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春
高二 其它 2339字 716人浏览 miyijgj

梦里花落知多少

Reage

忽然被告诉,今天是立春。

立春过后,是否便是雨水惊蛰春分。然后清明桃花,立夏百合。

而我的这里,只有着小寒大寒,漫天小雪大雪飞扬。

我忽然很想喝菊花茶。

看杭白菊在水中慢慢浮起沉下,慢慢开花。开到白开水变成清淡绿色,开到我的嘴唇牙齿温暖柔软淡淡微甜。

可是我的手边没有菊花茶,就好像我不在我的家。

我只有冰冷凉水剩在杯里,就好像我在北纬43.40。

我甚至连酒也没有。无法醉去做归家的梦。

我就这样醒着,清楚地痛安静地想。

想我的成都。

(一)

成都

冬天是清晰的寒意和沉沉蒙蒙灰色天空白色雾。

黑色树干张牙舞爪立在街边,深绿叶子满是灰尘挂在上面伶仃飘荡。

人人穿行其中,表情似在冬眠。

然后,二月立春。

天边亮起白色光芒,眼睛忽然被刺伤,白昼越来越长,人人纷纷苏醒。

风和雨水来了,空气湿润,河水上涨,云在天上伸起懒腰,伸到日落漫天赤霞粉紫金黄。

转眼惊蛰,鸢飞草长。树上发出新芽。像一些缠绕在枝上的嫩绿色棉花糖。温润柔软清

新异常。

我不自觉温柔微笑,闭上眼睛呼吸,抬头看那满眼春光。

我骑着我的自行车,沿着河,沿着大街小巷,风穿过我的发稍和裙中的双腿,春寒料峭的凉,那里的白日下没有影子,直到天色黄昏路灯点上。

春天的树上处处开一种白色花朵,整个城市满是花香。花还未开时候,是青绿细小的星星点点,然后忽然一夜盛开得白色成团锦簇铺张。

最爱雨后穿行在白花遍地的街头,清淡的被雨水洗过的花的气味飘来,树上枝头的水滴落在发上。我的脚踩在湿漉漉的地上,吸着冷而舒服的空气,手指冰凉。

然后花被风吹落了,落在眉间唇上,清明到了。

(二)

我的清明,

是龙泉桃花。

我躺在龙泉山上,看漫山遍野粉色柔光。

蓝天上漂着淡淡浮云,泥土地上青草悠悠长长,远处歌声被风吹来,若有若无的落在身旁。

我的眼睛,看着头顶的桃花,那些桃花,它们如此的粉红柔美恍如乍泄春光。

我就那么目不转睛的看着,阳光灿烂似清晰麦芒,刺进眸子,我滴下眼泪,舍不得闭上。

仍由满是泪水的眼睛望那满树桃花,桃花满树。

恍惚间,有桃花瓣轻轻飘落下来,粘在我湿漉的脸上,温柔地听不到声响。

我以为是梦,伸手碰触,拈下一片粉色薄如烟雨。

轻轻放入口中,舌尖刹那苦涩。幸福得像要死去一样。

我坐起来,坐在竹椅上,喝盖碗茶。一阵风吹过,粉白的花瓣落在茶里桌上。

我看着杯中柔弱的花瓣,眼睛里忽然长出细小的温柔。

桃花夭夭,烁烁其华

日落西斜,阳光却越发的亮,照得桃花灿烂如霞粉红似火,树干草地也被镀上一层金光,火烧遍野般满目绚丽辉煌,云彩也被点燃,霎那间天上地下一片粉红,霞光万丈。我被眼前的景象摄住,不能言语,不能呼吸。

太阳落在山后,天色瞬间冷清夜凉。

静谧的蓝笼罩一切山岗。天地间的气息安静下来,暮色中,闪着微光。

只有幽蓝暮霭中的桃花,却显出白日未有的妖娆,带着蓝紫的光泽,妖精般天真烂漫。

我开始唱歌:

风儿你在轻轻地吹

吹得那满园的花儿醉

风儿你要轻轻地吹

莫要吹落了我的红蔷薇

唱到离开,唱到归家途中看到月亮升起来。

(三)

望江楼旁是薛涛井。

望江楼边,薛涛井旁,是蜀地的竹。

紫竹,绵竹,麦竹,胡琴,人面,佛肚 ……

多倒数不清,叫不出名字,繁茂修长碧绿如玉。

望江楼望的是锦江,正如薛涛的诗集叫《锦江集》。

九岁时候,我来到江边的锦官驿小学上学。远离了曾经的学校和伙伴,住在外祖母的身边。

而我的母亲在新疆,在俄罗斯,在远方。

春天发水,很多人在江边抛线撒网。

我和别的孩子看着,羡慕着,然后捡起鹅卵石扔到网中央。叫着逃跑。

我们在河边用石子打水漂,走那时候还是木板的安顺桥。春天很多人在桥上,看大的水,

从九眼桥下冲过来。我总是没走两步,看到破烂的木板下汹涌的春潮,便浑身发抖起来,然后蹲在那里哭起来,等着我的哥哥弟弟们来救我。安顺桥垮过一次,有着很多鬼故事。

很多时候我们在合江亭下看我的外祖父网鱼。奇怪的是他很少捕到鱼,所以我们自己在旁边玩着。一个春天下来,我捡了一大玻璃罐的细小贝壳。河边还容易捡到正中有着川字的大清铜币,或者光绪元宝。最多的是中华民国军政府造的四川铜币。

但我最喜欢的还是望江楼。望江楼的竹子。

年幼的我趴在望江楼的栏杆上,望着夕阳下流淌的江,江两边的民房,长满青苔的堤岸。

不明所以的安静下来。

那时候我其实是闹的孩子。只有在听我的外祖母讲故事时候,才静静地坐着。

听她讲她的外祖母,漕运成都食盐的卫太婆,手臂上带着双龙夺宝的卫太婆。还有鬼故事,很多的鬼故事。

这样的故事我还没有听够,我母亲回来了,把我接走。

我在那老成都的清墙灰瓦的民居里住了一年半。

月光下的民居,它们真是漂亮得让人安静。

时间转瞬即逝,当少年的我,再次登上望江楼。

我在上面坐了整整一个下午。

整座望江楼上,只有我和我的朋友,我们坐在第三层楼上,面前是一桌茶,背后的匾额上写着崇丽阁。

青花盖碗里的绿茶冒着热的水汽。眼睛望出去,竹子仍旧碧绿如玉,河水缓缓流淌,仿佛年华流转。

我又成了那个看江的孩童,静静望着一江春水向东流。

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刹那间明白年幼时候的安静

面对时间的永恒和无常,却不知其为何物。

只是渐渐体味到一种天地间的苍凉。让人无法言语的冥冥的力量。

小时候,在杜甫草堂读到一幅对联,

地有千秋,南来寻丞相祠堂,一样大名垂宇宙;

桥通万里,东去问襄阳耆旧,几人相忆在江楼?

特别喜欢最后一句,几人相忆在江楼。

后来看到丰子恺先生同名的画,

那一瞬,脑海中浮现出月下的望江楼,

琉璃瓦印着月的清辉,夜晚的河流上银色波光粼粼飘荡,偶尔一盏河灯经过,烛光映得纸荷泛起淡淡橘光。我们在静静地在河堤上远远遥望。

听者锦江水低沉着吟着,流向远方。

二零零四年二月四日 于加拿大多伦多

立春11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