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的秘密
四年级 日记 2357字 1841人浏览 inuyashalp

蚂蚁的秘密

我家楼下住着一大群蚂蚁。别看它们身材小巧玲珑,它们的秘密可多着呢!

今天下午,我撕了一些面包屑兴致勃勃地去观察蚂蚁,我把面包放在泥土上,等待蚂蚁来搬走它。不一会儿,一只瘦小的蚂蚁似乎闻到了香味,来到面包边,咬了一小口,仿佛在说;“真香啊!”它马上要搬面包,可它哪里搬得动。于是,它快速跑到蚁穴旁,找了一只身强力壮的蚂蚁,用触角碰撞那只蚂蚁,身强力壮的蚂蚁心领神会,又去通知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哦,原来蚂蚁交流信息时,是用触角碰撞的,而不是用语言的,真有趣!

过几分钟,蚂蚁已经聚集了很多了,黑压压的一大片,足有几十只,他们雄赳赳、气昂昂地向面包进军。“奇怪!他们走的路线怎么和第一只蚂蚁一模一样?”我迷惑不解地想。后来查了资料才知道原来,蚂蚁会在爬过的地方留下一种气味,蚁群就可以按照这种气味认路。我又发现了蚂蚁的一个秘密。

这时,蚁群已经到了面包屑旁,它们想齐心协力把面包搬回蚁穴,可还是搬不动。于是,几只蚂蚁迅速爬上面包,把面包撕成一小粒一小粒的,放在地上,然后两三只蚂蚁抬起一小粒面包直奔蚁穴。不一会儿,我的面包全被蚂蚁带回家了。我再次发现了蚂蚁的秘密:搬食物时有时会齐心协力搬回家,有时会把食物分成小块,各自搬回家。

看着陆续回巢的蚂蚁,我突然想,如果蚂蚁的气味断了,它们还能认到路吗?我用树枝把蚂蚁爬过的路划了条横线,后面的蚂蚁在横线前停了一下,换了条路,继续向蚁穴奔去。原来,蚂蚁还可以用景物辨别方向。这又是蚂蚁的秘密。

只要做个生活的有心人,善于观察,你一定会发现大自然中的许多秘密哦!

月季花

去年,妈妈从姥姥家移来一棵月季,把它栽在花盆里。刚移来时,花株还很小,经过妈妈的精心管理,不久就枝繁叶茂了。

月季刚长出来的叶子是嫩红的,边缘上有许多锯齿,那时摸起来还不扎手; 等到叶子长大,呈深绿色时,边缘上的锯齿就有些扎手了。其实,它的茎上也有刺,比起叶刺来,还要硬一些。

一天早晨,我忽然发现月季茎上绽出四个小小的花蕾,花蕾穿着一件绿色的外衣。又过了几天,花蕾顶破了外衣,露出粉红的花瓣。一开始,由最外层的花瓣向外伸展,而里面的几层花瓣还紧紧地合拢在一起。渐渐地,层层舒展,整朵月季花终于绽开了。

花是粉红色的,像一个穿着粉红色衣裙的少女。绿叶红花被晨光一照,又像一只粉蝴蝶在微风中扑扑翅膀,翩翩起舞。我把鼻子靠近花朵,扑鼻的清香迎面而来。再仔细一嗅,花香里还透着一股蜜一样的甜味。

月季花的花期很长,一年四季,月月都能开花,所以人们给它起名叫“月季”。它不但花美、味香,而且适应性很强。无论是栽在花盆里还是长在路旁,无论是严冬还是酷暑,它都能顽强地生长,把它强大的生命力展示给人们。

月季呀,你美丽、芳香、顽强,给人们的生活带来莫大欢乐!

蚂蚁的“摩天大楼”

我们中国青年代表团抵达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后,住进了专门接待外宾的塔拉赫饭店。我因旅途劳累,夜里睡得很沉,一觉醒来,已是晨光满室了。

在起床穿衣时,我发现床旁淡绿色的墙壁下方,有一根三叉树枝,黄澄澄的。是什么装

饰品吗?蹲下一看,我不禁吃了一惊──那不是树枝,而是黄色沙粒粘合的、筷子粗细的枝形小沙柱。柱里是空的,无数细小的红蚂蚁,从上端的开口列队爬出,把衔在嘴里的沙粒垒在上边,又转身爬回去„„不到十分钟,那三个“树叉”就长了足有一寸!

打扫房间的服务员来了,他告诉我,这是蚂蚁在筑巢呢。这些小东西一定是发现墙根下有个小洞,就从院里叼来沙粒,从小洞钻进屋子里来,修建它们的“住房”。

“真有趣!”我笑道,“中国的蚂蚁往地下打洞筑巢,非洲的蚂蚁却在地面上盖房!” “它们还能盖起“摩天大楼”来呢!”服务员说,“你们不是还要到哈尔格萨去访问吗?在那儿你就会看到一幢幢蚂蚁的“摩天大楼”。”

几天以后,我们飞往索马里西北州的首府哈尔格萨。果然,在那里,处处可以看到蚁冢,不但在遍地牧草的郊区荒野,就是在市区街道两旁也比比皆是。这些蚁冢小的有两三米高,大的竟高达七八米!如果拿蚂蚁的细小身材和这些蚁冢来比较,真可以称得上是“摩天大楼”了!这些蚁冢各式各样,有的像圆顶土丘,有的像大蘑菇,更多的是下粗上细的锥体,仿佛拔地而起的竹笋„„乍看这些奇异的建筑物,你丝毫看不出有任何生命的迹象,但仔细观察,会发现那上面有许多小洞,小蚂蚁进进出出,忙忙碌碌过日子。

“这些沙冢不怕风吹雨淋吗?”我问一位索马里朋友。

“它们结实得很呢,”他说,“并不比钢筋混凝土差!”

原来,蚁冢都是用树木做骨架的。蚂蚁建筑师们喜欢选择枯死的树或灌木筑巢,它们首先咬掉软朽的部分,只留下坚硬结实的部分做骨架;然后,成千上万的建筑大军,各叼一颗沙粒,川流不息地爬上那骨架,用唾液把沙粒粘在上面──一颗沙粒就是一块“砖”,随着“砖层”不断加高加厚,就形成了一堵堵的“墙”;这些“墙”依照树木骨架的自然形态相联结,于是,分隔出了大大小小的“房间”。非洲蚂蚁无论是白蚁、黑蚁,还是红蚁,它们的唾液同沙粒混合后,都能变成最坚硬的“混凝土”,狂风吹不倒,大雨浇不垮。而且,它们的建筑速度十分惊人,一立方米的蚁冢,十几天就能建成!随着蚁群的繁殖,蚁冢也逐年逐月加高。

我曾看到一个剖开的蚁冢,四米多高,依附在一棵活着的含胶树上。那枝叶翠绿、缀着橘红色花朵的树冠,仍然在冢顶上随风摆动。索马里朋友告诉我,少数蚁群也利用活树筑巢,这个蚁冢被剖开,首先是为了拯救含胶树,其次,把蚂蚁制造的“混凝土”碾碎后,又是铺公路、修球场、制砖坯的理想材料。接着,他指着剖开后显露出来的横断面,向我介绍说:“你看,这是蚂蚁出入的通道和交叉路口,这是勤劳的工蚁和勇敢的兵蚁的宿舍, 这是有翅能飞却好吃懒做的雄蚁的卧室,这是雌蚁的王宫和她的产房,这是仓库──粮仓和肉仓是分开的,这座圆柱大厅,也许是蚂蚁王国的国会大厦吧!”

蚂蚁的秘密9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