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灿烂的日子影评
初一 记叙文 4字 4726人浏览 魍蹇

阳光灿烂的日子影评

这本姜文的导演处女作,是部值得一看的片子。

《阳光》的原著是王朔的《动物凶猛》。我并不知道,甚至思考了许久也无法得到一点启迪:王朔的“动物”指什么,“凶猛”又代表了什么。但原著中不止一次提到的耀眼的阳光给了导演灵感。尽管故事的背景是文革,但寒冷的文革气氛在阳光的映衬下多了一份渺茫和无力。虽说这是一部有关文革的作品,但任谁也看得出,这是一部谈青春、谈成长的作品。一群10多岁的毛孩子在文革年月的北京城里横冲直撞,姜文从自己的经验出发,当这群儿时的伙伴再次相聚时,那过去的一切对他们来说都不再重要了。挣脱了伤痕、苦难这些文革陈腔,在他的镜头下,文革同浪漫、青春一样。父母、师长、兄姐,谁也顾不上他们,他们的成长有太多的放任、您肆、无政府似的蛮横。《阳光灿烂的日子》完全抓住了这个基调,全片以一种快速、冲击力强的节奏进行,一气呵成让人几乎目不转睛。姜文对青春的回顾决不像第5代导演有那么多的沉痛和反省,他的谓叹是对青春的恍饱和留恋,是对青春骤然消失的怅惘,然后更多的是对青春及那个时代的讴歌。他在片中几乎没有触及文革,但这等年轻、这等激情却是文革初期的底色。

这部电影在镜头运用上面也有其很大的特色。《阳光灿烂的日子》用诗意的动态镜头贯穿着整部影片,而这些动态镜头是以框架内构图的美学眼光位前提的。这样不仅保留了镜头的美感,而且打破了镜头之间的阻隔,静止镜头之间的互异性、陌生化,从而造成画面意义上的缺失和跳跃,并带有不易察觉的缝隙。姜文用运动镜头造成了丝绸一般的润滑的流畅,并用运动的诗意性造就了画面的诗意性与音乐性,尤其是其运用运动的长镜头与电影音乐的有机组合构成了整部影片完整的交响乐旋律中的强化的小节,富有音乐性与节奏感。马小军在邻近的屋顶与房脊上行走的画面不仅关系到了镜头内画面的构成,并且在镜头之间的关系中加入了创作者的主观意识,相邻的镜头可以是如丝绸般流畅的,也可以是像山般突兀的,其间的轻微的阻隔显示出了人物情感与感觉上的意外与突兀。

片中的部分镜头在表现人物,体现内涵上显得非常突出,综合运用多种运动方式,镜头语言十分丰富。如马小军在米兰家偷用望远镜一段。在这段中,马小军溜进米兰家,用望远镜四处张望,突然间看到了胡老师,于是用望远镜偷看他。在这里,出现了主观镜头、全景镜头、跟镜头、俯拍镜头以及空镜头,这些镜头的运用可以说恰到好处。一个空镜头,实现了空间的顺利转场,随后主观镜头、俯拍镜头、全景镜头和跟镜头的联合使用,恰到好处的表现出了用望远镜从高处向下看的真实感觉,使表现效果更具真实感。同时,使用俯拍,对于表现以胡老师为代表的“文革”中的那一代知识分子的地位高低,起到了一种不言而喻的效果。说到镜头表现人物,还有一个地方要提,是马小军等人在电影院中偷看“禁片”被发现,在坐老将军起身责问一段。在这一段里,老将军实际上是一个被批判的对象,按常理应该使用一个表示蔑视的俯拍镜头来表现,但片中却一反常态,使用了一个仰角镜头,用通常拍伟人的方式去拍。事实上,这比其他任何的语言都更有意义,是一个很好的讽刺。

镜头语言的成功实际上是《阳光灿烂的日子》成功的一大原因。流畅、运动的镜头实际上让观众置身其中,从而造成获取言义的快感,从而得到受众的认可与接受。

影片在构图方面,可以说也是很下了一番工夫的,恰到好处的构图,不言而喻的画面语言,对于表现人物,深化主题,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结果。再提马小军在米兰家偷用望远镜一段。在这段中,画面出现的最多的是望远镜的观察效果,事实上,在构图上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固定视点的表现,从片中可以很容易的看出来这是马小军在窗台边这一固定地点进行的“活动”。 再比如胡老师在教室上历史课一段。这段中有多个长镜头,但其固定视点只有两个:讲台和教室右后方。其中教室右后方这一固定视点更为重要,采用一种不正视的角度,侧视、斜视讲台上的胡老师,在这些画面里还闯进了几个不学无术的小青年,从画面效果来看,不言自明的说明了在那个“疯狂”的年代,教师的地位是低下的。

