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初一 议论文 1331字 681人浏览 谭松杰

相思无可籍,雁字谁人写?风落好文章,可怜春叶黄。

——题记

纳兰性德——一个陌生却熟悉的名字。陌生,是因为他的时代离我太远;熟悉,是因为他的诗词,使人过目不忘。曾在小学的语文书上第一次读到他的名字,可那时对他只有漠视与厌恶,心想为何这些人要写这些让人不明白的诗词?惹得我们越发难背起来。那时,还小吧?当我长大,再次轻声读出这些词句,不禁感叹:这每一个用词,每一个用字,都是那样的恰到好处,环环相扣,相互呼应,构成了一句句清新婉约,直抒胸臆的绝句,细细品味,其中更是有感悟深刻的人生道理,令人叫好。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爱上他的词,是从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开始的。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让我仰对蓝天,思考了很久:是否?真的做到了人生只如初见,这世上便不会有纷争,不会有各种无奈与悲痛。我想,是的,人生若只如初见,那么对待一切自然也会淡然相对,只留下初见时的惊艳,那真的是人生中最美妙的境界啊。蓦然回首,我们对许多人,许多事物,早已没有了最初的激情与惊喜,只留下些许不耐,令这些特别的感觉慢慢消逝,变成一种平凡的麻木。人生若只如初见,是否可以实现?我不得而知。可是,我明白,它一句点破了千万人的迷惑。若人生只如初见,我们每时每刻都以一种全新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那么,这个世界也会因为我们的眼光而不同。“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这首《浣溪沙》是为了纪念纳兰性德的亡妻——卢氏的,纳兰性德在卢氏死后,回忆起妻子对自己体贴入微的照顾,又对比前朝李清照与其丈夫的幸福时光和后来的天人两隔,不禁挥笔写下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在“人生若只如初见”之后,又叹道“当时只道是寻常”,抒发了自己在拥有时没有多少的感触,直到失去了,才发现当时自己拥有的是多么珍贵的东西,多么美丽的情感。捧着一杯热茶,我开始思考,我的身边有多少这样的例子?品茗,茶中泛出的热气似乎是回忆展示的屏幕,是啊,父母的嘘寒问暖我只有在父母忙碌不见时才开始珍惜,同学的问切关怀只有在毕业了以后才开始回忆,老师的爱护帮助只有在遇上困难时才开始怀念……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只因“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性德的词总是笼罩在一种朦胧的忧伤里,或许只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哀感顽艳,覆盖着淡淡哀伤里的人吧?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写出句句令人潸然泪下的词句。他曾写下一句词,千古传唱,那便是“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其中包含了纳兰性德的惆怅、哀伤与寂寞,这“君”是谁?是明月?是朋友?是知己?不,恰好是纳兰性德自己。在月夜下对着自己的影子追忆平生,自然令人断肠寸断,星泪纵横。纳兰性德,满族人,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是清代最为着名的词人之一。他的才华绝代,功名轻取的潇洒,令人为之倾倒。奈何天妒英才,仅活到了三十一岁便因患病去世。“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在容若如烟花璀璨却短暂的人生里,造就了许多人用尽近百年都取代不了的成就,《浣溪沙》、《蝶恋花》、《长相思》、《金缕曲》……他给我们留下了多少值得深思的词句?就像是一场美丽的梦吧,在璀璨星空下,美丽而忧伤的吟诵着那首首三百年前的诗词,在这场邂逅中,留恋其中,无法回返。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安徽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初一:葛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