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上海秋季高考作文
初一 记叙文 14752字 233人浏览 meroy66

2009年上海秋季高考作文

根据以下材料,选取一个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与800字的文章(诗歌除外)。

郑板桥的书法,用隶书参以行楷,非隶非楷,非古非今,俗称‚板桥体‛。他的作品,单个字形看似歪歪斜斜,但总体感觉错落有致,别有韵味。有人说这种作品‚不可无一,不可有二‛。

分析:

先看要求:根据以下材料,选取一个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与800字的文章(诗歌除外)。 总体上看,材料有三句话,分别谈了“板桥体”是怎么创制出来的,特点是什么,以及价值如何。所以笼统地说该材料是谈创新的,也是可以的。分解下来,该材料实际上牵涉到大致四组概念:继承与独创、局部(个体)与整体、个性与模仿或另类价值与主流价值。具体分析如下--

用隶书参以行楷(继承),非隶非楷,非古非今,俗称“板桥体”(独创)。

“板桥体”被称为一种“体”,并以郑板桥的名字的命名,可见,社会和历史肯定他是一种创造,如物理上的“牛顿定理”、小说中“欧·亨利式结尾”一般。但这种创造又不是凭空而来的,是“用隶书参以行楷”得来的。所谓的“非隶非楷,非古非今”,实际上是“有隶有楷,有古有今”,所以,这里体现了“继承与创造”的关系。谈继承,目的是创造;谈创造,要突出来自继承。

单个字形看似歪歪斜斜(个体、个性),但总体感觉错落有致,别有韵味(整体)。

--不过有一“但”字,重点在后面。“板桥体”的美是整体美,是“别有韵味”。这个“别”字,有意思,强调是一种与众不同的“韵味”,是有创造的美。这里涉及的是“局部(个体)与整体”的关系。但是,这里的“局部(个体)与整体”的关系,又不是“人多力量大”或“团结就是力量”等的加法关系,而是“呼应、协调、避让、整体布局”的关系,是“个性”的最佳组合(“错落有致”)。--注意:这里的“歪歪斜斜”,不是缺陷,是一种特点,风格。

“不可无一,不可有二”这句话高度凝练。它有两层意思,一是强调其独一无二的价值,所以不可跟风、模仿;一是强调其不能成为主流,只能略备一格罢了。注意不可把“不可无一,不可有二”简单地抽象成“独一无二”。这里不是强调其数量的唯一,而是强调其个性及独创性。

这句话是“有人说”的,所以,并非定评。这句话的潜台词还是否认其主流字体的地位的,也许在他看来,书法要论正统,还得数颜体、柳体、欧体、赵体等,觉得“板桥体”的存在丰富了书体的风格,但正统的,可以推广的,还是“颜、柳、欧、赵”等家。命题者用“有人说”这样的表述,提醒我们可以否定他。这又是一个角度。另外,四组关系之间又有若干复杂的情况,这样,生发出来的角度更多了。

话又说回来,一个字体的创制是这样,任一有特点的物、事,文化现象,乃至有特点的人,又有哪一个不是这样呢?所以只要你理解了材料,在写作时,可以切入的生活是无穷无尽的。说古的,有唐诗、宋词的形成;说时尚的,有周立波的“海派清口”;说大事,有奥运会,世博会;说小事,可以谈自己的创新经历。可议论,可记叙。

独一无二

人常说隶书给人的感觉太张扬,而楷书给人的感觉太拘泥。而聪明的郑板桥将隶书与行楷相结合,形成独一无二的“板桥体”。歪歪斜斜而又错落有致,实属妙哉!有人说,这种作品“不可无一,不可有二”,实为有理,我颇有同感。不仅是书法界还是我们的社会,不是缺乏“郑板桥”,就是“郑板桥”仿品太多!我们需要的是真正的“板桥体”,需要创新,而不是泛滥的空壳。

幼时学习书法,前期都是以临摹为主,刚开始练得很辛苦;直到后来,我才深究其意。原来,学习别人的字体与风格是难,特别是要将那种字体与自己思想情感甚至你的笔法融于一体,然而,真正的境界在于练就你自己的风格,这就是难上加难。学习多年,我仍还未成气候。因此甚是佩服郑板桥这类的先驱。然而,现在书法界中许多自称“书法家”的人,其实也与我的处境一样尴尬,只不过他们的“火候”比我更深罢了。其实也缺少了他们的“个性”。他们的“描摹”虽能形似,却不神似,也验证了那个“不可无一,不可有二”的道理。又岂止书法需要“板桥体”,我们的社会也需要其注入。

在我们的作文界时常会闹出两个字“抄袭”。如今书籍泛滥,人人都是“作家”,人人都可有一两本“著作”。然而,却有大部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实为狼狈。他们把名家的珍品抄袭一番,汇就一本书,却弄得个四不像。所以说,真正有价值的、意境高的你也抄不像,不如开创自己的品牌,自力更生呗!

