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楚才获奖作文
初二 记叙文 9289字 1376人浏览 任笑儒

1

1、 认错(三年级)

“老师,我错了,当官要当清官,我再也不贪小便宜了„„”办公室里,传来我伤心的哭声。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唉,说起来就难为情!

三年级时,我被老师“任命”为班长,一开始我还很谦虚,到后来„„

王博学习习惯很差,每天上课“如坐针毡”,黑板上总是“榜上有名”。

这天,他在英语课堂上趁张老师板书时居然悄悄扔起了纸飞机。天哪!飞机差点飞到张老师头上!这次王博可要交“噩运”了!

果然,下课后王博被“请”进了老师办公室。透过窗户一看:王博低着头,活像一个被擒拿的“小兵”。我心里偷偷地笑:你平时可没这么老实呢!

不久,班主任王老师找我:“你换到王博旁边和他一起坐,这样可以多帮助他。” 啊?我可不想和这个调皮佬坐。可是——“军令如山”,我怎敢“抗旨”呢?

被“修理”后的王博老实了几天,但“好景不长”,他上课又和曹雨讲话,我转身把王博的名字记在了黑板上。

“求求你,不要记我的名字好吗?”

“我已经给你两次机会了,事不过三。”我态度坚决。

“你就别记我名字了,不然我爸爸回家又要揍我了!”

“不行,肯定不行!”

“你不记我的名字,我就送你毛笔套装!”

什么?我没有听错吧?毛笔套装可是我的梦想呀!

“同意吧!”一个声音在我心中大喊。

“不行!”另一个声音在说:“不能犯错误!”可那声音弱弱的。

“成交!”我终于答应了王博的请求。

这天,王博的名字没有上黑板。王博也没有食言,几天后,他送了我一大盒古色古香的毛笔。

从此以后,我对于这个不遵守纪律的同桌,就开始睁只眼闭只眼。班上的“小辣椒”说我不公平,有一次我们还争辩起来。王老师听见了,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又到了我值日的时候。“现在认真练字,都不能讲话!”午自习时,我布置好了任务,发现“小辣椒”在动。我转身把“小辣椒”的名字记在了黑板上。

“我只是清理一下书包,你怎么就记名字?”“小辣椒”冲着我直嚷嚷。

“什么?我没听清。”我故作不解。

“你还装没听见?王博一直都在动,我在后面看得清清楚楚,你不公平!„„”她还没说完,心虚的我就跑开了。

“真是的,当了多大个官„„”见我没理她,她又小声嘀咕。

“什么?”我扭头大叫:“那你在班上连个小官都不是呢!”

“你„„”“小辣椒”眼里泛着泪花。突然,她呜咽着冲向办公室。完了,“小辣椒”真的去告状了!这次,被请进王老师办公室的换成我了。

“思思,真没想到啊„„”王老师边冲咖啡边说。

“你这样对待同学,对吗?”王老师端起杯子品了一口咖啡。

“不是的,是我看错了!”我还在嘴硬。

“是吗?那王博那件事呢?”

王老师应该知道了什么,我哑口无言。

“思思,你爸爸妈妈都是监狱警察,你一定听说过那些贪官的故事吧?班长虽不是官,但道理是一样的。你怎么在诱惑面前犯起了糊涂呢?”

2

我那个羞愧啊,眼泪吧嗒吧嗒地滴落下来。我真的觉得自己错了,心中暗暗发誓:我不贪便宜!我要做个清清白白的班长!

那一天,我郑重其事地把毛笔还给了王博,“我是个清官!”我大声说。

2、我不信(四年级)

期中考试一结束,班主任郑老师就宣布要换座位。

我的新同桌究竟是谁呢?想到这,我偷偷瞄了瞄全班同学,这是怎么啦?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郑老师用她锐利的眼神环视了几周后,突然,目光停留到我身上,我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

“巧巧,坐到第三条第四排去!”

