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三毛
初一 记叙文 4471字 2880人浏览 青青草原yp

我眼中的三毛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三毛

三毛,在一代人的记忆里,总是能带来很多的联想,那是一个披着白衣寂寞的行走在沙漠中的女子,那是一个笑便灿若春花的女子,那是一个为了寻爱洒脱得不远千里万里的女子……那更是一个留下无数谜团的女子。

三毛的魅力在于她丰富的人生经历,以及她的坚持选择自己的人生。她十多岁被老师体罚,先逃学后来休学;她想学画,找了几位优秀的年轻画家当老师;她写小说,就遇到了欣赏她的白先勇;台湾刚流行出国,她就去西班牙读书。即使在今天,能够自由自主地选择自己的人生方向、爱情、职业,都是一种很强大的能力。

一、个人概述

三毛,原名陈懋(mào)平(后因学不会写“懋”,就自己改名为陈平),汉族,浙江舟山人,1943年3月26日出生于重庆黄桷桠。卒于1991年1月4日,享年四十八岁。“懋”是族谱上属她那一辈分的排行,“平”是取之她出生那年烽火连天,父亲期望这个世界再也没有战争,而给了这个孩子“和平”的大使命。后来这个孩子开始学写字,她无论如何都学不会如何写那个“懋”字。每次写名字时,都自作主张把中间那个字跳掉,偏叫自己陈平。不但如此,还把“陈”的左耳搬到隔壁去成为右耳,这么弄下来,父亲只好投降,她给自己取了名字,当时才三岁。后来把她弟弟们的“懋”字也都拿掉了。

1964年,陈平进入文化大学学习。获张其昀特许,进入院哲学系当选读生,成绩优异。1967年赴西班牙留学,后去德国、美国等。1973年定居西属撒哈拉沙漠和荷西结婚,并以当地的生活为背景,写出一连串脍炙人口的作品。1981年回台后,曾在文化大学任教,1984年辞去教职,而以写作、演讲为重心。1991年1月4日在医院自杀,年仅四十八岁。

三毛英文名叫ECHO ,三毛本是笔名,从三毛的《闹学记》序中只提及“三毛”二字中暗藏一个易经的卦,上乾(三个阳爻,类似汉字“三”)下坤(三个阴爻就是中间断开,毛字竖弯勾)——否卦。卦象:上乾下坤,否卦,天清在上,地浊在下,天地之气不相交。闭塞不通,阻隔,事不顺畅。“大人否亨,内小人而外君子。”但三毛本人又曾说过:起初起此名,是因为喜欢张乐平先生的三毛流浪记(后拜为干爹);另有一个原因就是说自己写的东西很一般,只值三毛钱。

二、作品

《撒哈拉的故事》 《稻草人手记》 《温柔的夜》 《背影》

《雨季不再来》(这是她二十二岁以前的作品)

《哭泣的骆驼》(讲的是她在沙漠生活时的所见所闻)

《梦里花落知多少》(写她丈夫荷西死后她个人的心境与对于过去的回忆)

《万水千山走遍》 《送你一匹马》 《倾城》 《谈心》 《随想》 《我的宝贝》 《闹学记》 《亲爱的三毛》(她与读者的交流) 《滚滚红尘》

三毛的文章《拾荒梦》中写道:“我有一天长大了,希望做一个拾破烂的人,因为人们常常不知不觉的将许多还可以利用的好东西当作垃圾丢掉,拾破烂的人最愉快的时刻就是将这些蒙尘的好东西再度发掘出来……”

老师看了勃然大怒,无论三毛怎么为自己辩护他都要求三毛打消这个念头,之后三毛对学堂再无兴趣 ,在家休学一年。不过人生也如三毛眼中拾垃圾的过程——永远不晓得接下来等待自己的是什么。这次难忘的过程反而让她得到了意外的收获。

她的足迹遍及世界各地,她的作品也在全球的华人社会广为流传,在大陆也有广大的读者,生平著作和译作,十分丰富,共有二十四种。

她的作品中我最喜欢的就是《撒哈拉的故事》

如果说,撒哈拉沙漠是一个冷漠的沙漠,那么,三毛就是一位来自大海的美人鱼。她不但有一颗善良美丽的心,更具有充沛的想象力和灵性,她用轻松的笔调,向我们呈现一个神秘的沙漠部落„„

在《沙漠中的饭店》中,三毛与荷西间的妙语让人忍俊不禁,尤其是荷西无意发现三毛藏的所谓的“喉片”-----猪肉干很好吃后,竟像小孩子一样偷了一大瓶送给他的同事,弄得那些口馋的同事一见三毛就不停的故意咳嗽,想再骗猪肉干吃,还包括回教徒在内!最后,当三毛用小黄瓜代替笋做的“笋片炒冬菇”令荷西的老板称赞。 “狡诈”的三毛!!

