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把苦难作云梯
高中 其它 1435字 876人浏览 爱的阡陌殇

若把苦难作云梯

下水作文

只有流过血的手指, 才能弹出世间的绝唱。 ——泰戈尔

家乡的母亲养的母鸡有时过于肥胖,下蛋就会变少,这时母亲就会把它在水里溺几次,说来也怪,要不几天,这只母鸡果然又开始下蛋了;一位老农拿着一把柴刀,使劲地砍路边的一棵歪枣树,口里念念有词:“叫你不生枣。”不可思议的是,枣树被砍后真的来年枝头结满了枣子。原来生活中离不开一些必要的“惩罚”。

其实,人生又何尝不是这样?生命就像一条波澜壮阔的大河,过于平坦的河床,很难激起美丽的浪花。而苦难就是隐于河床的礁石,是它不时让生命的河流泛起美丽的浪花。如此看来,苦难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要素,虽然我们都极力排斥它,但它又确实是我们前进路上不可多得的财富。

苦难是扎进肉里的刺,时时给我们生命以痛,让我们意识到生命的存在,使我们免于堕入生活的平庸和琐细,免于陷入生活的温柔与安逸。

趋利避害是人之天性,没有人愿意享受苦难。可是一旦生活中缺少了苦难,则往往会使我们流于平庸和琐细,消减了我们的斗志。吴越争霸中,越国战败,越王勾践在吴国过了三年囚徒般的屈辱生活,这次苦难成了扎进勾践生命里的一根利刺。勾践以卧薪尝胆的极端形式,时时按按扎进肉中的这一根刺,以提醒自己卑事夫差的屈辱,从而不断激发内心的斗志,厉兵秣马,再图复国,最终“三千越甲可吞吴”。

没有了这根利刺,重新回国的勾践,很难说不会醉倒在温柔乡里,就像几百年后那个“乐不思蜀”的刘禅。

如果生命是一口钟,那么苦难就是那敲钟的槌,只有经历过一次次的撞击,生命才能发出悦耳的声音。

苏轼,这位北宋诗坛上旷达洒脱的奇才,这位中国文学史上光耀千古的名星,却因莫须有的罪名陷入“乌台诗案”,受到宵小文人的无端攒射,一下子坠入了人生的低谷。在经历了无数次磨难后,苏轼曾自嘲地总结自己的一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贬谪在这三州期间是他政治上最为失败,生活上遭受苦难最多的时期,却也是他文学创作的高峰时期,更是他人生精神升华到极致,对人生意义哲思体会最为深刻的时期。余秋雨在《苏东坡突围》一文中这样评价:“这一切,使苏东坡经历了一次整体意义上的脱胎换骨,也使他的艺术才情获得了一次蒸馏和升华,他,真正地成熟了--与古往今来许多大家一样,成熟于一场灾难之后,成熟于灭寂后的再生,成熟于穷乡僻壤,成熟于几乎没有人在他身边的时刻。”

经历了苦难的一次次撞击,苏轼终于得以涅槃,在北宋词坛乃至整个中国文学史上,苏词如黄钟大吕,横空出世。

生命是一次漫长的跋涉,是一次无尽的攀登,而苦难就是那攀登的云梯,只有把苦难一次次踩在脚下,我们才可能触摸到天空。

相对于有限的生命而言,二十七年的牢狱之灾,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漫长得让人绝望。而南非总统曼德拉却不仅没有因此而绝望,反而在狱中升华了自己,就像他自己说得那样:“在那漫长而孤独的岁月中,我对自己的人民获得自由的渴望变成了一种对所有人,包括白人和黑人,都获得自由的渴望。”如果不是把苦难当作云梯,一次次把苦难踩在脚下,怎么可能赢得世人的尊重而被尊为“南非国父”,并一次次获得举世瞩目的殊荣?诚然,“生命中最伟大的时刻不在于永不坠落,而在于坠落后总能再度升起”。曼德拉以坚忍不拔的精神,一次次把苦难踩在脚下,终于带领南非人民触摸到了自由和平的天空。

没有人喜欢苦难,但我们也无法逃避苦难。苦难有时就像流沙,你越是急于逃避,可能就越是陷身其中。所以,当苦难来临之时,就让我们把它当作登天的云梯,在我们一次次把它踩在脚下之后,我们终究会触摸到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