“第三条第四排”,我努力搜寻着,当我的眼光落到目标时,不禁张大了嘴,倒吸了一口凉气。

“宁大王”——我的新同桌居然是他,班上赫赫有名的“四大天王之一”,成绩永远垫底,打架永远有理,仗着老爸有钱,一惹了麻烦就给同学送礼,小到钢笔、橡皮,大到书包、玩具。他的所谓“朋友”,也是靠送礼得来的,一句话:有钱就是任性!

摊上这么个同桌,我觉得眼前一片黑暗,敢问路在何方?

没办法,我只有默默收拾东西。

(一)

来到新座位,我刚坐下,“宁大王”就嬉皮笑脸地说道:“欢迎欢迎,热烈欢迎,非常荣幸成为你的同桌,合作愉快!”说完,递给我一支新钢笔,“一点小意思,昨天刚买的,送给你啦!”我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我不信,我会被他给收买。他那在半空中拿着钢笔的手,也只好无奈地缩了回去。

说来也奇怪,一连好几天,他都没有参与“暴力事件”,但在课堂上,他难免会走神。我时不时会用手拍拍他,但他还在发呆。我就不信,我还管不了他?

老师交给我的任务,当然要完成。每当他讲话,玩新款玩具时,我总会用眼神示意他。不到三次,他就“改邪归正”了,还不忘给我做个鬼脸。再到后来,课堂上提醒他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连郑老师都开始表扬他了。我发现,大家对他的“传言”并不那么可信。

新学期开始了,大家还沉浸在新年的气氛中。“包打听”告诉我,郑老师又要换座位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却一点也兴奋不起来。

“宁大王”一见到我,就从书包里掏出一个红包,塞到我手心。打开一看,里面塞满了皱巴巴的钞票,全是十元、二十元的。

“这是干嘛?”我奇怪地问。

“给你的红包啊!”他大大咧咧地说。

“红包?你给我的?”我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你搞错了吧?你又不是我的长辈,给什么红包!”

“没错!这就是给你的!我爸妈说自从跟你坐在一起后,我的成绩和表现都有很大的进步,让我好好谢谢你!这红包都是我平时攒的零花钱,送给你!千万不要拒绝。”

望着他那诚恳的眼神,看着红包上那冲我微笑的“美猴王”,我似乎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二)

“巧巧,你过来!”随着妈妈那富有穿透力的女高音,我知道大事不妙,赶紧跑进房间。 只见妈妈手里拿着那个刺眼的红包:“说说,这是怎么回事?”“美猴王”随着妈妈的手

3

在空中不停地抖动,好像随时要翻个筋斗云,脱离妈妈的“如来神掌”。

当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详细细地向妈妈禀告之后,妈妈给我的指示是:把红包里的两百元原封不动地还给同学,以后不许接受同学送的任何东西,下不为例。否则,后果很严重! 在双方家长互通电话之后,在妈妈发动全家对我进行思想教育一晚上后,我终于可以上床睡觉了。可是,我破天荒地失眠了!

“红包事件”后,我好几天都没有理“宁大王”,虽然有时候我自己都憋得有些难受。他好多次想找我说话,本来想原谅他,可一想到他害我被妈妈教训,气就不打一处来。还没等他开口,我就跑开了。

几天后,我在抽屉里发现了一张小纸条,上面用歪歪扭扭的笔迹写着:

“阿姨(巧巧妈妈),您好!

我是巧巧的同桌,自从跟巧巧坐在一起后,她在各方面给了很大的帮助,我从心里感谢她。马上就是她的生日了,她说您不允许她随便接受礼物,但我看到她现在用的那个笔盒太旧了,我想送一个笔盒给她,请您千万要同意!!!谢谢阿姨!

祝您工作顺利,笑口常开,长生不老!”

看着这张忘记落款、涂涂改改的小纸条,我先是笑出了声。后来不知怎么的,鼻尖一酸,眼泪竟然流了下来,我要把它拿给妈妈看。这次的礼物,我想要!

哎呀!我还得赶紧去找郑老师,告诉她:这个同桌,我不想换!

