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拉的水晶球
初一 散文 1675字 24人浏览 潘国成3

洛拉的水晶球

太阳才刚升起来,就已经有许多人在干活了。科西塞村庄一直都是勤劳人的村庄,但在村子里,也不是每一寸土壤都是肥沃的,不是每一块地都有着繁茂的植物,科西塞西边的那一片长满半人高草的贫瘠的土地就一直没有人去过,除了&&

洛拉是谁?妈妈,告诉我洛拉到底是&&七岁的辛格缠着正在削马铃薯的母亲,用那双湛蓝的眼睛看着这位被家务操烦的母亲,话被母亲打断了:天啊!这多么可怕,这话可别对别人问起,洛拉是个女巫,一个可怕歹毒的人,哦,上帝保佑,我的孩子。母亲继续削着马铃薯。她一个人住在西边的旧石塔里吗?是的,可别去那儿宝贝,危险着呢。哦辛格长长的睫毛垂了下来,若有所思,削皮的声音在她耳边有节奏地响着:那她美吗?不不,她丑恶极了。她会魔法,把人变成石头,我可没见过她,见过她的人都会变成石头的。可是&&辛格似乎发现了矛盾。好了,我的事还多着呢,忙也忙不过来,一边玩去吧,你这小淘气鬼。母亲站了起来,把削好的马铃薯放在烧沸的水中。看着母亲忙碌的身影,辛格只好退出了厨房。怎么办?她可是答应了顿盛家那几个丫头说她敢一个人去洛拉的石塔里,这下可完了,不敢去又不想言而无信。

我说了,不是不去,只不过不是现在,现在洛拉正在睡午觉,我去吵醒她,她生气了,会把我变成石头。辛格竭力为自己开脱,眼泪含在眼眶里,眼珠变成了深蓝色,但顿盛家的丫头们都不理会她的解释,一个个盯着她。辛格觉得她自己就像只打碎花瓶的猫咪,哦,好吧,我这就去,但你们会后悔的。丫头们的脸色有些缓和了,但脸却垮下来的辛格,原来还有的一丝希望就在那一瞬间消失了。正午的太阳烤着辛格的褐色的乱发,她一副跨向刑场的悲壮,双腿却是发抖的,那草简直比她还高。在草里走了很久,终于发现了一条没有长草的土路,那条路一边一直通向村外的那条石路,一边通向石塔。恶运快降临了,她就要变成石头了。再晒一晒热烘烘的太阳吧,再吸一吸干净的空气吧,虽然这空气洛拉也呼吸过,不过她就要变成石头了,那就将就一下吧,在眼眶里的泪水仿佛被蒸干了,深蓝色又变成湛蓝色的了。 走在小径上,辛格故意走得慢慢地,只要走一步,就离变成石头的事实近了一步,这个世界好像一下子静得只剩下她的脚步声,一步一步那么沉重,那么响亮。&&终于,石塔就在脚尖前了。哦,我就要变成石头了!辛格回头望了望,妈妈就要少了一个宝贝儿了,顿盛她们会嚎啕大哭的&&你是谁?一个满带惊诧的声音在耳后响起来。天啊!是洛拉,那个女巫,我就要看见她那张可怕的脸,我就要变成石头了。辛格心里想,慢慢地转过头去。那是什么,她看到的不是丑恶的脸,削尖的下巴,锐利的眼光,穿着斗篷柱着木杖,而是祥和的脸,明亮的双眼,看着她的眼神就像当年祖母看着她的一般。

愣了好一会儿的辛格突然发现自己没变成石头,为什么你没把我变成石头?辛格大声地问着,她充满兴奋的,却又惊恐着接下来洛拉会对她施展法术,将她变成石头。石头?!洛拉马上反应过来了,啊,我不会把勇敢又漂亮的小姑娘变成石头的。哦,这多么有趣啊,我已经有好几年没遇见生人了。洛拉皱皱的脸上露着欣慰,阳光使她不得不眯着眼睛,笑意却从其中满溢出来。你肯定不是洛拉,村里人都说洛拉是个可怕的女巫!辛格实在无法将这一切理清。可怜的姑娘,看看,这世上的流言蒙蔽了多少真相。是的,我是洛拉,一个在石塔里孤独生活了二十几年的老女人,你不会明白的孩子,村里的人也不会明白的。洛拉看看石塔,黑灰色的;再望望长草包围以外的世界,明亮的。你来这儿做什么,我的孩子?洛拉把目光转向了辛格。我跟顿盛家的丫头们打赌我可以拿到你的水晶球。辛格热切地看着她:那么,你会借我一下吗?只要一下就好了,我会很快还你。哦,真是遗憾,我并没有什么水晶球。女巫

都有水晶球。辛格觉得洛拉在推托,她现在似乎已忘却洛拉会把人变成石头的事了。哦,这样啊,那也许我是个没有水晶球的女巫。好了,我的孩子,你该回去了,你的亲人要担心你了,不过总有一天,你会找到自己的水晶球的。

洛拉的最后一句话就这么一直留在辛格的脑海里。这么多年过去了,村子西边的荒地已开垦了,那座石塔也拆了,洛拉就在石塔原来的地方沉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