《结婚记》显示了公证结婚的隆重与简洁,字里行间,流露出了新娘为只有一个“骆驼头骨”作结婚礼物和“走路去结婚”的幸福和自豪。“骆驼头骨”作结婚礼物,常人会觉得不这却恰恰显可思议,其实,示出了三毛独特的性格!独特的三毛!!

《娃娃新娘》则是整本书中,给我震撼最强烈的一篇文章。它讲述了撒哈拉沙漠的一个风俗,就是新娘坐迎亲的车时要被车上的男人一直殴打到男人家,而且说:“结婚不挣扎,事后要被人笑的。这样拼命打才是好女子”。不仅如此,结婚初夜,竟然还公然用暴力夺取一个十岁小女孩的贞操!真的是很令人气愤,真是不公平啊!从这篇文章可以看出三毛是非常痛恨这个风俗的,体现了三毛是一个个性非常独立的女性!独立的三毛!!

三、关于爱情

提到三毛的感情,就不能不提那个大胡子男人,以及他们死生契阔,惊世骇俗的生命情事。荷西是西班牙人, 职业是潜水工程师,后在一次潜水中意外身亡。

三毛在得到文化大学创办人张其均的特许后,到该校哲学系当旁听生业成绩优,在那开始了自己的初恋,但不久就以失败告终,赴西班牙马德里文哲学院留学 ,在那结识了比自己小六岁的荷西,两人的感情开始升温,但在三毛眼里着种感情仅仅是姐弟情,不久三毛回国。

与荷西分别后漫游欧洲、巴黎、慕尼黑等地 ,《西风不识相》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出炉的,体现了一位在外中国人的独立思考,表达了自己对国人的失望和对龌龊洋人强硬回绝,三毛性格中特行卓立、不依常规,及不能忍受虚假 的一面完全展现出来了。

返回台湾,任教於文化大学和政工干校 ,期间感情之路一直不平坦,结婚前夕苦恋的德裔男子心脏病突发猝死 ,悲痛可想而知。

再次回到西班牙,与上次相距6年时间,荷西在这6年时间一直没间断对三毛的感觉,三毛的再次到来,他自然不会放过机会。直到荷西追随三毛来到撒哈拉沙漠,三毛开始接受荷西,在1974七月,与荷西在沙漠小镇阿尤恩结婚 ,6年的撒哈拉生活就此开始。

三毛看到一张撒哈拉沙漠的照片,感应到前世的乡愁,于是决定搬去住,苦恋她的荷西也二话不说地跟着去了。他看出三毛去沙漠之意已决,就先在沙漠的磷矿公司找了个职位,提前在沙漠等着三毛了。三毛逐渐爱上了沙漠的狂暴与沉静,爱上了沙漠美丽的星空。她成了一个快乐的家庭主妇,用中餐款待荷西;她教邻居的女孩子们认字,用简单的医疗知识解除他们的病苦;她曾一个人跟着运水车,深入沙漠腹地,了解真正的沙漠人的生活。这是三毛作为女人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与荷西的爱恋,她甚至愿意用童话般的思维去净化和升华。

上帝大概是残酷的,总不喜欢太圆满、太美好的东西,于是,轻轻地用海浪带走了荷西,留下一个孤独的灵魂终身在回忆里痛彻心扉。在荷西死后,三毛天天去墓园陪伴,日复一日隔着冰凉的泥土与荷西交谈,日薄西山,暮蔼沉沉。结婚六年,明明两人相依相偎还是昨日,而瞬间花落人亡,成了墓碑上那沉重的名字。