我不信:我会被他的红包“收买”。

我相信:真心可以换来真心。

3、我不信(四年级)

“开张啰,开张啰!”今天我妈妈第一天营业,第一次在微信朋友圈上图,我特意给妈妈做了一张“开门大吉”的贺卡,精心想了一句祝福语——妈妈的微信,有玫瑰的芬芳,有菊花的高洁。今天的妈妈是打心眼里开心呀!

半年前,妈妈得了一场重病,需要长期休养,不得不辞去了工作。没有工资了,也没有同事了,最可怕的是她失去了人生的目标——就像我们小学生不能读书了一样,那是多么失落呀。想当初妈妈也是一家外企公司的经理呀!虽然妈妈还是每天强颜欢笑地接送我上学放学,但我还是看得出来她很不开心。我不信一个曾经那么积极优秀的妈妈会从此失去工作和生活的斗志,我绝对不相信!我要用我的力量唤回曾经的妈妈,我要为妈妈重新找工作!可是有什么工作可以在家边休养边上班的呢?

突然有那么一天,当快递员程叔叔、“瑞姑娘”、还有外婆的牛肉酱,在我的脑海里相遇之后,哈哈,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那天放学比较早,在楼梯口又碰到了大包小包送快递的程叔叔,他跑我们这一片好几年了,货是越送越多了。

“程叔叔,今天货不少啊!”

“是啊,现在网购是主流啊,大家工作忙、学习忙,没时间外出购物,在家动动指头就能买东西,又便宜又方便,谁不喜欢啊!喏,这不是你买的一包书吗?签收吧!” 我拿着书进家门,一股玫瑰的清香扑鼻而来。

“妈妈,是什么这么香?”

“是‘瑞姑娘’啊!”

“瑞姑娘”是谁呢?原来是一个花茶的品牌,这是妈妈老家的一种特产。当地的玫瑰和菊花长得特别好,人们将它们晒干做成花茶,爽口舒心。妈妈还说过花茶的作用还不小呢!可惜这么好的“瑞姑娘”,知道的人并不多,还比不上外婆的牛肉酱。

4

外婆的牛肉酱做得特别好吃,有一次我忍不住拿妈妈的手机拍了一张牛肉酱的照片,发到妈妈的朋友圈里,写了几句赞美的话,外婆的牛肉酱就“名声大噪”了!

如果“瑞姑娘”用牛肉酱的方式宣传推荐,再让程叔叔这样的快递员送到千家万户,会是怎么样的情景?哈哈,妈妈的微店就是在我这样的灵感中诞生了!

为了帮妈妈创业,我也是够拼了。我在网上搜集了许多经营微店的诀窍,知道发图的方式、频率非常重要,而且顾客的评价是最有说服力的广告。

于是,我们就开始忙活了。我们用透明的玻璃水杯泡茶拍照,这样方便看到花朵在水中泡开的形态和色泽,表现花茶的质量;我们还特地跑到妈妈老家拍下花茶制作的过程, 这样能得到客户的信赖;最后我还当了“瑞姑娘”的代言人,我手拿茶杯,拍了闻香照、喝茶照,用最陶醉的表情证明花茶的美味。

今天,我们选在这个晚饭以后的最佳品茶时间,郑重地把这些照片发到朋友圈里——就这样,妈妈的微店开张啰!

我和妈妈紧握双拳,盯着手机,期待着第一名顾客的到来„„

只见“叮咚”一声——啊,真的有朋友响应了,我和妈妈打字的手都颤抖了。我们认真回答这名顾客的每一个问题,由于是小店开张的第一位顾客,我们还热情地送出了试喝茶包,希望顾客能把试喝的感受写在圈子里。就这样,送茶包、卖花茶、截图大家喝茶的体验给朋友们看,我们的口碑越做越好。今天,我这个临时快递员要带十盒菊花茶到我们班上去送货,因为圈子里有我们同学的家长,他们也都成为了“茶粉”!