以上是我对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浅薄的解读,我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写下了上面的言语,也许是感动,也许什么都不是。

正如影片中的回忆一般,我对影片的回忆,也许也是不真实的。

黑 暗 中 的 光 明

――评《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的马小军

姜文导演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通过回忆录的形式,演绎了一段青春的童话。影片发生在文化大革命时期,黑暗的社会环境却掩盖不了几个另类少年心理的阳光。少年人的天性使他们剥开了大人世界里的阴影,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茁

壮成长。

影片中,由夏雨所扮演的男主人公马小军是一个军人的后代,父母由于工作原因不能经常在他身边,他便养成了自由散漫的性格,而正是基于这种性格,他也拥有了乐观、豁达的心态。他天性顽皮,上课时,他时不时地搞点小恶作剧,使同学和老师们哭笑不得。他无师自通的学会了撬锁的本领,经常在军队大院里游荡,并因此认识了他心仪的女孩米兰。按当时人的眼光看,他不仅仅是另类少年,还是一个不良少年。他与几个臭味相投的少年结成了自己的小帮派,一起玩耍,一起打架。由于无人管教,更助长了他的气焰。总之,这是一个活泼又带有邪气的少年,他的天性决定了他日后的

遭遇非同寻常。

剧中,男主人公自由散漫却有着自己的梦想。小时候他梦想着自己的国家能与苏美两国重新开战,我军的铁拳会把苏美两国的军械击得粉碎,而一个战争英雄由此诞生,这个英雄就是他。他的童年是在这样的梦中度过的,而到了少年时期,他梦想有一天成为一个呼风唤雨的人物,甚至成为北京城里的老大。但他这是梦想注定会破灭。在北京城里,他不会比警察更威风。在小帮派里,他取代不了刘忆苦的地位。他家里,他不能彻底摆脱母亲的控制。女孩米兰的出现,使他有了新的梦想。在他的思想中,保存着对米兰的小小爱恋。为了见到她,他经常逃学。而为了使她高兴,他甚至爬上百米高的烟筒管道,并为此差点丢掉自己的小命。他的成长经历中始终伴随着这些彩色的梦想,而正是因为有这些梦

想,才是他的成长岁月里充满阳光,使他的青春没有因为社会的阴霾蒙上阴影。

马小军也有过生活中的小小愤慨。他不能容忍其他人欺负他的同伴。当同伴受伤时,他毫不犹豫的冲到前列,为同伴报仇,并因此将对方打成重伤,得罪了敌方的死党。他气愤当时的公安人员为什么在大使馆把他抓起来,并对他极不尊重。但无论怎样气愤他最终要低头求饶。他哭笑不得的用“阿Q精神”勉励自己。他对米兰对自己的态度十分困惑,他认为米兰应该是他一个人的,看不惯与其他人交往。为了米兰,他与自己最好的哥儿们大打出手,最终又不得不和好如初。因为与米兰发生矛盾,他与自己的小帮派彻底决裂,他们的小帮派最终瓦解,天各一方。或许,这些小人的愤慨只能算作是一种甜蜜的负担,丝毫抹杀不了他充满阳光的岁月,在这些愤慨中,他逐渐地走向了成熟,走向了自己美好

的未来。

可以说,马小军这个人物如果放在现代,他只不过是一个另类少年的形象。但在文革时期,他不仅仅代表了一个人,而且代表的是当时的一代人。无论现实多么残酷,社会多么黑暗,他们的思想,从不会消沉,他们的内心深处仍然充满阳光。生活在那样一个混乱的年代,是他们的不幸。但相比于整个社会中的人,他们却又是幸福的一代,大人世界里的

痛苦和无奈并没有给他们留下太多的阴影,反而让他们学会了坚强,学会了更加理智的看待这个世界。

马小军这个角色是光明与希望的象征,他似乎预示着“黑暗的社会不会长久,光明不会遥远”。他的梦想,他的叛逆,甚至他朦胧的爱情,都是黑暗中的一缕阳光。他虽然不能照亮整个社会,却给人们带来了希望的曙光。马小军那一

代人正是时代的希望,有了这群充满朝气、充满阳光的年轻人,光明的社会就不会遥远。

《阳光灿烂的日子里》这部影片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它触动了所有人心里的阳光。它展现给人们的是一种信念,无

论现实多么残酷,生活总会继续,梦想也不会停滞,生活仍然处处充满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