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粒的蜜柚
初三 记叙文 962字 281人浏览 krackhan

姑父扛回来好多柚子,堆在墙边。

我剥开一个,却只见干巴巴的果粒挤在果皮下,一点儿也不如柚子的饱满和水汪汪的,含在口里,也尝不到一点味道,像死死的枯草。

姐姐也如我,尴尬地说:“这个好干啊。”裸露的柚子只好被搁在墙角的柜格上,无人问津。直至晚上姑父回来,干干的柚子才被吃掉。我还轻声地对他说:“这次的柚子没什么水分诶。”姑父只“嗯”了一声,别无多语。我瞬间被一种内疚感束缚,那可是亲手摘回来的水果。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晚饭后,姑父要回楼下的房子,楼房里的,是哥哥带了女朋友回来才租的房子。楼下的也只是分得的一间平房。“帮我把那几个柚子拎下去吧。”姑父在门口说道,“你们没有谁吃。”我照吩咐,身去拎被搁置的干干的柚子,虽然没有多大体积,但是它好沉,压在我手指底下。

一路上,黄昏的余晖沉积在布满灰尘的瓦砾上,还有灌木丛密密麻麻的绿叶子。接的电线高横在白云下,牵动人关于远方的向往,其实我挺沉醉于这个充满人情味的,不富裕的地方。

进门后姑父递给我滚烫的红薯,裹着香味。我婉言拒绝了,真的难以张开嘴吃东西。不知是因为不好意思还是某种怪异的心理在作祟。姑父也不吃,把它放在矮桌上,又指了指桌上的另一袋柚子,“等下把这拿上去,好吃一些。”我点头示意……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回去时,夜色已经沉郁了,初秋的夜吐出了凉意。我紧锁的思绪终于打开了。“你姑父苦了一辈子,你们不吃的,他都拿去。”奶奶用慈祥的也惯用的口吻说道。我默听着,其实姑父默默了几十年,不管是我两岁、八岁、十一岁还是现在,每次我到这里来,总会见到各种各样的水果,或许他一直就藏着这样的习惯,到哪里都要弄点水果回来给家里人吃。又或许,他是刻意在我到之前准备的。

前年逛商场的时候我看中了一个背包,且很幼稚地表达了我是多么渴望。随口的决定换来了几个月后那个崭新的,原模原样的背包。去年的这个时候,他正带我吃拉面,还掏出一百块钱给我做回家的路费……曾经听奶奶说,表哥小时候找姑父要一根雪糕的钱没有要到,一直到现在他们都像隔着一层厚墙。而姑父出去跑车人家给他的饮料,他都舍不得喝,带回来给他深爱着的孩子。这个如父亲般的男人,可能本应在骨子里透着默默无闻,我忽然好敬佩。

提着新的柚子上了楼,姐姐和我剖开水分十足的它们,对视一笑。我看见面前高大的表哥,渐渐有一股暖流贯穿进来,我相信他会在那份特殊的,让我感动的爱中学会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