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那一丝牵挂作文
初一 记叙文 3609字 3274人浏览 泡菜长颈鹿

1 我心中的那一丝牵挂

如今,我的心里一直牵挂着姥姥家旁边的那个楼道,楼道旁住着我最亲的姥姥、姥爷。可是,我曾经将那个爱的天堂忘却了。

童年是在姥姥家度过的。那时候,每到夏天,姥爷、姥姥常常领着我来到楼道里,在人群中找个位子,放下凉椅,快乐地坐下,一起在楼道里乘凉。当时的楼道很火,就像是北京四合院院子里的空坪,楼道里四面通风,一到了夏天,感觉特别凉爽。那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坐在姥姥旁边听她讲故事。姥姥呢,一边为我打着蒲扇,一边讲她少年时候看见日本鬼子的故事。这些,可是我的最爱。我呢,一边喝着甜酒冲蛋,一边听着这些奇妙的故事,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惬意。旁边的姥爷总是微笑着,坐在旁边看着我和姥姥聊天。慢慢地,脑袋里装进了一些知识的我爱和姥姥争论了。姥姥没读过书,她老是说天是圆的,地是方的,而我就和她争辩说地球是圆的,天是没有边界的。她是大人,我老是争不赢她,这让我幼小的心里很是不甘。

后来,我长大了,知道了很多很多姥姥不知道的知识,领教了各种不同的新鲜事物,我慢慢地觉得姥姥很是无知,也就不大愿意到她家去了。我知道,只要我一去,她就会讲那些关于日本鬼子的陈芝麻烂谷子的故事。这些,我都可以倒背如流了。

去年“五一”长假第一天,姥姥就打来电话,要我第二天去她家玩。我随口“嗯”了一声,但是第二天我根本就不想去,在自己家里玩游戏机。第二天傍晚,姥姥就打来电话,急切地问我是不是病了,她说她在楼道里等了我整整一天,没见到我,心里都担心死了。我心里一颤,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第三天,我动身去了姥姥家。走进了久违的楼道,没有一个孩子,只有一些早已年迈的老人,形单影只。在楼道里守望。当他们看到我,欢喜得就像自己的孩子回来了。这时,姥姥早已迎了出来,她拉着我问道:“孩子,身体好吧,啊?”“嗯。”我微笑着点了一下头。这时我听见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我孙子好久没来了。”我真正被这声音给震动了。

这以前充满了笑声与快乐的楼道,如今,沉淀着老人们的失落。那些在这里长大的孩子都已不见了踪影。我看着步履蹒跚的姥姥,突然间,心里痛苦起来:瞧瞧我以前都做了些什么——让一个老人无望地守在楼道里,我却用虚伪的推托之辞敷衍着一个老人的期望。我伤了一个爱着我的亲人的心,这是不是一种罪过?

“进来吧,天气凉,地上冷。”姥姥见我还站在楼道里发呆,便叫了我一声。我大声说:“姥姥,我知道了,地是方的,天是圆的。”姥姥看了我一眼,得意地笑道:“就是,我怎么会说错!”

那片幽幽的爬山虎

小时候,父母都心高气傲,一心想干一番大事业。因此,刚一出生,我便被父母放在了外婆家,我是由外婆用炼乳夹杂着汤汤水水的小米粥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的。

外婆说我小时候很乖,一个人没事的时候总爱搬个小凳子坐在房前的老槐树下,安安静静的小大人似的,也不知都想些什么……当然,这些我是不记得的,只记得六岁那年的春天外婆拉着我的手,在向阳的那间老屋的墙下种了几粒爬山虎的种子,等到九月份我入小学时,那些爬山虎已长得很是繁茂了,望过去,是一片幽幽的碧。

后来我考入初中,高中,记忆中最深刻的总是那片幽幽的爬山虎。外婆说爬山虎是有脚的,它的脚紧紧的依附在墙上,盛暑季节它们的脚可能被烫得焦黄,但是它们依然不停的攀登,不断的向上爬呀爬呀,永远不停的向前,外婆说我也应该像这爬山虎,在逆境中拼搏,在逆境中奋斗……

光阴荏苒,转眼间我已读到高三了,繁重的课业量压得我喘不过气,整个寒假我都泡在书堆里没离开房屋半步,我深深的明白,这是一个加倍的季节,付出意味着更大的收获。房前的爬山虎也如我

2 一样沉默,渴求着沉默后的鲜花与掌声。

突然有一天,遥远的地方飞回一封家书,是我的母亲从上海寄来的,说是在上海给我办了户口,考大学时就在那考……信上的字一个个都是真切的,可对于我,“父亲”,“母亲”这字眼是何等的陌生,在我最需要父爱母爱的孩提时代,他们剥夺了我在父母怀中撒娇的权力;我无言责怪我的父母,是他们赐我以生命,但是他们将我寄托给外婆,让我在十几年的生活中,饱尝各种酸甜苦辣,真不知是一种不负责任还是一种磨练,但我深知,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力,做女儿的没有理由怪他们。

看着外婆花白的头发,方发觉自己已经长大,该是自己作出选择的时刻了。然而我没有理由离开外婆投身于繁华的都市,尽管那儿霓虹灯在闪烁,尽管那儿的分数相对于内地很低,但我已经习惯了拼搏,余秋雨先生也说“安适的山寨很容易滞留人生”的,这个飞速发展的世界没有人能说得清变化的激情与思考的冷静谁更重要,然而中国在发展,我也不会做温室里的幼苗,我应该是屋外的一株爬山虎,坦然的接受风的打击,雨的洗礼!