一大早,妈妈就在打包清货:“格格,这十盒已经打包好了,上学一定记得拿啊!” “哦!马上快递员程叔叔也要来拿货了,我得赶快把地址抄好„„”

“格格,分装的试喝包够不够?都是老顾客了,一定要多送一点赠品啊!茶品重要,做生意的诚信和友善更重要„„”

看着妈妈忙碌的身影,听着妈妈对我唠叨,我仿佛看到了那个在外企的“谢经理”,妈妈的脸上是充实的笑容,真实的笑容!我就说嘛,我不信妈妈会这样倒下去!现在的妈妈才是我最美的妈妈。

妈妈的微店,有玫瑰的芬芳,有菊花的高洁,有朋友的信任,有生活的目标,还有我们母女之间浓浓的爱!

是呀,要想改变不理想的生活状态,就要对自己多说几句“我——不——信!”

4、寻找流失的时间(五年级)

小街西角的那棵梧桐树下,已经空了好久。

这条街很小,却串着三个社区,人来人往潮水不息。唯独西角不通马路,人流稀少一些。只有一棵歪脖的梧桐树守在那里,树下还有一个修理钟表的小摊。整个街西角好像只有这一棵树,好像也只有这一个小摊点。

修理钟表的老爷爷长得有点像歪脖的梧桐树,常年穿一身黑衣服,头发花白零落,戴一副像酒瓶底厚的老花镜,成天歪着头捣鼓钟表零件。

在我们印象里,这老爷爷有点奇怪,奶奶就替他担过心。奶奶说,人家做生意的摊位都往东边热闹的地方挤,这修表的偏偏一个人守在西角。且不说西角冷清,现在还有多少人戴手表呢?这种生意,怎么过日子呢?

有街坊笑奶奶多操心,说别看着修表的外表寒酸,其实家里条件土豪得很,听说他儿子开连锁超市,出门开的车是保时捷。

奶奶瞪大眼说:“乱讲!家里有保时捷还出来风吹日晒修手表,又不是脑袋进了水。” 老爷爷的脑袋是不是进了水,实情大家也摸不清,只知道他每天都一门心思地修手表,

5

很少跟人闲聊。

据说老爷爷做工很细,别人修一天的工夫他要修三天,修好的表跟脱胎换骨一样。老爷爷每次修表时,有一件事是必做的——用上好的机油把表内部清洗得铮亮。

表修好了给多少钱,随意,老爷爷也不争。只要顾客满意,老爷爷就开心,笑得露出豁掉的一颗门牙。

我第一次和老爷爷打交道,是因为我爸的浪琴手表坏了。老爸让我把这块表拿去给那街西角的老头弄弄,翻翻新。

我跑到街西角,看见老爷爷拿着一个旧手机发怔,阳光从叶子的缝隙中漏在他脸上,照着空洞的表情。

“爷爷,这手机坏了吗?”我问道。

“没坏。”

“没坏?你为什么这样盯着它,它又不响。”

“我在等一个电话。”

“等谁的电话?”

老爷爷笑笑,接过我递过去的手表,说问题不大,三天后来取。

三天后,老爷爷的摊位突然不见了,像小街豁掉一颗牙。

一连好几天的放学后,老爸都叫我去看看那老头还在不在。梧桐树下,一直是空的。 “算了,”老爸说,“一块旧手表,就当是丢了。”

冬天,梧桐叶落光了,我从街西角经过,发现修表摊居然又摆出来了,却不是原来熟悉的老爷爷,一个胖胖的中年人坐在那里修表。

修表的那个人,看样子真不像修表的,头发油亮,一丝不乱地梳在脑门上,眼神温和又暗含威严。看他摆弄机械零件的动作倒是很熟练,又有点像修表的。

他和老爷爷一样,安安静静地干活。有人来搭话,他只是无声地笑笑,或者指指摊位前的一个广告牌:星期天九点半,修理钟表。

我晕!每周只修一天表,简直比老爷爷还另类。

我回家告诉老爸,他还不信,第二天再去的时候,果然,修表摊消失了,来去无踪,像被风吹到处飘散的梧桐叶子。

又到星期天,九点半,修表摊又摆出来了,老爸和我赶紧下楼到街西角把拿表凭证递给中年人,问道:“那老人离开时你有没有拿到过这块表?”

