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四季
初三 记叙文 2863字 1237人浏览 畫心星

长沟流月去无声,有些人,有些事,总在不期然的走近,又远离。可是,那些有关故乡的印痕,却深深的烙在灵魂深处,抹不掉,也擦不去。一曲旧时的音乐,一句熟悉的乡音,甚至一缕袅袅的炊烟……都让我的思绪掉进故乡的泥淖里,无法自拔。其实,故乡有什么呢?枯树,老屋,无边的田野,四角的天空,还有那些仍然在记忆里活蹦乱跳的名字……

春花满地,百枝吐翠,微风轻拂中,听那呢喃的燕子,衔来点点春泥,一口一口搭建着温暖的未来。最喜在一个空中氤氲着青草香味的黄昏,走到户外,任由乍暖还寒的凉风从脸上吹到心中,丝毫没有慵懒的春困萦绕胸怀。看巍巍西坠的落日,把西天染成醉人的昏黄;听随风摇曳的草儿低吟着成长的狂欢;嘎吱嘎吱忙着拔节的麦子,不辞辛劳地盘算着怎么才能把籽儿涨得满满……归巢的鸟儿,寂静中昏昏熟睡,待到一缕薄雾给村子拦腰围上宽宽的素白腰带时,村中隐隐传来的呼儿唤女声,提醒着还在户外流连忘返的我,该是归家的时候了。漫步归来,熟悉的家中已经华灯初上,母亲唠叨着我的晚归,孩子们忙忙地跟着母亲擦桌子、摆凳子,准备晚餐。

最难忘,春天的精神盛宴——赶庙会。一年仅有的一次最大型、最热闹的庆典活动。农家的精神活动,和城市不同,明星大腕们,没油水可捞的穷乡僻壤,基本是不去的。所以对仅有的一年一次的庙会,上至七八十岁的公公婆婆,下至嬉戏玩耍的三岁孩童,没很特殊的情况,都会拣一个风和日丽的大晴天,起个大早,拖家带口、呼朋唤友地去赶庙会。庙会的内容丰富多彩,有杂耍的、唱戏的、卖稀罕猜谜的、打卦算命的……等等,不一而足,当然还有琳琅满目的各类衣袜鞋帽、生活零碎……。不同年龄阶段的人,都可以在庙会上找到自己的最爱。老人们喜欢长坐听曲,小伙子们喜欢游戏杂耍,姑娘们则更喜欢穿梭于各类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服装小店,使孩子垂涎的当然是那各种各样的小吃、小玩了。倒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则兼顾着全家人的爱好,陪着老人看戏的同时,心里不时嘀咕着,贪玩的孩子怎么半天还没回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过完了庙会,随着布谷鸟的声声催促,农忙的季节也就慢慢来临了。先是把经年的镰刀、长叉等农具拿出来,拂去表面的蛛网尘迹,该修的修,该磨的磨,如打仗一般,把镰刀擦得蹭亮。六月份左右是村人最苦最累,最忙碌的日子。记忆中家家户户农忙的时候,几乎都是天不亮就起床,踩着露水,一镰一镰地把熟透的麦子横放在地上。再一把一把捧起来,像抱着熟睡的孩子,运送到打场的地方。那时候,没有现代化的大型机械,唯一比较先进些的,不过是那些一圈,嘎吱嘎吱响三响的牛车。这时候,谁家有牛,就大大的派上用场了。乡里乡亲之间,农具可以公用,牛车也不例外,这个时候的牛,一定要吃好喝好,不然,今天张三家,明天李四家,拉不完的车,耕不完的地,如此大的劳动强度,很难支撑下来。倒是现在,农村和城市的差距,虽然仍旧很大,但是也在慢慢地缩短,农人的生活,也没了往日那种暗无天日般的辛苦,各种各样的农业机械,慢慢地走进田间地头,劳碌了一辈子的老把式们,看着喝油的“牛”,喜笑颜开的同时,却也暗暗有股英雄失去用武之地的失落。

一季麦子从开始收割到晒干入仓,也就一个月的光景吧。麦子入仓之后,农忙基本可以算是告一段落了。再接着的,就是走家串户,互访亲朋的季节了。女儿忙完了,要回娘家汇报一季的收成。这个时候,如果走到人多的路口,往往都会不时地看到拎着鸡鸭、怀抱幼儿的年轻人,形色匆匆,却面含喜悦。