且说最近红爆一时的小沈阳,大家都被他的搞笑天赋所吸引。小沈阳却实在是别出心裁,独树新枝,但是小沈阳可有一,却不可有二。有一,可谓之新潮,有二,有三则不然,不仅大大削减了其新意,还大大降低了整个社会的审美情趣,这可就不讨好了。因此,无论怎样,我们的社会都需要“板桥体”,需要注入新的活力,更丰富的元素,就像字体一样。

“板桥体”不仅有助于社会的发展,也告诉我们做人的道理。既不可太张扬,也不可太拘泥,要将隶书与行楷相结合,才适度、中和。要根据自身条件,打出自我的天地,勇于创新,塑造独一无二的个性。

放眼未来,希望我们的社会将会有更多不同的“板桥体”,我们都是独一无二的,不可复制的。轻松舞出自己的舞台!

点评:以‚独一无二‛为题其实是有风险的,因为‚无二‛的‚无‛是‚没有‛的意思,而原材料是‚不可以有二‛。没有‚二‛与不可以有‚二‛还是有区别的,所以极易在写作的过程中偷换概念,导致偏离题意。但所幸该文作者对材料的内涵把握得很准确,自始至终都紧扣正确的题意。这就很不容易。

分析材料后,作者没有恋战,很快选取了自己的角度--‚不可有二‛,即反模仿,倡导创新。在第一段的结尾提出自己的观点:我们需要的是真正的‚板桥体‛,需要创新。

紧接着以书法、作文为例正反对比论证,突出创新之重要、之意义。第四段进一步以‚小沈阳‛为例强调‚不可有二‛。强调:我们的社会都需要‚板桥体‛,需要注入新的活力。在这三段论证中作者展现出了相当成熟的分析能力,完全不同于许多同学作文中那种‚材料+观点‛油水分离的现象。你看,‚小沈阳却实在是别出心裁,独树新枝,但是小沈阳可有一,却不可有二。有一,可谓之新潮,有二,有三则不然,不仅大大削减了其新意,还大大降低了整个社会的审美情趣,这可就不讨好了‛。如果换成别的同学可能就是列举一下‚小沈阳‛如何出名,如何火爆,而这位同学对其‚不可无一,不可有二‛的艺术价值分析得实在是到位、精彩。这自然是得益于其写作思维的成熟。

倒数第二段更近一层谈到做人的道理,强调‚要根据自身条件,打出自我的天地,勇于创新,塑造独一无二的个性‛。而从结尾‚希望我们的社会将会有更多不同的‘板桥体’‛对‚板桥体‛这个概念的使用(借代一切创新的产品,有个性的事物)来看,小作者在考场上不仅对原材料有了深刻的理解,而且联想、类比的思维也已经被激活了。

当然,‚人常说隶书给人的感觉太张扬,而楷书给人的感觉太拘泥。而聪明的郑板桥将隶书与行楷相结合,形成独一无二的‘板桥体’‛这句话,对郑板桥的‚聪明‛是臆断。所以,‚既不可太张扬,也不可太拘泥,要将隶书与行楷相结合,才适度、中和‛,也与原材料的意思不合。

非常艺术与非常眼光

诗人在字里行间融入自己独特的思考;画家将自己的心绪一览无余地泼洒在纸上;书法家在蕴气与纵神的笔锋中挥洒新鲜的墨痕,于是中华民族的艺术史繁荣空前,每一次的发展与改变都为其写上独特的一笔。

郑板桥的书法用隶书参以行楷形成了非隶非楷,非古非今的板桥体。我想如果他只是一味仿造仿古,那中国书法史上如何留下这一个竹痩我瘦的郑燮啊!而同样如果没有非常的眼光来捕捉欣赏,如何留得下这非常的艺术瑰宝啊!

但遗憾的是,现在的艺术已少能以非常的形态现于世人,而是由于缺乏非常的眼光而溃于芸芸众生之中。

当张晓刚的当代派画作以四千万的高价易主时,鲜花掌声,闪光灯不绝于世;但当经济寒流侵袭世界之时,当代艺术家们纷纷落马,于是评论家们的奚落声,嘲笑声又铺天盖地而来。看到这里,我不禁疑惑,评判欣赏艺术的尺度究竟是什么?对待这样的新兴当代艺术究竟应以什么样的态度?

我们看到,在这样一种非常艺术形式带来丰厚的经济效益时,人们称之为创新,而当其行情一落千丈时,人们称之为幼稚。我想判断艺术价值的标杆不应是行情,特别是这样一种非常态的艺术。这些年轻的艺术家们在临摹名家之作后,大胆地将自己对于宇宙人生的理解与对艺术的感悟融入其中,开创了一种新的艺术形式,其勇气可见一斑。无论这样的艺术是幼稚还是创新,抑或是媚俗或深刻,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那就是——至少他们经历过,痛苦过,快乐过,伤感过,这不是用一句值钱或不值钱所能

涵盖的。

这种非常艺术需要非常眼光,所谓独到眼光是不以守旧的眼光观艺术的行情。但有一些人却是以传统的艺术思维去思考当代艺术,没有看到当代的艺术中所有的发展与创新,或一味逐求商业利益,而使一些优秀的新形式艺术埋没世间。

如今,人们应该做的是不再以功利的方式看待非常艺术,而非常艺术则应以更成熟更严谨的状态面世,创造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派,不再让其它非艺术的因素左右我们的思想。艺术是独一的,同时又是有共性的。

生活需要创新,科学需要探索,中国的艺术同样亟待注入新鲜血液。当代书法家在熟练永字八法后,迫切需要的便是对于艺术、人生、世界、宇宙的思考和感悟,同时也要有一股不媚俗的勇气。

点评:该文从原材料‚板桥体‛的形成及获得的很高评价获得启示——非常艺术需要非常眼光,应该说也是非常符合题意的。

本文的开头是由远及近,先从诗、画等中华民族的艺术形成谈起,逐层逆推出自己的结论:我想如果他只是一味仿造仿古,那中国书法史上如何留下这一个竹痩我瘦的郑燮啊!而同样如果没有非常的眼光来捕捉欣赏,如何留得下这非常的艺术瑰宝啊!