抬起头,外婆正对着我笑,那片幽幽的爬山虎也正频频挥手向我致意……

一地梨花

当岁月流转与时光轮回都无迹可寻时,你蓦然回首,会发现有一样东西藏在时光长剧的背后。这一折子的回目便是:诚信。

这使我想起我的父亲。一个除了两脚泥巴,除了做生意总亏本,除了训斥我的虚荣而只有一种品质的他。

父亲这时候正在做什么呢?是在梨花树下闭目养神吗?梨树……

家里庭院的梨树,高不过数尺,叶疏花迟,可这丝毫不影响父亲对它的喜爱。所以这梨树依然能顽强地长着。前几年父亲承包了果园,春天那会儿,满山遍野的梨树、果树都开着花,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梨树最多,父亲整天泡在园子里费尽心思。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谁想到快到手的钱又叫财神给夺回去了:虫子在梨皮里直钻到梨核,整个梨表面讨人喜欢,可实际上……有人劝父亲,不是同那客户签了合同了吗?你用纸袋一包,然后……父亲的脸沉下去了。

那些日子家里正难捱:我在城里上学家里要花钱,哥的婚事也快要办了。这一切使父亲茫然不知所措。我看得见父亲额头上那牢刻着的惨淡,眉毛似乎塌了下来,压得眼窝都深陷进去。父亲没有抽烟喝酒的习惯,整日在台阶前坐着,望着满山的梨树发呆。母亲怕他钻不出牛角尖,背着父亲把梨转手了不少。可纸里怎包得住火。于是,有一天该发生的终于发生了。声音从断断续续到高高低低,继而咒骂,哭诉,沉默。没几天,父亲把一个人领进屋里,把几千块钱摊到桌子上说,兄弟,这钱你拿走,算是赔偿,卖不了的,我拉回来……

我的父亲是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在生意场上从来没有痛痛快快地赚过大钱。他埋怨自己文化低;邻里说他讲信用讲得过了头。在农家的饭桌上,父亲与我面对时,我只有低头扒饭的份。他看不起我说话不算数诸如和人约好时间却总迟到等等。我不愿承认,但我在改。所以,我更喜欢观看他的背影,没有拘束且让人由无有想到无限去,把这诚信在无际的时间空间中舒展来回。

梨花谢了春红,太匆匆。都说落尽梨花春又了。可因了父亲的诚信我却说零落的梨花,飞珠碎玉,它盈盈而生着这个老农民品质的光泽即使零落成泥,哪怕碾作灰烬,它也香如故!

念情悠悠啊,我的一地梨花……

让精神自由飞翔

西伯利亚的风和雪告诉人们那里没有春天. 松林, 涧风的呼啸声盖过了沉重的马蹄声. 马的主人不

3 住地扬鞭催促马儿飞奔, 以求快点结束这苦差事, 离开这魔鬼都不愿出现的地方.

" 当" 地一声, 牢门打开了. 典狱长走了进来," 车尔尼雪夫斯基先生, 我想你很快就要自由了." 牢房的角落里没有回应, 一个人在那里冷冷地坐着." 是么 "过了许久, 那人才缓缓地站起来. 他身体瘦弱, 脸色苍白, 然而眼神却依然在闪着光." 当." 牢门又一次被撞开了. 来人掸了掸身上的雪, 打开包裹中的文件夹, 取出一张纸递给那囚犯," 沙皇特赦令, 你自由了, 先生."

自由了吗 他的确有理由激动, 多年前因发表革命进言论而被沙皇当局逮捕, 一纸判决书又让他来到了这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 在这里陪伴他的, 只有其他服苦役的囚犯, 以及无尽风雪. 他强. 他强忍着自己的喜悦, 他的身体状况已不容许他激动. 在这么多年非人的期间, 他早已患上了严重心脏病, 此时也许只有看几眼春天的景色才能缓和他的病情, 毕竟, 那太遥远了.

然而他的脸色立刻冷峻起来, 犹如石像一般屹立不动." 那, 在这上面签个字你就自由了." 那官员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急切地想结束这一切.

" 您是说我签了, 就自由了么 "车尔尼雪夫斯基问道.

" 是的, 先生, 是的."

" 但上面说我必须放弃一切先前所发表过的一切言论, 保证不再发表类似的言论, 是这样的么 " " 是的. 这很容易, 签了, 你就可以自由了." 官员又一次催促.

他把赦免令递还给官员, 转过身去, 不再作答.

官员满脸惊愕," 你的意思是, 拒绝赦免 "

" 是的, 我拒绝赦免. 自由固然是我所向往的, 但如果要以放弃我的思想为代价, 我宁可放弃自由." 他不再作声, 转过身去, 背后留下惊诧不已的官员.

" 寒冷, 风雪, 你比沙皇的统治更可恶, 但我宁可把我埋葬在这里与你同眠, 以获得我思想和精神的自由. 作为革命家, 自由固然很宝贵, 但有些东西绝不能因自由而舍弃!"

我心中的那一丝牵挂作文1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