秋季的庄稼,像个刚出生的孩子,一天一个摸样。这个时候,大家稍稍有点闲,麻将、纸牌则是众人打发时光的最佳选择。再加之天气仍然酷热难当,再拼命的人,这个时候,也不敢大中午的在野地里拔草除虫。关于伏天的中午,老家流传着很多古老的传说,基本一致认为,正中午的时候,是鬼魂出没害人的时候,谁没事儿,最好不要去阴森森的玉米地、高粱地里。以避免万一碰上什么鬼啊、怪的,受到不必要的惊吓,甚至传说中也有丢掉性命之类的话,所以,一般中午到下午,地里往往悄无人迹。大人们午休、打牌,这段静悄悄的时间,却是一些调皮的孩子偷瓜摸梨的最佳时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秋天是瓜果梨枣盛行的季节。七月的枣子,八月的梨,九月的柿子红肚皮。说起那些瓜果的故事,三天三夜也唠叨不完。记忆里,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邻家的老婆婆斥责那些永远也赶不散的调皮孩子的声音。老婆婆家那棵临水的老柿树,不知道给孩子们带来了多少无穷的乐趣。早还在柿树开花的时候,那缤纷一地的柿子花夹着青涩的小柿子,最能吸引一些梳着羊角小辫的女孩子一颗一颗的捡回家去,用长长的五彩丝线串成一串一串的项链、手镯,甚至门帘。再过些时候,天气一天比一天炎热,男孩子们几乎住在水里,还会觉得酷热难当。大家在水里玩捉迷藏,比赛憋气,打水仗……玩跳水,蹭蹭蹭,三下两下爬到老柿树的最高点,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直直跳进水里。记得有个小男孩,在起跳的时候,小裤裤被老柿树的枝桠挂住,人已经跳下去了,树上还挂着半片裤衩。惹得围在岸边乘凉、吃饭的大人们也禁不住哄堂大笑。

如果要问秋天的故乡,最鲜明的景象是什么?连想都不用想,答案肯定是那悬挂在门梁上、树杈间,一串一串金灿灿的玉米、红彤彤的辣椒了。收获的季节,总伴随着甜蜜的忙碌。等到秋季的庄稼,再次收获进仓的时候,村人就快要迎来漫长的冬季了。

冬天的村庄,树叶全都掉进泥里、水里,只剩下那些光秃秃的枝桠横亘在苍茫的天空中。似老人枯瘦的双手,根根青筋暴露在空中。孩子度过漫长的暑假,疯玩了一季,到了冬天,则收敛了性子,专心地读书识字。大人呢,有的外出找事做一做,有的则待在温暖的小窝里,喂猪养鸭,日子也打点得井井有条。那时候的故乡,不像现在的样子,一到农闲的时候,基本看不到年轻力壮的青年人。记忆中,冬天的故乡,往往是待嫁的姑娘们着手准备嫁妆的时间。姑娘媳妇们穿针引线,绣上一朵牡丹,花开并蒂,描上一对鸳鸯,不羡神仙。我家是姊妹四个,年岁相差不大,站在那里,一字儿排开,不知道内情的人,很难分辨出到底谁是老大,谁是老二。四个人,都有自己圈子里的小伙伴,吆三拉四的,都爱聚到我家里来,真算是个袖珍型的女儿国了。姐妹们,围着火炉,织围巾,绣鞋垫,一根一根的丝线不知道蕴涵了多少女儿们甜蜜的梦。手中的活计不停,话匣子自然也是从来没有封口的时候。一会儿说谁和谁的风流韵事,一会儿讲谁的未来夫婿帅气逼人……嬉闹着打趣对方,笑声不时冲破暖暖的小屋,飞到大路上,惹得路过的婶子、大娘,时不时的走到屋子里来,看看大家到底玩的什么是那么的好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大雪给田野盖上一层又一层厚厚的棉被时,春节的脚步也就一天一天的临近了。

家家户户,忙着置办年货,买烟花爆竹、香蜡纸画,请门君灶神、先祖远灵。个个都忙的不亦乐乎。至今仍然记得最爱那首童谣:“腊八祭灶,年下来到,闺女要花,小子要炮……”孩子们眼巴巴的期盼着新年的花衣服、压岁钱,还有那些似乎永远都吃不完的鸡鸭鱼肉,什锦果酥。

……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故乡的四季,总是那么鲜明的深烙在我的心上,肉上,多少个午夜梦回,不知身在何乡。那么今夜,且让我再爬一次故乡的老柿树,再偷一回邻家的小桃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