四、名人眼中的三毛

我女儿常说,生命不在于长短,而在于是否痛快的活过。我想这个说法也就是:确实掌握住人生的意义而生活。在这一点上,我虽然心痛她的燃烧,可是同意。

———三毛父亲陈嗣庆

在我这个做母亲的眼中,她非常平凡,不过是我的孩子而已。三毛是个纯真的人,在她的世界里,不能忍受虚假,就是这点求真的个性,使她踏踏实实的活着。也许她的生活、她的遭遇不够完美,但是我们确知:她没有逃避她的命运,

她勇敢的面对人生。

———三毛母亲缪进兰

三毛曾说过很羡慕我和秦汉恩爱,也想找一个关心自己、可以谈心的及工作上的伴侣,可惜未能找到理想对象。对于死去的丈夫,她仍然十分怀念。她太不注意保护自己„„我曾经劝她不要太过任性,就算自己不在乎自己的身体,也要为父母保养身体。

———演员林青霞

三毛不是美女,一个高挑着身子,披着长发,携了书和笔漫游世界的形象,年轻的坚强而又孤独的三毛对于大陆年轻人的魅力,任何局外人作任何想象来估价都是不过份的。许多年里,到处逢人说三毛,我就是那其中的读者,艺术靠征服而存在,我企羡着三毛这位真正的作家。

———作家贾平凹

有些本来是含义美好的名词,用得滥了,也就变成庸俗不堪了。才子才女满街走是一个例子,银幕、荧幕上的奇女子频频出现也是一个例子。我本来不想把这种已经变得俗气的衔头加在三毛身上的,但想想又没有什么更适合的形容,那就还是称她为奇女子吧。“奇”的正面意思应是“特立独行”,按辞海的解释,即志行高洁,不肯随波逐流之谓也。

———作家梁羽生

如果生命是一朵云,它的绚丽,它的光灿,它的变幻和飘流,都是很自然的,只因为它是一朵云。三毛就是这样,用她云一般的生命,舒展成随心所欲的形象,无论生命的感受,是甜蜜或是悲凄,她都无意矫饰,行间字里,处处是无声的歌吟,我们用心灵可以听见那种歌声,美如天籁。被文明捆绑着的人,多惯于世俗的繁琐,迷失而不自知。读三毛的作品,发现一个由生命所创造的世界,像开在荒漠里的繁花,她把生命高高举在尘俗之上,这是需要灵明的智慧和极大的勇气的。

———作家司马中原

三毛对生命的看法与常人不同,她相信生命有肉体和死后有灵魂两种形式。她自己理智地选择追求第二阶段的生命形式,我们应尊重她的选择,不用太悲哀。三毛选择自杀,一定有她的道理。

———作家倪匡

三毛的内心中,有时虽然是有点消极的,但是她的文章中却很少让人感到这一点,她其实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她会在平凡的生活中写出哪些让人羡慕的

场景与哪些让人向往的生活方式。

她的行文之间总散发出一种柔美与婉约的气息,既敏感又细腻,既有东方的含蓄,又有西方的浪漫。

三毛的作品, 在文学精神上, 更多地得自散文的艺术精髓。就表现自我的人生、个性、人格色彩等方面而言, 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言及三毛的作品容量与表现手段, 散文这种文体又似乎难以企及其丰富。三毛作品不同于那种带有传奇意味的文学虚构小说, 也有异于那些抛离了小说特征的人物传说。在自叙传的色彩上, 它与虚构的小说区别开来; 而在“小说”这一点上, 它又与一般的传记不尽相同。细细品味, 三毛是把作者自己活生生地融进作品中去, 以纯然个人的感觉和表达方式, 展示出作者身历的真实生活, 作者眼中的文化景观与人生世相, 作者的情感心路乃至个人隐秘。这就围绕作者的自我中心, 以真人、真事、真情、真景的写实为基础, 展示了一幅有人物、有情节、更不乏作者个性色彩的人生图画。确切地说, 它主要是以作者的私人生活和情感心路为线索, 从个人经历中的撷取素材, 并通过小说的创作手段, 真实地再现生活原型。所以, 把三毛的这种文体称为“私小说”似乎更合适一些。这种真实地描写自我的私小说, 在内容和表现手段上, 远比游记和散文来得丰富; 在现实生活的意义上, 人生真实往往胜于文学虚构; 在文体类型方面, 小说又每每长于传记。由此看来, 三毛采用私小说的方式来创作, 显然具有一种自我的、大众传播效应的文体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