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叫父爱
初一 散文 828字 571人浏览 湮灭人群的小年

有一种爱叫父爱

父亲今年38了,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健壮、有力。只是这几年生意萧条,多在家里闲着。虽说闲着,却也是整日的不见人影。只有晚上,才回家。这是母亲告诉我的。但我不信,因为我放假在家的时候,父亲几乎没有出过门,偶尔一次,也会问我:‘‘你去不?’’但我却是找这样或那样的理由搪塞过去。

父亲是个卡车司机,经营这我家的卡车。一天到晚蓬头垢面,脏兮兮的;有没有什么城府,不晓得把话藏在心里。因而,我很不愿和他在一起。但这几年,他变了。至少在我的眼中,他爱干净了,也不乱说话了。但跟他出门反而让我感到十分拘谨,我着实喘不过气来。于是,便很少与他出门。

父亲的声音粗,嗓门大,说起话来铿锵有力,气势汹涌,这也许是他唯一令我引以为豪的特点了。但是,他爱打鼾,且鼾声特别大,他的鼾声惊天动地,隔几间屋子也听得见。但现在,我也不小了。有一次,我在隔壁屋子里难以入睡。早上,我起得迟。父亲还以为我晚上作业做久了,说:‘‘晚上做作业对眼睛不好,以后白天做吧!’’我正心烦,随口说了一句:‘‘爸,您的鼾声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说完便走出去了。但父亲却愣在那了,很久之后才离开。第二天晚上,就再也听不到鼾声了,我躺在床上,久久也不能入眠, 父亲的习惯有了十几年了,今天却为了我的一句话突然地就改了。想象着他熬夜到天亮, 我的眼眶湿润了。我以前只是听闻亲情的力量,今儿却那么真切的体会到了。早上我依旧起的很迟,打开房门,父亲已经站在了门口,举起敲门的手正欲落下。他

问我:‘‘怎么还起的这么迟,是不是不舒服?’’望着他那红肿的眼睛,我惭愧至极,说:‘‘您以后还是早些睡吧,听不到你的鼾声,我睡不着啊!’’父亲硬朗的身子刹那间颤抖了一下,深情的望了我一眼,‘‘洗脸去吧!’’他对我说。出去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父亲正举起袖子,背对着我拭眼泪。我不想让他看见我,快步走了出去。

其实,我的心愿是让父亲快乐,而父亲的心愿是让我幸福。也许,这就是亲情,这就是我们赖以生存、不懈努力的源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