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叔叔于勒(叙写)
五年级 记叙文 2281字 673人浏览 zwzwzzw00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

那一次从哲尔赛岛回来之后,每当隔壁邻居问起我们搭乘的船怎么样、在那里玩儿的怎么样时,爸爸妈妈总是以一句“嗯,那个地方嘛,还是蛮不错的,船上的风景也还行”就匆匆带过。邻居们有的也坐船去了哲尔赛岛,每当有熟人问道:“诶?我在船上看见一个买牡蛎的老头,有点像孩子们的叔叔于勒,我记得你给我看过孩子们的叔叔于勒从美洲寄来的信件啊,听说他在美洲那边发财了,他现在过得还好么?”每当听到这个问题,爸爸妈妈的脸色都会突然转变,总是找各种借口搪塞过去。在船上看到的那一幕,对我们家来说,无疑是对一个美丽梦想的破灭。

时间慢慢流逝着。转眼间又到了圣诞节,在这个家人团聚的节日里,在饭桌上,我不小心提起了叔叔于勒,本来面带笑容的母亲瞬间勃然大怒:“你还提那个人做什么?你想见那个人是不是?你是不是希望他来咱们家把咱们家一并拖垮?好好的一个圣诞节,为什么要提起他?”,毕竟是兄弟,餐桌另一边的爸爸没有说什么。叔叔于勒,就像一团乌云笼罩在我们家的上空,爸爸妈妈每天过得都不踏实,因为他们很怕哪一天叔叔于勒会找上门来。

冬季的勒阿弗尔很冷,一场接一场的大学下着。有天下午,放假在家的我去家附近的商店帮妈妈买调味料,因为道路施工,平时经常走的那一条小路今天被封闭了,只能绕路了。我刚刚走到街角,就看到马路对面的人行道上有一个乞丐,他手里牵着一条狗。如果不是他身上还穿着当时在船上穿着的那一件衣服的话,我肯定不会认出他来的。因为天很冷,我买完东西,快快的回家了。回到家就帮妈妈做事去了,一忙起来,我竟然忘记跟妈妈说这件事了。吃过晚饭,我突然想起来有事没说:“妈妈,刚刚买东西的时候,在街角看见于勒叔叔了。”“什么?你刚刚说什么?”“我在街角看见于勒叔叔了!”“你不会是看走眼了吧,他不是应该还在船上卖牡蛎的嘛?”“应该没有看错,因为他还穿着他在船上卖牡蛎的那一件外套。他要是穿别的,我可能还真的认不出来呢!”“我的上帝啊,这个害人精怎么又回来了呢?他回来要干什么呀?上帝保佑,千万不要让他找上门来!”爸爸则一声不吭的在一旁坐着。本来还挺和谐的气氛,于勒叔叔的“参与”破坏了一切。“妈妈,如果于勒叔叔找来咱们家了,怎么办啊?我是说如果。”“没有如果,那个无赖要是找上门来,我一定找警察把他抓走,我是不会让他碰咱们家的任何东西的”„„

时间一天天过去,可是于勒叔叔的出现,无疑让爸爸妈妈绷紧的神经,每当有人敲门,他们都会问:“是谁?”生怕那个敲门的人是于勒叔叔。两周后,爸爸那天正好上班去了,妈妈也买做饭所需要的食材去了,我肚子一人在家写作业,这是有人敲门,我也习惯性的问了一句:“是谁?”“是我。”可能是兄弟吧,于勒叔叔和爸爸的声音很像,我以为是爸爸没带钥匙,就打开了门。惊奇的发现,站在门口的居然是于勒叔叔,虽然穿的衣服还是很破,但是显然他已经收拾过。我把他让进门,给他倒了茶。他显得很拘束。半小时后,妈妈买菜回来,一进门看见坐在沙发上的于勒叔叔,手里的袋子都吓掉了:“是于勒么?”妈妈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怎么把他放进来了?你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么?”“你怎么还有脸来,你还嫌把我们家害的不够么?赶紧走,赶紧走,再不走我就找警察了!”这个时候爸爸也刚刚下班回来了,也许是顾忌手足之情,爸爸没有多说什么,但是从爸爸的脸色上看,对于见到自己落魄的弟弟,爸爸明显是不高兴的。爸爸妈妈一轮轮的逐客令,终于把于勒赶走了。“你这孩子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可以把那个家伙放进家里来?”“可是妈妈,他毕竟是我的叔叔啊,我„„”“你不要再说了,下次再让我看见你把他让进家里来,看我怎么惩罚你”。

从那以后,叔叔于勒再也没有上过门,在他曾出现过的街区,我也再没见过他。于勒叔叔的出现仿佛一阵狂风,来得快走得也快,只是他的出现让我们家提心吊胆了一阵子。

时间匆匆流过,两年间,几乎没有任何关于于勒叔叔的消息。我们家的生活也就逐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有一天,邻居突然跑来敲门:“你们听说了么?”“听说什么?”“就是你们家的那个亲

戚于勒啊,听说他发财了,他跟着人家去打渔,打捞到了很多珍珠贝,里面有好多好多的珍珠,这一次他真的发了。”“真的吗?”“嘿,你们别不信啊,我亲戚他们都看见了。”“他把那些珍珠换了好多钱呢!”

“亲爱的,你说的是真的么?真的是于勒么?我就知道我这个弟弟还是有用的。”“是啊,咱们也好久没见了,要不改天咱们去见见?一起吃个饭?”“好啊,我也好久没有见到他了,还怪想他的。”

就在我们还没有决定好什么时候去见于勒叔叔的时候,一个消息的传来震惊了全家“于勒叔叔外出作业的船,遇到了暴风雨,现在音信全无”。“我的天哪,怎么会发生这种事?那他的船失事了,那他的钱怎么办?”两周后,邮递员敲开了我家的门,说是有一个我的包裹,这是我第一次收到包裹。寄件人是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妈妈也很惊奇怎么会有不认识的人给寄来包裹。我拆开包裹,里面只有几张纸别的都没有。“是谁这么无聊,搞恶作剧,干嘛不直接寄信就好了么”妈妈说道。我把纸都拿出来,“妈妈,快来看”“看什么?”“你看,这„„”信是于勒叔叔的一个朋友帮忙寄得,因为出海作业毕竟有很高的危险系数,于勒叔叔早就写好了委托书,“万一我出海遭遇不测,就让我唯一的侄子继承我现在的资产。”妈妈看到这,眼睛发亮,手舞足蹈起来“我就知道于勒是好人”,爸爸下班回来后,听到这个消息很是高兴,于勒叔叔的死讯完全被我继承于勒叔叔的产业这一消息给掩盖了,爸爸妈妈完全忘记了,他们现在沉浸可以摆脱困境的喜悦当中了,姐姐们知道这个消息后,也很高兴的跑回家来,只有我,一句话都没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