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
高一 其它 912字 9484人浏览 chenxaingshown

遇见

傍晚时分,广州的空气湿得可以拧出水来。室内流泪的瓷砖和镜子,室外浓重的雾气铺天盖地。我安静地站在BRT 候车站,内心充满对小偷的戒备和等待的焦躁。像几乎所有的乘客一样,我面无表情,懒得在这偌大而陌生的都市牵扯多余的面部肌肉。下班的人潮塞满了一辆又一辆的公交车,人们像一批批货物,持续不断地被运往不同的集散地。冷湿的风偶尔拂过,我瑟缩脖子,冷眼看这狼狈的广州。

车来了。人群拼命地挤上车去。我紧紧抱住胸前的书包,被强大的推力拉上了车。仅有落脚之地,只觉得周围的人一阵阵向我压过来,呼吸不畅。我无奈地深吸一口气,无聊得打量起四周来。我的身旁紧紧贴着一个女孩,在我望向她的瞬间,她立即给了我一个微笑。我下意识地报以同样的微笑。刚刚挤车之时,我就听到了她的细细的抱怨声,像一个小孩子被轻踩了一脚,委屈又可爱的投诉。

公车前进着,每一次到站,都意味着更为拥挤的窘境。不知早在何时,我的双手已毫无攀附,好在人群的密度让我“屹立不倒”。我想,就算我此时晕厥,广州公交也一定会让我永不倒下、坚持到底的!就在我发呆的时刻,女孩转过脸来,笑意盈盈地说:“差点被挤扁了吧?”我的心里涌起一股涓涓的暖流——“哪里,我已经扁啦!”遇见这陌生女孩的微笑,让我在广州公交上有了“共患难,同挣扎”的安慰。再后来,我们友好地共坐一个位置,自然地交谈起来。几句攀谈下来,惊奇地发现我俩竟是老乡!感慨巧合之余,我们果断扔下普通话,操起了我们熟悉的乡音。

车外的小雨仍在滴答,车窗雾气氤氲。窗外的景物朦胧得只剩下颜色的变换。原本难熬的乘车时光倏忽而过,我们到站了。挤上了高峰期的广州公交,想死的心都有了。而当我们重新站在平地,连死都不怕了。我们仅仅一起走了几十米,女孩就又跳上了另一辆公交车。她匆匆忙忙地赶车,我们之间的道别如此的仓促。我不由得顿住了脚步,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在心里郑重地跟她道别。谢谢你,在没有暖气的公交车上为我递来微笑几枚,由此在我心里照进了欢喜的光。

我抬起脚,继续行走在这城市的街头,仍旧与无数的陌生人擦肩而过。一天天、一年年„„有多少脸庞我们能记得?那些曾经有过短暂交集的人们,终其一生,彼此也许就仅有那样一次相遇。

思及此,惆怅之余,暖意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