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汉字听写大会”
四年级 记叙文 1467字 27人浏览 勤奋的王会萍

田爱民

早就听说央视一套热播“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只是因为觉得“汉字听写”是语文老师寻常经历之事,便未曾过眼。今夏一日寂寥无事,应电话那头女儿再三邀请,慵懒地坐到电视前,看起2014年第二届复赛第四场。只两三分钟,就被此档节目选手的清丽身姿和积极的文化情怀迷住了。不服输地拿起笔和本,参与到节目中,职业敏感很自然地使我联想到小学语文字词教学。

1.问题启思:“汉字听写大会”设置了场外同步答题场地,裁判裁定每个选手答案正确与否时,主持人都会及时公布场外成人的正确书写率。随着比赛的推进,场外成人书写正确率的明显低下使我感到吃惊。如果说“估屈聱牙”的正确率为5%是由于题目生僻的话,那么,“雕琢”30%、“镶嵌”23%的书写正确率则不能不令人深思了。不得不承认,电子技术的飞速发展,键盘文化的无情冲击,已经突显了“提笔忘字”“写字不规范”等问题,进而对汉字的书写和传承提出了挑战。从专业意义上说,小学语文教学更应重视汉字书写教学,一是会写汉字,二是把汉字写得美观。

2.慎对读音:“摈弃”一词场外成人正确书写率仅为3%。这个词同样难住了场上选手,该选手在“摈( bin) 弃”和“摒( bing) 弃”上举棋不定。尽管主持人已经用清晰的前鼻音提示了选手,但他仍然错写成了“摒( bing)弃”。如果当初学习“摈弃”时在前鼻音、后鼻音上有过认真辨析,这位选手也许就不会被淘汰。小学阶段是儿童接触汉字的初始阶段,更是学习语言的黄金时期,充分利用汉语拼音这根“拐杖”以及现代媒体辅助教学手段把好语音关,才能奠定文字基础。生长在长三角地区的儿童更要注意翘舌音和平舌音,鼻音和边音,前鼻音和后鼻音,以及音近字、多音字的区别;还要掌握尖音归入团音的规律,读准单韵母和复韵母等发音技巧。

3.把准字义:主考官播报考题时,除了传递出字正腔圆的语音,跟进播报的还有“词义”。比如主持人报题:嶙峋——形容山石等突兀重叠或形容人消瘦露骨。文化嘉宾则与主持人对聊:传说中一种怪兽,死后化成一种怪石,所以叫“怪石嶙峋”。词义播报与嘉宾补叙对于汉字文化的传承,以及汉字字形的确认都大有裨益。汉字是表意文字,是表情达意的符号系统。智慧的祖先早就揭示了汉字“形”“义”之间的必然联系,这从后来人们归纳的象形、指事、会意、形声等造字方法能得到佐证。因此,字义词义的教学是汉字教学的核心所在。结合字源字理进行教学,架构形与义之间的联系,应该成为教学常道。

4.创新教学:总导演关正文认为,要让我们民族保持汉字手写能力,就必须有创新的方式。“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希望成为这种创新的一种尝试。的确,一个普通的节目并无奢华场面,也无明星阵容,看点在哪里?看点既在于汉字是中华文化的标志与载体,还在于央视媒体的一种创新精神。这种创新精神也应渗透到教学中来:听写“绦虫”时,文化嘉宾言道:“生物课里有呀!”主持人说:“像带子嘛。”字词教学可以采用“直观演示法”。听写“心力交瘁”时,文化嘉宾笑言:“这个错不了,许多人都出现过亚健康问题。”提示教学字词要“融人生活”。当然,还可以灵活运用多种识字(词)法,比如结合语境法、猜谜识字法、造字分析法、游戏活动法、看图会意法、转盘识字法等,增强趣味性,巩固识字(词)效果。 最后,想借用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蒙曼的精彩演讲作为结尾:“汉字听写大赛在提升全社会对汉字的重视程度的同时,让汉字教育重回家庭、重回课堂,成就一代代不仅敲击键盘,也会挥毫泼墨,不仅有科学精神,也有人文理念的中国君子,真正做到书写的文明传递,民族文化复兴的未雨绸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