接着,作者将目光投向当代艺术的发展上,用了两个段落,剖析了张晓刚的当代派画作的命运,与上文‚板桥体‛的命运形成对照,正反对比、自然而然地得出自己的观点:非常艺术需要非常眼光。所谓非常的眼光,一是指非功利,一是不保守,作者的思路很清楚,思考也很深刻。

结尾两段由非常艺术的欣赏主体转到创作主体,从创作主体的角度分析非常艺术的产生所需要的心态、勇气,严格说来与文章的中心有些脱离。或者将题目改为‚非常艺术‛,这样我们可以理解为文章重心在谈论‚非常艺术‛产生的条件,也很妥帖。

文章可贵之处是其出众的分析能力,推理能力。特别是通过剖析一位画家的作品命运来立论,这种边破边立、破立结合的写法在中学生中是很少见的。

和谐的统一

去黄山旅游,总会对那怪峰孤松遐想万千,等到我亲眼见识到了,不免心潮澎湃,大呼壮丽——那孤松,曲曲折折,似老者的脊背;那危峰,亦崎岖险峻,有欲倾之势。两个个体本身都算不得美,却在相融中构造出了清雅高绝的图景!

一些个体,它们本身或许有特点,略有不足,但他们未曾勾心斗角过,未曾针锋相对过,在如斯的统一中,倘若你以总体之角度观之,竟是别样和谐。走下黄山,我不禁陷入了思考。

是的,如果你只求个体的方正,那么最终所得可能仅仅只是一潭死水,茫然而无趣。君不见,明清王朝盛行的八股文吗?八股文根本不讲求相融,不讲求文章总体的韵味,它只求圣人之气,只求体制规范,每一字的方方正正,这种是偏安一隅的排他性,最终让文字失去了它原有的重量与美感,更让明清王朝裹足不前。

我想,真正的大美,绝不应该如此!它应当是支点的寻觅,是元素的交融,是单一的颠覆,更是和谐的统一。

个体的波澜不惊,甚至旁逸斜出,却是在统一后成就整体的云蒸霞蔚,别样风采。郑板桥先生曾说:“意在笔先者,定则也;趣在法外者,化机也。”他也正是这样诠释自己的书法。用隶书参以行楷,成就了和谐的统一,成就了“板桥体”的艺术高度。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以前读何立伟先生的《日月盐水豆》一文,不仅为他文章中的文白兼用所叹服。文言,精巧而意赅;白话,又不失抒情之美。也许仅取一者,会令文章或大腹便便,或词肥意瘠,但两者的兼用却令整篇文章彰显了别样的韵致。

非独文学如是。荣格说:“文化最终沉淀在人格上。”我想,我们的内心中或许也要依靠无数不调和因素的融合,才能更为饱满。“我的心里有猛虎在细嗅蔷薇。”这是诗人萨松的诗句。猛虎不免生猛,蔷薇过于柔韧,倘若两者并参,方为丰满而浪漫的人性啊!就像李易安,既有“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的女儿情态;亦有“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气贯长虹。她的人格,非婉约,非雄健,而是两者兼具的浪漫,令人怀想千年。

道与万物参,万物的和谐统一,方造就世间大美。回首,我再看向那抹遒劲的孤松,再看向那面绝

然的峭壁,在夕阳下它们长久地融为一体,错落有致。我释然。

点评:显然,作者是围绕着原材料中‚他的作品,单个字形看似歪歪斜斜,但总体感觉错落有致,别有韵味‛一句话来立意的,符合题意。

欣赏作者在考场上心态的娴静——本文有些杂文笔致,行文到处有些‚随‛,有些‚闲‛,但又收纵自如,层次清楚。

作者的观点是在第4段即文章快过半时提出来的,这与许多作文指导书所提倡的开头提论点的做法就有了很大的不同。作者很自信,对行文很有心得——作文指导书或教师强调开头提论点也是有道理的,是基于许多同学入题太晚,旁枝斜出,以至于不知所云而说的。那么,作者前3段写了些什么呢?我们看到,作者先从黄山旅游观感谈起,提到自己对‚个体与总体‛的关系‚不禁陷入了思考‛,接着在第3段从反面思考这个问题,于是自然而然地在第4段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也就是说,在提出观点之前,实际上已经完成了一层论证。

第5段以‚板桥体‛的形成与何立伟小说的语言风格为例进一步分析论证‚个体与总体‛的和谐统一。难能可贵的是,作者在第6段以‚非独文学如是‛,将自己的议论推及到‚人生‛,所举的两个例子仍很典型,议论很有力。结尾照应开头,收缩全文,显得干净利索,严谨统一。