“当然。”中年人笑笑。

“他是我的父亲。两个月前,我打电话给他,没人接,回来看时,医生说已经咽气两天了。”中年人又说。

接着,他拿出一个红布包,说:“抱歉,这表还没有修完,如果你们同意,我想把它收购下来。”

“为什么?这表不值多少钱,而且看你不像很穷的样子,为什么要让老人在街头修表?”这回,老爸发出了疑问。

“这表是不值多少钱,可对于我来说是无价的。”中年人说,“我父亲去世时,手里就捏着这块表。”

“父亲在街头摆摊,是因为他闲不住!”中年人又说,“他习惯了吃一天饭干一天活,我每月都给他打生活费,可那些钱他根本没用过。他活着时,我总认为还有时间和机会,只顾忙自己的事,没好好陪他。现在我每个星期天来摆摊,感觉就像抽一天时间陪他老人家,也算是寻找那些流失的时间吧。”

中年人说到这,老爸把红布包打开了,表的时间还定格在九点半。

没有梧桐叶挡着,冬日的阳光射到表壳上,亮得让人睁不开眼。有两个人似乎都在寻找

6

那流失了许久的东西,只是已经阴阳两隔了。

5、在乎(六年级)

身为00后的我们,有着一颗敏感的心。外表的满不在乎,只是为了遮盖内心的波涛汹涌与悲伤。

上学的路上,我一个人,高耸的围墙在我的右边。我捡起一颗石子,边走边在这灰褐色的墙上划出一道盲目跳跃的白色线条,书包不厌其烦地拍打着屁股上名牌牛仔裤的标签。放学了,还是我一个人,灰褐色的围墙站在了我的左边,白色的线条又开始延续那日复一日的跳跃。

这围墙边没有一颗树,也很少有鸟鸣遗落,只有同样灰褐色的路陪着它。狭窄的空间让你没有自由想象的余地,我只不过是其中一个被困住的点,微不足道的点。

我停下脚步,拿着小石子写下“幸福”两个字,写完又拼命在围墙上乱画,跳跃的线条惊慌失措到处逃窜。渐渐地,“幸福”两个字看不见了,画着画着,我的泪“吧嗒吧嗒”砸在这水泥路面上,碎了,只留下一块暗深的记忆。

“幸福”这个词是去年才蹦入我耳朵的,是妈妈对我说的。

“芊芊,妈妈会给你带来幸福的。”妈妈紧紧把我抱在怀里,那熟悉的淡淡皂香包围着我,我闭上眼,深深吸一口气,我喜欢多闻闻这温馨干净的味道,然后睁开眼奇怪地问妈妈:“妈妈,我很幸福!你还要带来什么幸福?”

我不知道什么是妈妈口中的“幸福”,我只知道,班上的同学都很羡慕我,羡慕得眼睛都要绿了。爸爸妈妈脑子灵光,虽然只是工薪阶级的普通人,但一家生活无忧。我的穿着时尚,再加上聪明的头脑,人家都叫我小公主。我过生日可以潇洒地到饭店请客;零用钱更不用说,大把大把,只要外面开始流行什么,我一定会第二天得到„„

妈妈没有回答我,只是继续紧紧地抱着,肩膀开始慢慢耸动,一股温热浸湿了我的脖颈。我反手抱住妈妈:“妈妈,妈妈,怎么了?”妈妈一直没有回答我。过了好一会儿,妈妈抬起头,眼睛红红的,鼻子红红的。她脸上挤出笑,说:“没事,芊芊,你会更幸福的。”我用力地点点头,我信任妈妈。

