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数不是赏识学生的唯一标尺
初一 散文 1560字 140人浏览 拂晓的绯红

分数不是赏识学生的唯一标尺

“班上六十多个孩子,或许在你眼里,他是一个恨不得从成绩表上抹去的数字,但在他父母心中,却是家庭全部的希望。”前辈王老师半开玩笑半严肃地说。

刚做班主任不久的我经常向前辈们吐槽:班上的那个坏家伙又迟到了,名字被贴在公告栏上,关键后面还非得附上班主任的名字,跟着他一起丢人,这个月的班主任考核又得垫底了;那个坏家伙又在课上睡着了,睡觉的呼噜声使全班顿时安静而后爆笑,数学张老师气得满脸通红,怒气冲冲找我投诉;那个坏家伙竟然在语文课上与同桌大打出手,扯住对方衣领,瞋目而视。

办公室的老师们自然知道我说的那个坏家伙是谁,他就是陈生,剃着寸头,脸上嵌着几颗青春痘,站起来与我一般高。每次我都会把他叫到办公室,数落他的成绩,如何拉了平均分,给全班拖了后腿。有时也会喊家长,他父亲给陈生就撂下一句话:“学校就算是监牢,你也得把牢底坐穿。”学校是监狱吗?我把陈生看成了监狱里的坏蛋吗?因班主任考核指标和学生成绩的有色眼镜,我看不到他身上哪怕一丁点儿的闪光,而这样的孩子竟是全家的希望!“当你也有了孩子,就会明白了。”王老师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把陈生叫到操场,他很高傲的样子,45°角斜视蓝天,站在跑道上不肯迈步。我问他课上为什么和同桌打架,他嗫嚅了半天。

“说了你也不懂。”

“我倒是想听听看。”

“老师,你不知道,那个‘奶油面包’太娘了,还翘着兰花指。我受不了他,太不像男子汉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他心中还有像“男子汉”这样正能量的词语。

“那你说怎样才算男子汉?”

“敢做敢当!”

“敢做敢当,就意味着对自己的言行负责,指出别人不好的地方可以,但绝不可动手打人。对这件事,你打算如何担当?”

“我会向他道歉的。”他没有犹豫。

果然班会课上他不仅道了歉,还鞠了躬,说到做到,有些男子汉做派,这一点,我甚为欣赏。

这样的闪光之处,我不能就此放过。为了使他的男子汉精神得到发扬,我请他帮忙。 “什么忙,尽管说!”他很豪气。

“给文静做副手,当语文课代表,布置自习任务,收发作业本,特别是读书笔记本,同学们用的本子都厚,文静这样柔弱的女生根本抱不动。”

他爽快地答应了。语文早自习我都站在教室门口恭迎他。他仍然时不时迟到,但一到教室他书包也不放下就在黑板上工整地写下早自习背诵任务。公共晚自习即将结束时,“收语文作业啰!快交,快点交啊!不交记名字啦!”就他喊得震天响,把其他课代表收作业的声音都比了下去。读书笔记本从不让文静搭把手,自己一个人喘着粗气抱到楼下办公室。有事做之后,他在我眼里不再是整天浑噩懒散,渐渐有些生气活力了。

可是他管得了别人,却管不住自己:作业仍不能及时上交,或者干脆不写,即使写也是抄袭;迟到不那么频繁,但一个月总有那么几次;上课睡觉如故,特别是在数学课上。我怀疑他晚自习后去网吧打游戏去了,以致白天精力不足。他的解释让我心痛,“我基础太差了,上课听不懂,既无聊又自卑,又怕被老师忽视,睡觉弄出声响来,好让老师知道,这个班上还有一个我。”这个自称“男子汉”的陈生,眼睛泛红。

伴随着呼啸的北风与梨花般的飞雪,一月月考来临。下午两点考数学,我巡视时发现他没到,赶紧给他父亲打电话,他父亲说臭小子早从家里出发了。不久年级主任找到我,说你们班的陈生在校门口,主任让他签完迟到登记后进来考试,他就是不进来,冰天雪地就快冻成冰棍了。我立即跑过去。

“为什么不进去?”我大声呵斥。

“我迟到了,怕做不完题,怕拉低了平均分,给你拖了后腿!”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

我把他拖进了考场,至少考场有暖气。之后有一天,他像是鼓足了勇气,跑来跟我说:“谢谢你,你把我当人看,而不是不可救药的分数。”我先是惊愕,既而泪涌。

当你不再用分数来一叶障目,你会发现孩子的心灵是多么纯粹清澈,就像浮光跃金的湖面,有那么多的闪光之处,等着我们去发现,去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