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承受行走在消逝中
初一 记叙文 880字 26人浏览 zhehanruoshui

用承受行走在消逝中

——读《小姨多鹤》有感

依米小花承受着水分散失的干旱之渴,绽放的四色花瓣成为它无与伦比的美,点缀了苍茫大漠; 河蚌承受着风沙眯眼的钻心之痛,淬炼成的珍珠成为它苦尽甘来的泪,闪耀了无数眼眸。

承受,不是抱怨着接受,更不是懦弱的忍受,而是挺起脊梁,以大义凛然的姿态迎接洗礼。钻石,原本是块碳,在地壳深处经受了数千年高温高压的考验,最终在泥土的消逝中屹立成了永恒。时间不会使承受的力量风化,穿越了沧海桑田,用承受行走在消逝中。

古希腊神话中,西西弗斯触怒众神,诸神惩罚他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但由于那巨石太重了,每每未上山顶就又滚下山去,于是他就不断重复。这种无效无望的劳动是诸神眼中最严厉的惩罚,而西西弗斯甘愿承受,时间消逝中的巨石滚滚声幻化成荷马史诗的绝响。

是的,用承受行走在消逝中。时间会风化,会消逝,但预言着承受的永存。

而今,在身边这个日异月更的时代,你是否看到,那承受的力量? 地主儿子的身份转瞬即逝,亲人一个接一个地逝去,身心疲惫的福贵选择了毫无怨言地承受,他成为了一个历尽沧桑的老人,黝黑的脸在陽光里笑得十分生动,脸上的皱纹欢乐地游动着,里面镶满了泥土,就如布满田间的小道。同样的,梅朵,把全部的热情和爱留在深山草原,从一个如花美眷成为一个百病缠身的女子。她承受着周遭的压力、病痛的摧残、爱情的坎坷,只为让孩子们得到教育。一抹抹岁月的清

寒,一声声朗朗的童音,生命的光泽渐渐黯淡,她依然慢慢地抚摸希

望的经脉,从未停止向前的脚步。就像日本少女多鹤,承受着二战的

硝烟、代浪村杀婴的梦魇、畸形爱恋的牵绊、种族的对立,在岁月的

消逝中她行走了一生,最终回到了魂牵梦萦的故土。

承受是一种精神,敢于承受的人,必然无惧无畏。苦其心志,劳

其筋骨,饿其体肤,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屈原放逐,乃赋

《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

囚秦,《说难》《孤愤》。承受了困苦的他们从未因人生的失意而放弃

自己,却秉持了坚毅的品格,硬是从这苦涩的人生中凝炼出某种甘美,

让承受变得悲壮而又美丽。

千帆过尽,他依然用承受行走在消逝中。

1515

高晨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