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飞来一只鸟
初一 散文 1383字 142人浏览 aaa阿阿怪

我坐在临窗的位置,窗外是几棵桂皮树和油桐,远处还有一个小树林,那属于学校的后山,所以窗边偶尔飞来一两只鸟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飞来的通常都是麻雀一类的小生灵,暗灰色的羽毛,白色的腹部,和国画里的那些麻雀相仿,在观赏它们的同时,我心中也在暗暗为国画而感叹,竟然可以如此神似!通常它们都不会停留太久,稍有动静,便慌慌张张地立刻展开小小的双翼,飞离所停的树枝,只留下一阵风,将树叶吹动。更多的鸟喜欢停留在远处的那片小树林里,说着只有它们懂得的语言,或许,讲述的就是关于我们的生活。也有鸽子,但是是不远处的一户人家养的家鸽,它们大多数时候都只会立在瓦檐上悠闲地散步,唯一一次见过鸽子排阵飞行是在两年前的元旦,那个午后,天空澄澈无比,苦莲子落尽了叶子,鸽子们便从苦莲子树那边飞来,在空中盘旋几圈后,又回到它们的老位置,实在是种懒惰的生灵。~芳泽也多鸟,山还没有被开垦成横排的时候,后院山上有许多木荷树和马尾松,每日清晨,太阳光便会从树隙间投射下来,这时候,就是属于鸟们了。它们欢唱、交谈,吵醒了熟睡的人们,但它们似乎不太注意这些,很是肆意。自然芳泽的人们也不会太在意这些,在没有时钟的时候,鸟鸣倒是可以成为一种不错的闹钟。~伦和那边有一棵巨大的古樟,我和陈素把它称作鸟的天堂,自然是受巴金先生的《鸟的天堂》的影响。那时候是冬天,但芳泽的冬天除了田野中少了几分生意之外,并不会显得太萧索,落叶树在芳泽并不多,沿河的香樟树倒是枝繁叶茂,从来都是绿色的。到此时,雁群大多已迁徙完毕,香樟树上落满了各类鸟,还是麻雀居多。我和陈素却认定里面一定有画眉,因为那群鸟的鸣叫是如此清越,在岑寂的冬日,创造出一种热闹的气氛。但终究那不是真的鸟的天堂,多年以后的今天,鸟群不再落在上面,于是,安静了。~芳泽人善于捕鸟,用的是最简单的器具--一根绳子、一枝树枝,在草丛中隐着,几日便可以发现有捕获物在上面。我认为他们关键是熟悉了鸟的习性,知道它们在哪里筑巢,在哪里觅食。那些多是野鸡一类较大的鸟,当然也有白鹭,但芳泽人对于白鹭有一种特别的情感,他们喜欢白鹭成群停在水边觅食的样子,尤其是在河面上掠过的时候,孩子们会一声惊呼。所以即使捕到了白鹭,也会将其放飞。~贡平以前在那个西北角上有一片松树林,飞禽颇多,也有人在那里下了网和夹子。多年前的那个初夏,黄昏,下着小雨,我和周子秣在那里发现了网中一个小俘虏,那是一只小小的八哥。我们小心地把它从网上取下,但因为它的挣扎与防御,它的脚上缠绕了许多线,翅膀也被勒伤。我问周子秣它是否可以独自飞行,他说,肯定不可以。然后我们就慢慢为它解线,终因为线缠得太紧,没能解开。中间我们也有过一个很自私的想法--把它带回家,炖成汤或者养在笼子里,我们相互指责,最后还是把它留在一棵木梓树下面避雨。次日,我们再去看时,却不见了它的踪影。我们猜测,是飞了,或是被野兽叼了去?最终没有结果。~快毕业了,许多同学都发了同学录给我填,每一次在“我最喜欢的动物”上面,我写的都是鸟。鸟,广义的一个词,没有具体所指。我不是因为它的自由自在、可以飞翔,或是拥有美丽的羽毛和清越的鸣啼而喜欢它的,而仅仅是我喜欢它带给我的回忆,那是我一身都可以收藏的东西,所以我填鸟这么一个广义的名词在我窗口欢歌,突然,它一惊,扇动小小的暗灰色翅膀,飞走了„„(2012年5月19日午后于横溪) 。

天边飞来一只鸟23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