本文作者显然读书甚多,‚意在笔先者,定则也;趣在法外者,化机也‛一句的正确引用说明作者对课本学习也很重视。不只是古今中外名家名言及生平事迹的娴熟引用,其文笔的简练,文言色彩很浓的遣词造句都可见出作者很强的功底。

和而不同的中国智慧

在博物馆的书法展馆中,我被那些极具气韵的展品震住了,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突然间一幅作品映入眼帘,它单个字看似歪歪斜斜,但总体却别有味道,形神俱佳。我有些看呆了。

“那是郑燮的字。”一个沉沉的声音。我转过头去,是一个笑眯眯的老爷爷。

我禁不住感叹道:“这字太美了。虽然不似柳体、欧体的正统,但不妨碍它独特而一体的美,真不愧为扬州八怪之首郑板桥之作。”

老人笑了起来,“这就是中国和而不同的大智慧啊。单是从一幅小小的书法便可看出。每一个字歪歪斜斜,似乎并不美观,但将其融为一体,却具有极强的包涵一切,蕴藏万物的能量。”

“这是一种具体意义上的大同,即容纳一切不相同的„和‟吧。”我说道,“这种„和‟不是强制所有事物的同一,反倒是各美其美,美人所美。”

老人点点头,指着面前一幅幅作品。“你看,板桥的字,用隶书参以行楷,非隶非楷。中华智慧又何尝不是如此?它从没有具体的范式,没有统一的索求,古人将他们的智慧,放开于我们面前,任由我们一窥其所有,将各种文化、各种元素吸收并存于其中,最终将臻于一种„和‟的境界。看看你眼前每一幅传世佳作吧。每一幅都拥有其特殊的韵味,即使如板桥这般非隶非楷,非古非今,也是脱胎于最本原的精神。”他突然停下来笑笑,“大概从仓颉造字起就赋予了这种能量了吧!”

我思索着,说道:“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一个人应该也是如此吧。只有获得和的力量,才能如此地将个性极强的字,幻化为一体。和而不同,就意味着存在不同。不,必须是不同。只有如此,才能不刚愎自用,局限于自己狭小的空间内,看不到一切,也没有气度看到感受这一切。”

“所以,有人说郑燮的书法是不可无一,也不可有二的。”老人回答道,“他便是那个唯一,便是那个不同。你看看那些大家的字,金农,八大山人,张旭,狂放与收敛并存,刚健与阴柔并存,看似如此个性鲜明,但他们同是中国书法史上一个个脚印,一脉相承。中国文化有其独有的气度包容着这些匠心独具的存在。”

“和而不同,我从没有如此认真地思考过这样一幅字画所藏有的智慧。”我感慨道。

老人拍拍我的肩,“中华智慧从来不是什么虚幻的东西,它早已渗入每一个具象之中了。你好好看看。” 我沉浸于那黑与白的交替之中。当我回过神时,转头再寻,老人已不见踪影了。

点评:文章的构思很新颖,虚拟一个观看书法展览的情境,通过‚我‛与一老者的对话来解读书法作品里‚和而不同的中国智慧‛,所以可称之为对话体的议论文——而不是像很多人认为的记叙文,记叙文是通过叙述某件事情或刻画某个人物来抒发某种情感的一种文体。

在‚我‛与老者的对话中,作者先是提出观点:这就是中国和而不同的大智慧啊。单是从一幅小小的书法便可看出。每一个字歪歪斜斜,似乎并不美观,但将其融为一体,却具有极强的包涵一切,蕴藏万物的能量。接着分别从‚大同‛、‚不同‛、‚和‛三个层次步步深入地阐释了书法作品中蕴涵的‚和而不同的中国智慧‛。

文章一个显著的特点是对概念的阐释。用‚和而不同‛来谈‚板桥体‛实际上是蛮危险的。因为‚和而不同‛的‚不同‛与原材料中所言的‚单个字看似歪歪斜斜‛在概念上是有区别的,非常容易混淆。但作者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在议论时对此做了界定与阐释——‚它从没有具体的范式,没有统一的索求,古人将他们的智慧,放开于我们面前,任由我们一窥其所有,将各种文化、各种元素吸收并存于其中,最终将臻于一种和的境界‛。这样就避免了一般同学在使用‚和而不同‛时的似是而非。

虽然不是记叙文,但作者在营造情境的能力上还是很强的,寥寥数笔,老人的神态、风骨跃然纸上。结尾‚当我回过神时,转头再寻,老人已不见踪影了‛一语大有唐传奇等古代笔记小说的意味,可见也是爱读书、会写作的同学。

有些遗憾的是,通篇读下来,似乎只是在解读‚板桥体‛及其它书法作品,而没能跳出来。对话体也有弊端,为了营造情境不得不出现一些与论题关系不大的语句,从而影响了有限时间、有限字数下的内容充实。

好似竹石缝中出

郑燮的“板桥体”,好似竹石缝中出,像一根坚忍不拔的竹子,屹立在书法之林。然而,使这根“竹子”被人们称为“不可无一,不可有二”的,我想应该是郑板桥坚韧不屈的独立人格吧!而正是因为社会的错综复杂,独立人格的保留才显得至为珍贵。

窥其作品,无论是书法还是诗歌,都有一身“傲骨”,“咬定青山不放松”是也,“千磨万砺还坚劲”亦是也。他好像向世人诉说着唯有坚定的基石,才能“任尔东西南北风”,不随外物所动,成为一个大写的“人”。

然而,保持独立的人格,在社会中自成一体,是何等艰难。很多人在风华正茂时壮志凌云,又有多少人能够恪守这份志向,不随波逐流,最终不被历史的浪涛湮灭?又有多少人能像郑板桥那样留下一纸书香,流芳百世,感染着我们这些在尘世间匆匆赶路的人呢?

