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存
六年级 散文 546字 16人浏览 伊年珊

黑暗的边界充满了光明的真理。

你送我的贝壳如今悲伤地平躺在我身旁的土地,就像它曾经安静地蜷伏在你的掌心。

没有什么光泽的,丝绒质感的,绵密不透风,倔强孤独而又通透的记忆。我们之间的记忆。即使我从一开始就先知先觉地想要珍惜,可是珍惜代替不了,代替不了百分百遗落的定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很少想起你。你只是瞬间晃过的念头,不是稳定发光的恒星。在某一刻,你的闪烁映入我的眼底,刺眼的虹失明了我的冷静。不是热烈的倾心,仅仅是企图的带着遥远距离的靠近。

没有任何位移的表情,用低头跳过言语,公允的景观不存在欢欣。你可不可以敏锐到从这表面的和平发掘出曲折的痕迹?你以为呢。我不敢以为。也许你完全没有我自己所认为的那样唯一,就算没有你,不过如此而已。毕竟,还有那么多的分秒,我的头脑里只有我自己。自己自己,自给自足的自己,自我安抚自我背叛的自己。除了我自己,才有可能是你。这样清澈如湖水的可能性,对任何人都非常公平。

开启的主动,却落入被动的迷局,一举一动都审视考量得小心翼翼,可仍然对漏洞百出不停自省。荒谬的泪滴听话地储藏在我看不见的身体结构里,亮晶晶的流动被皮肤屏蔽。它们知道不能随心所欲,它们固执地封锁了我故作哀伤的权利。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六月的分别缀满了新鲜野草莓的气息。凹凸不平的表层只有落点没有波纹,停滞了一圈圈的荡漾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