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无言,真水无香
初一 记叙文 765字 206人浏览 快乐的天秤921

幼年时家里姊妹三人,老大的我绝少被父亲纵容。常常盼望父亲能够对我不要太严厉,却每次都失望与父亲的严格要求。或处世为人的方法,或对待各种问题的严谨上,父亲总是严格要求我们。做人必须有着最起码的做人准则。

我小的时候,父亲是乡里的民办老师,也算是有点文化吧,在当时。那时弟弟还没出生,一家四口就靠父亲那点可怜的工资生活着。我就盼着父亲每个星期回家,能给我们带回学生家长送的馒头,在我的记忆中,白生生的馒头已经是奢侈品了。

那时家里穷,也不是很穷的那种,怎么说呢?就是一有点钱就往医院送的那种情况,都是体弱多病的,爷爷常常叹气,我父亲的命不好。。

父亲给我唯一的印象就是严肃,静默,甚至静默的让我讨厌,以至于任何事都不想和他沟通。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没有一点起色。在我六岁那年,弟弟出生了,虽然父亲无比喜悦,终于有了儿子,但同时又给本来就拮据的家增添了重担。。。

那时,正好超生管的很严,我家已经三个孩子里,理所当然在被管辖的范围,父亲民办老师的饭碗保不住了,因为家里添了弟弟,父亲丢了唯一能维持我家生活的工作。在我幼小的心里,没看出父亲有一点不舍,更多的是严肃,静默。。。

记得当时家乡在正修建什么,好像是大秦铁路,这个不确定,反正是要开凿石头。这时的父亲已不再是老师,而是开凿石头的苦力工,多劳多得,所以父亲拼了命的干,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所以收入要比当老师强,但仍然逃脱不了上天造就给他的命运。弟弟出生没多久,妈妈和妹妹两人相继生病住医院,原本贫困的家更是雪上加霜。。。人有时不得不信命!

开凿石头有一定的危险,这个就不用多说了,由于亲人有病,再加上父亲拼命干活,精力体力透支,晕倒,随即炸开的石头砸在脚上。当人们把父亲送回家时,一只脚血肉模糊。。。 就这样,照顾一家人的担子就落在我身上,,,那时,我真的很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