中国有“梅兰竹菊”,辅助着求学、想成就一番事业的人们;西方哲学亦有诠释独立人格的精髓,阐释一个人区别于禽兽的不同。于是乎,陶渊明守着他的“菊”,淡泊明志,闲适优雅;梵高捧着他的朵朵看似枯萎却又从不低头的“向日葵”,吐露追求理想的芬芳。

人是一根思想的芦苇,虽然脆弱,但是只要他心中怀着信念,就好似脚底踩在石缝中,永远不会被命运所击败。

信念,既可以是头顶的灿烂星空,也可以是心中的道德准则。只要信念之火燃烧不灭,人格的独立就能像竹子那样,即使狂风暴雨,却更加滋润心中的“基石”,拔节而升,攀登新的高度,而不是像圆润的石头,被风沙越磨越圆,随着年历的增长,俨然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我们远远观赏“板桥体”,那总体的感觉错落有致;细细近观每一个字,歪歪斜斜,刚劲有力,于是我们知道,其实社会就像这幅字,应该能够包容独立人格。而每个人的独立人格正是构成社会画卷的重要元素,甚至一个完善又不失特色的独立人格,更可以是社会之林中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它好似竹石缝中来,宿露风雨,挺起一个民族的脊梁骨。

何不怀着心中的信念,坚定不移地向着高处的阳光挺进?何不做一根缝中挺出的竹子,展示一个生命顽强的力量和它独特的风景?

我想,我们可以!

点评:这篇文章是围绕原材料里的‚看似单个字形歪歪斜斜,但总体感觉错落有致,别有韵味‛来写的。在倒数第3段我们看出了作者对材料的理解:我们远远观赏‚板桥体‛,那总体的感觉错落有致;细细近观每一个字,歪歪斜斜,刚劲有力,于是我们知道,其实社会就像这幅字,应该能够包容独立人格。而每个人的独立人格正是构成社会画卷的重要元素,甚至一个完善又不失特色的独立人格,更可以是社会之林中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它好似竹石缝中来,宿露风雨,挺起一个民族的脊梁骨。应该说这个理解是准确的,分析得也很清楚。

文章从‚好似竹石缝中出‛的‚板桥体‛写起,联想到‚正是因为社会的错综复杂,独立人格的保留才显得至为珍贵‛。在继续对郑板桥的诗书中透露出的独立人格进行鉴赏后,提出了问题:又有多少人能够恪守这份志向,不随波逐流,最终不被历史的浪涛湮灭?观点明确。又因为以反问的方式提出,显得很有力量。

在分析问题时,作者先是列举了中外先贤是怎样保持独立人格的,再进一步分析怎样才能具有独立人格,以及独立人格与社会整体的关系。最后发出呼吁:何不怀着心中的信念,坚定不移地向着高处的阳光挺进?何不做一根缝中挺出的竹子,展示一个生命顽强的力量和它独特的风景?以反问做结,与开头所提的问题相照应,文气贯通,结构完整。

文章最后,作者以一短句收尾:我想,我们可以!坚定有力!

通篇文章虽然有较为严密的推理,属于剖析事理的议论文,但是显然出于对独立人格的珍惜与敬仰,字里行间充满了充沛的情感,在有说服力的同时很有感染力,这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传承与创新

“板桥体”,看似单个字形歪歪斜斜,但总体感觉错落有致,别有韵味。如果有人因此而羡慕郑板桥的成就,想借模仿他的风格来出名,那么他必然会进入一条死胡同。因为有人说,这种作品“不可无一,不可有二”。说“不可无一”,是肯定了板桥体独特的艺术价值和不朽的艺术地位;说“不可有二”,则揭示了艺术创作真理,正如贾平凹在信中对小妹说的:“对于大师,你只能学习,不能效仿。”

“板桥体”与“扬州八怪”等艺术风格的诞生,有其独特的历史背景和意义。在那个压制人才发展、摧残人的天性的清朝,“扬州八怪”用一种不合乎世俗审美标准的艺术风格,表达了自己的人格理想,高尚情操,是对自由的追求,也是对权贵的蔑视和抗争。可以说,“板桥体”的“非隶非楷,非古非今”是挣脱束缚,思想和心灵获得自由的象征,这也是郑板桥作品的韵味所在。后人如果模仿“板桥体”,只能有其形而无其神。这样的作品,当然“不可有二”。

然而,许多人不信奉这个原则,当文学与时尚产生了关联,似乎文学创作也能产业化发展。作家只能按一个模子批量生产了。书店里,占据畅销书架上的一会是校园青春小说,一会是悬疑小说,一会又是通俗哲理,花样总在翻新,而大多千篇一律。那些书虽畅销一时,不久都被遗忘在角落,蒙上尘垢,挂上蛛网。马克思说过:“所有的价值最终只剩下时间。”时间会滤去所有跟风的作品,最终只留下一部或几部体现时代精神,关注人类和人生的作品。

