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白
初二 散文 342字 50人浏览 CX出升的太阳

辉阳甫去,庸虫弗复啁啾的时候,心头颇不宁静着,便是努习案与阅人事了。想来廓厚,竟无端教人乍劳渐废,令我忆起些许黑发来。

时子惭怍,支剩鬓白。

道来鬼异无常,令我昂奋的竟是一浞两悠的习习,三啭四晓的静明,这里的处觉与奋亢,一叶障目全然不同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先是座得背静。

曲意的是这个,座觉,神一样的座觉,且不说这个罢。

便得如此劳乏着,怕是溯流了,寂白里,野一样的溯流。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手足在回忆里还能倒回去的那两年,我向来不去追究的,其间的皆忘却了,唯一使我鬓白的。

落白的时候,溯流觅食的夏知已是不明了踪迹。想来它自身已是劳乏了罢,或不是教人想不清明。若一日它会啭着,这是我想不清明的,便在于它,与我无关的。古人有云,救人一命,胜七级浮屠,想来物与人皆为灵异,其亦弗犹多食一本一物,而有所欣悦罢。如此以为,或以宁静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