太说了,再后来老人家迷上了跳舞,再后来可怜我和我姐姐的胃,每天都的吃我做的饭。没办法我家老太太养我们这么久也要追求追求时尚。

To: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就写到这里..小静说写太多没人看..所以就一点点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