这么说,我们是否就不要学习他人的作品了呢?当然不是,那些浮浅的跟风之作,正是因为对文化艺术传承研究不够,才会画虎不成反类犬,落入俗套。因此,传承是文化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创新则为之注入了源源不断的活力。

不仅艺术创作如此,生活和生产实践活动中的许多方面,都要传承与创新并重。改革开放后,我国与外界的科技、文化等交流频繁,汲取了不少成功的经验,尝到了甜头。但是现在,我国的创新实力比较薄弱。前几日的《文汇报》上说,上海的服务业管理照搬制造业管理模式,阻碍了服务业起舞。因此,制造业管理模式也是“不可无一,不可有二”的吧,有变通与创新,才有突破。

不管从事什么行业,我们都要广泛学习他人的成功经验,并充分结合自身特点,选择正确的发展方向,勇于将传承与创新并重,是科技与文艺等发展的根源。

点评:从学生‚作文‛写作的角度来说,这篇文章是蛮规范的。请让我分析一下它的思路和结构,大家就会看出来。

作为材料作文,文章的起点最好是所供的材料,作者做到了。开头从‚板桥体‛的特点写起,到其价值:‚不可无一,不可有二‛。然后,对这句话做分析,在此基础上,通过贾平凹的话提出观点:对于大师,你只能学习,不能效仿。即反对模仿,倡导创新。——这些都是材料作文的规范写法。但是看似简单,又很难得。难得的是,作者一不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原材料照搬照抄,二不是突兀地提出观点,而是在分析的基础上,通过引用提出,可以看出作者有很强的理解力。确实是高人一筹。

紧接着是分析问题。首先还是从‚板桥体‛写起,指出:‚板桥体‛与‚扬州八怪‛等艺术风格的诞生,有其独特的历史背景和意义。告诉我们为什么反对模仿,因为无法模仿。第3段落笔现实,指出那些‚千篇一律‛的跟风作品:虽畅销一时,不久都被遗忘在角落,蒙上尘垢,挂上蛛网。继续回答为什

么反对模仿。这两段,一段分析郑板桥的成功之处,一段分析当前文学创作中的失败、失误之处,不是简单的正反对比,而是形成很好的古今观照,有以古鉴今的效果,所以还是颇为用心的。

可贵的是,文章并非到此为止,而是在此基础上更进一层。那么,怎样更进一层呢?有什么办法吗?这是很多同学困惑的地方。作者给出了答案。文章从论证的严密性上着手,辨析了‚模仿‛与‚学习‛即继承的不同,指出:是否就不要学习他人的作品了呢?当然不是,那些浮浅的跟风之作,正是因为对文化艺术传承研究不够,才会画虎不成反类犬,落入俗套。从议论的结构上看,这一段也可以说是解决问题的部分,回答的是‚怎么办‛的问题,即怎么创新的问题。

接下来,作者由此及彼地指出‚生活和生产实践活动中的许多方面,都要传承与创新并重‛,落脚点当然还在创新。拓展了视野,并照顾到议论的针对性。最后一段小结全文,照应标题。很周到,很规范。值得我们好好揣摩。

题目虽然是‚传承与创新‛,但重点在谈‚创新‛。

奇正相补方成大家

雨里鸡鸣一两家,竹溪山路板桥斜。——题记

“竹溪山路板桥斜”,无意之中却点出了郑板桥的书法特点——歪斜中见韵味,看似错落无序,却蕴含着“闲着中庭栀子花”的美感,单字歪斜,非隶非楷,恰似堂堂之阵中的各路奇兵,正无奇不冠,奇无正不军。俄而方见“不可无一,不可有二”之风。

板桥之书法却是让我想起了石榴树之枝干,虬结却又不失整体柔韧之感,有梅之高崛而无梅之枯脊;优美而不失个体的质朴,有柳之清新而无柳之娇媚,奇正相补,方成大家本色。

又由字想到他的为文为人,郑燮作为扬州八怪之一,却不受世俗之风所羁,年少之时,他因面目丑陋黝黑而倍受歧视,然其却作寒门苦读,成名后不受世家之邀而甘于清贫,以卖书鬻画为生,为众文人不齿却安贫乐道,终成一代书画大家。字形歪斜之间却透出了他含笑吟出的人生信条:难得糊涂。绝类一枝石榴花在三伏烈日下怒放,灿若云霞,于颠倒间见大道。

佛家有云:胸怀慈悲心,常作狮子吼。也是奇正相合。我却只想到了那个披麻戴孝,戟指怒骂于朝堂的方孝儒,六岁即被誉为“小韩子”的他儒雅温厚,先后为建文、福王等王公之师,却有别于其他风流人物,缘何?正由于其“奇”于那永乐脚下的蝇营狗苟之辈,痛斥其为“国贼”。文曰:天将乱离兮孰知其由,奸臣得计兮窃国用猷,忠臣发贲兮血泪交流,从此殉君兮抑又何求,呜呼哀哉兮庶不我尤。我仿佛看到他被腰斩后写下的“篡”字,及其想攫取什么而张开的手,那一如冬日的石榴枝干般的手,区别于文官应有的华丽清隽,我看到了一个有正有奇的忠臣,一根傲立于世的峥嵘。