我错误地理解了妈妈的话,我以为从此以后,妈妈会更加疼我,爱我。直到那一天来临。 那一天,天灰冷灰冷的,妈妈一身大红的风衣,爸爸一件藏青色的西装,拖着一个大箱子站在客厅里,看着我。我惊呆了,爸爸妈妈要干嘛去?出差?不会,那是干嘛?半天,爸爸才说:“芊芊,爸爸妈妈去北京打拼了,你和奶奶留在武汉,放心,爸爸会赚很多钱回来,让你幸福。”

妈妈的脸在大红的风衣下显得更加苍白,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哽咽了半天才嘴唇颤抖地说:“芊芊,乖,妈妈会跟你买更多好看的衣服,让你幸福。”

我的泪簌簌地流着,我抱住他们的行李箱大喊:“不要,不要„„”

爸爸低声短促地说了声:“走吧。”他把我的手掰开,头也不回地走了,任由我在身后撕心裂肺地哭喊。

我的泪在风中吹散,哭累了,嗓子喊哑了,才和奶奶回去。那一夜,我做了无数个噩梦,这时我才知道,为什么以前很少做噩梦,是因为有爸爸妈妈。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每日来去在这高耸灰色的围墙下,童年幸福的风筝从我手中遗失,留下的只有寂寞。其实爸爸妈妈并不懂我,我喜欢漂亮的衣服,但我更在乎妈妈温暖的眼神;我喜欢餐厅的美食,但我更在乎爸爸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我喜欢游乐场里的游戏,但我更在乎那一刻父母和我开心的笑颜„„

我叹了口气,丢下手里的小石子,继续在这压抑单调的路上前行,身后留下化成一团乱

7

麻的“幸福”。

6、 在乎(六年级)

布谷鸟一啼叫,春天就醒了。

最先醒来的,不是桃杏,而是樱花。

一阵烟雨过后,梅花熄了,樱花仿佛从睡梦里悄悄溜出来。燕子还没回来,翠绿的柳笛还来不及吹响,都没有叶子的陪伴。这些花瓣就把春天装扮起来,捧出一树树洁白的心灵, 在枝头浅吟低唱。它们只在乎去装扮春天。

也许来得太早,难免娇羞。轻风一拂,落樱缤纷,夕阳下的花影漫天飞雪,如少女轻舞的裙裾,更像是春天把一页页的诗丢到风里。

这是作家南风描写的樱花,她写的是我爷爷的那十九棵樱花。十岁那年,我画了一幅油画《花汛》,参加全市少儿美术大赛。南风阿姨就是那场大赛的评委,画中的樱花使她怦然心动,一时情难自禁,在我的画纸背后写下了一大段优美的点赞。

(一)

爷爷的樱花也确实值得赞美。这些樱花不种植在我家窗外,而栽种在枫林山居的后坡上。“枫林山居”是一个小区的名字,十七年前爷爷作为第一批小区居民搬到这里。后坡名为枫叶山,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枫林。除了几棵东倒西歪的小樟树,满地全是乱草。

那一年,爷爷义务把这些樱花树种植在小区后坡上。年复一年,樱花长大,我也长大,“枫林山居”也长大了好几倍,房子由点扩大到面,比草木生长得快多了。

奶奶常说,我是爷爷的第二十个孙女,前面那十九个全是樱花树。这也不全是玩笑,爷爷是真的把那十九棵樱花树当成自己的孩子在养育。似乎,爷爷对它们的爱比对我更多些。 听奶奶说,在那些樱花树还是小树苗的时候,爷爷就给他们做防风支架,暴风雨来临前搭好遮雨棚,他自己每天都顾不上吃早餐,赶在太阳升温之前去浇水。他还收集枯树叶,烧尽之后制成花肥。每棵树喝多少水,施多少肥,都很讲究。

奶奶又开玩笑说,除了没给这些树买衣服买鞋子,爷爷把能浇的心血都浇上去了。 这些樱花也对得起爷爷的一片苦心。春初之时,虽说只有十九棵樱花,却盖过了一片园林的姿色,如一层层的雪积在了春天的土地上。一朵朵洁白纯净的花蕊独自盛开在春的泥土上,是春的心脏,也像是婴儿的眼光。