“居高声自远,非是籍秋风”,随着“板桥体”的铁划银钩,我看到了陶潜“并非浑身是静穆”,看到了“将军百战死”后捻花微笑,看到了无数“奇”字组成的大道画卷。

道可道,非常道,用语言描述出的“道”总会失其本真,正如郑板桥的书法,石榴的虬枝,总得在那奇正之间才能求索出各自各人不同的韵味。

终有一日,将于那铁枝铜干书轴墨香间击节:微斯人,吾谁与归。

点评: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个‚题记‛:雨里鸡鸣一两家,竹溪山路板桥斜。结合正文看,作者仅借用其中的‚板桥斜‛,并无其它更多的意义。不过,该诗意境优美,读来也不怎么让人反感,所以,放在这里也算无伤大雅。但是,也可能会有人认为作者在卖弄。宽容一些说,小作者读书还是很多的。

说到读书多,还有一例证。作者引用了方孝孺的绝命诗,方的原文是‚天将乱离兮孰知其由,奸臣得计兮谋国用猷,忠臣发贲兮血泪交流,以此殉君兮抑又何求,呜乎哀哉兮庶不我尤‛,此处是‚天将乱离兮孰知其由,奸臣得计兮窃国用猷,忠臣发贲兮血泪交流,从此殉君兮抑又何求,呜呼哀哉兮庶不我尤‛,应该说基本准确,从引用的目的来看,该诗突出了方的‚正‛,也很恰当。——考查一个学生读书多少,看其作文的引用水平是一个很好的办法。我们想,如果没有对方孝孺的深度关注和大量阅读,作者是很难做到准确、恰当引用的。从后文对‚想攫取什么而张开的手,那一如冬日的石榴枝干般的手‛的描写,也可以看出作者对方孝孺其人其事其文的沉浸之深。所以,还是很难得的。

从写作思路上看,该文比较简单,当然也很清晰。文章从板桥书法‚奇正相补‛的特点写起,又通

过石榴的比喻进一步剖析,从而提出观点‚奇正相补,方成大家本色‛。接着分析了郑燮、方孝孺两人作为大家是如何‚奇正相补‛的,这是详例。又用一段略举了陶潜、花木兰的‚奇正相补‛,议论比较充分。节奏把握得也很好。

文章引用较多,一一细查,还都算恰当,暗引也是如此。文笔也较洒脱,散文笔致为文章增色不少,可为议论文写作也需要描摹刻画功底之明证

“一”与“二”,一横成天壑

郑板桥的书法古来就受人追捧,因为它非隶非楷,非古非今,有一种独特的美感。有人称这种作品是 “不可无一,不可有二”。 “一”与“二”,一横之差造成了天壤之差别。

“一”是创新之举,“二”则含有跟风之作的嫌疑。郑板桥作为开创的第一人,其革新精神可见一斑,可之后的模仿者却大多无名。不难发现,创新作为“一”,不仅能使大众眼前一亮,更是作为开路先锋而名留青史;跟风者则如沙砾,风一吹便不见踪影。从易中天的“国学热”开始,多少追随者蜂拥而来,最后却摔了个鼻青脸肿?可见,这小小的一横让这两者间发生了质的变化。

“一”心态平和,“二”则心浮气躁。郑板桥练书法时未想板桥体能为他带来荣耀,这是“一”的精神。 “二”则是拼了命地也要跟在“一”后面,搭个顺风车,狠捞一把,这种心态本就是不可取的。从“超级女声”的盛况空前到选秀节目遍地开花,低俗之风蔓延荧屏,最终清冷收场;从“魔术热”一夜风行全中国到如今魔术节目轮番登场导致收视率节节下滑,不禁让人感叹:这究竟是谁之过?但也正是因此,才使“不可无一,不可有二”得以留存。

“一”是“阳春白雪”的孤独,“二”是下里巴人的热闹。郑板桥书法之时面对多少白眼?但最终惊艳世人,使当时的人们竞相效仿?热闹对于“一”来说来得太晚,总是在经历痛苦后才能获得。对此,整个社会是否该有所反思?在极力吹捧扶不起墙的 “二”的时候,为什么不去鼓励“一”遍地开花呢?在国人感叹诺贝尔奖始终与我无缘时,为何不思考那些“一”的科研环境究竟如何?因为毕竟,能不朽的还是那个“一”啊!

曾经有一位诗人这样写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此时此刻却与“一”是如此契合。板桥所书的不仅是板桥体,更是写下了“一”的辛酸、苦闷与无与伦比的伟大。 “二”在此时此刻已成为了渺小的尘埃。

同时,我也并不反对在继承“一”的基础上加以创新,开创出另外的“一”,我所反对的只是一味效仿罢了。

“一”与“二”,谁料到过这短短的一横成了一道天壑?

点评:本文构思独特,通过剖析原材料中的‚一‛与‚二‛来表达对创新与模仿的思考,给人以深刻的启示。

在简练开头并迅速提出论点后,作者分三层为我们剖析了‚一‛与‚二‛的不同:‚一‛是创新之举,‚二‛则含有跟风之作的嫌疑;‚一‛心态平和,‚二‛则心浮气躁;‚一‛是‚阳春白雪‛的孤独,‚二‛是下里巴人的热闹。看似并列结构,实则层层递进:先说实质(什么是创新),后说原因(为什么要创新),再说对之应采取的正确态度。所以,虽采用了流行的首句排比的结构方式,但因其内容的递进,文章还是具有了一定的纵深感的。

在层层深入的论证之后,作者于倒数第2段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我也并不反对在继承‚一‛的基础上加以创新,开创出另外的‚一‛,我所反对的只是一味效仿罢了。结尾一段照应开头并点题,收得很利落。

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并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在文中作者结合‚一‛与‚二‛信手拈来易中天等话题人物,分析了‚国学热‛、‚选秀热‛、低俗之风、‚魔术热‛、诺贝尔奖始终与中国无缘等众多热门话题,叙议结合,析理有度,丝毫看不出中学生作文惯常见到的材料堆砌。由此可见,我们平常所说的积累,特别是素材积累,并不是仅仅背诵一些教师提供的热门材料,而是应有自己的思考、分析,让它们成为你思想的一部分。这样的积累多了,在考场上才可以如这位考生这样‚长袖善舞‛——用的恰当、适度。

不流俗,才真精彩

有青如包拯者——如果他对待权贵也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他也许只是“某个大官”,而非“包青天”。

有狂如熊十力者——如果他只是每日静坐诵十遍《金刚经》,他也许只能是某“佛学高人”,而非“十力菩萨”。

有淡如钱钟书者——如果他放下“架子”出席各种应酬和会谈,他也许只能是“某个名作家”,而非“大文豪”。

有奇如郑板桥者——从他非隶非楷的字,到他不求高位,也不择隐逸的作派,我看到了一种属于不流俗者的别样精彩。

不流俗,就是不人云亦云,不做被人潮推着走的人。跟着所谓的大流前进,表面上只在追逐时尚,实际上就是一种失去自我,而随大流、从大众的做法。混在人流中前进的人,究竟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吗?不一定!盲目的跟随,让太多人失去发光发热的机会,让太多人成了历史中无名的“某某某”。

不流俗的人,必定有自己坚定的信念,有属于自己明确的目标。所以当人潮来袭,他自岿然不动,依旧鹤立鸡群。即便是站在逆流的方向,也能有力量不懈前进。这样的人,终有一天会站上成功的高地,这样的人生,才算是真正精彩的人生,不同凡响。亦如郑板桥,他的坚定注定了他的不同世俗,他的不流俗,注定了他是那个独一无二的郑板桥。

然而,要做到不流俗,似乎是件不太容易的事。今天,还有多少人不梦想着富贵荣华?还有多少人能在物欲横流中抱紧自己的灵魂,不让它被污染?在追逐名利的人流中,有人告诉我,这就是社会本质;有人好心劝我,快认清现实,免得吃亏;有人鄙夷我幼稚天真……我看着他们赤足狂奔,低头猛冲的样子,心里一阵抽搐——不!这不是我要的!即便是在所谓的经济社会的今天,即便是在许多人一心求钱的今天,即便是在口号称“金钱万能利益万岁”的今天——我相信,这不是人生的全部。我绝不要做人流中不知何处是终点就跟着狂奔的那一个“某某某”。不流于世俗,坚信天边有朵叫真善美的云霞,不懈地去追逐它,会有一天,我的衣裳上将涂上彩云的颜色,我的人生中会画下与众不同的精彩华章。

不流俗,才能辨明内心的方向;不流俗,才能坚持最初的梦想;不流俗,才能了解人生的真谛;不流俗,才能使你是你,而不是易被人遗忘、会遭人取代的“某某某”。

点评:文章突出的特点是排比的句式,排比的思维:以排比举例,以排比分析,以排比概述现实。很有气势。又因为排比的推进中,内容得到了拓展,所以还没有滑到‚华而不实‛的泥淖。

作者先是以排比的形式,一句一段,列举了三位有个性‚不流俗‛的历史人物,好比是起兴,铺垫,引出了郑板桥‚不流俗者的别样精彩‛,观点也就寓于其中了。紧接着用了两段分别回答了‚什么是不流俗‛、‚怎样才能不流俗‛。精彩的是第7段,也是作者详写的段落。作者先以反问、排比列举了现实生活中种种‚流俗‛,然后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我绝不要做人流中不知何处是终点就跟着狂奔的那一个‚某某某‛。并坚信:会有一天,我的衣裳上将涂上彩云的颜色,我的人生中会画下与众不同的精彩华章。感情充沛,气势不凡。最后一段,又用4个排比的句子从4个侧面总结了‚不流俗‛的意义,小结了全文,也照应了前文。

应该说作者的才气还是有的,文章也有层次的推进,所以还不失为一篇议论的佳作。但,排比也是双刃剑,它对于列举事实、列举道理是有用的,但不利于思辨。一旦成为一种思维模式,就可能影响分析思维的发育了。在这篇文章里我们就很少读到令人叫好的析理片段,其表态式的句子太多,武断的词语也比比皆是。如‚必定‛、‚注定‛、‚绝不要‛、‚坚信‛等等,都不是理性的分析文章所应该多次出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