春初,还带有一丝寒意。枫林山居后坡人来人往,游人们都来观赏爷爷的樱花,只要不折花枝,不伤害他的樱花树,他都让人们免费观赏。每当游客到来之时,他就坐在他那心爱的摇椅上,喝着雨前绿茶,坐等着一个美好的下午。

(二)

我对樱花树的初步印象来源于樱花糕,这是奶奶发明的。每当樱花快要盛开前,她就会备好山药粉和凉粉,再去采集半盆掉在地上的樱花瓣回来,将其混合好,然后用蒸笼一蒸,樱花糕就好。一片片水红的樱花糕,半透明的糕中藏着一瓣樱花,有点像日本茶食。咬一口下去,甘甜的花香在唇齿间来回波动,仿佛咬到了春的气息。

我和奶奶其实都不在乎那些樱花树,我们只对樱花糕感兴趣。爷爷就很不情愿去吃樱花糕,也许他觉得咬到樱花瓣是一件极其残忍之事,仿佛自己杀了自己的孩子。

每当樱花花败时,爷爷就会挖一个土坑,把樱花瓣一片片轻轻捡起,放进坑里,再将泥土覆盖在上面。奶奶戏弄爷爷说,别人林黛玉多愁善感才葬花,你个老头儿葬什么花啊你。 爷爷立刻板起脸:葬什么葬?!我这是送它们回家,说不定来年春天它们还会再长起来的。我和奶奶不禁笑了起来,爷爷他继续将花送回家。

一天夕阳下,爷爷看着我说:“菁菁,你把这十九棵樱花再画一遍吧。”爷爷看了看樱花。

8

“啊?我都画过无数次了,为什么还要画?”从我六岁那年起,我就到少年宫学画画,这些樱花已经给我做了五年的模特。

“你画的是它们十四、五岁的样子,现在它们都十七岁了,跟去年不一样,年年都在长。”爷爷看向对面那一栋栋楼房。如今的枫林山居已经开发到第七期了,后坡的周围都盖起了楼房。

爷爷向西边的太阳叹了一口气,说:“终有一天,这些樱花树再也看不见阳光了。” (三)

秋末,爷爷担心的事情终于来了。开发商找到爷爷,要爷爷限期搬走这些樱花树,因为这里不是爷爷的产权地。爷爷大发雷霆,跳了起来。

“你们怎么能这样,这里是公家的,这些樱花树还可供游人观赏,多好。”

“对不起,这块地方不属于您的产权。如果在期限之内没移走,我们将会把它们铲掉,但是我们会给您补偿。”开发商用一种古怪的眼神,像看着一棵在风中永不吹倒的大树。 爷爷就到处奔走,找环保局,找公园,找律师事务所„„眼看着就要到期了,爷爷更加忙碌起来,一张脸像秋天干枯的树叶,骨头印迹都露出来了。

冬季,鹅毛大雪盖住了樱花的身躯。有一天,爷爷买菜时不小心摔了一跤,在地上完全动不了,检查结果是左腿骨折,医生还说爷爷还需要做支气管治疗。这将会很漫长。 夜铺上了一层孤独的忧伤,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

“爷爷,你感觉怎么样了?”我趴在爷爷床边问道。

爷爷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问樱花树怎么样了,我画了没?我将油画《花汛》拿出来,将眼里的发热的东西咽了下去。爷爷的眼睛里出现了一缕潮湿的光。

“一定要照顾好樱花,到时候,我要请医生护士和朋友一起去看看那些樱花树。”爷爷笑着说,我也笑了。

爷爷住院一周,那十九棵樱花树就被扔在了小区的回收站。十七岁的樱花树在那里骨瘦如柴。春天到了,却不见一朵花开。

这十七岁的樱花烙印在我的画里,花事繁盛,永远不败。它们肯定也盛开在爷爷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