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与海
初一 记叙文 3248字 378人浏览 xfhju

老人与海 (美国作家海明威著名小说) 编辑

《老人与海》是海明威于1951年在古巴写的一篇中篇小说,于1952年出版。是海明威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它围绕一位老年古巴渔夫,与一条巨大的马林鱼在离岸很远的湾流中搏斗而展开故事的讲述。它奠定了海明威在世界文学中的突出地位,这篇小说相继获得了1953年美国普利策奖和1954年诺贝尔文学奖。

内容梗概

《老人与海》故事的背景是在二十世纪中叶的古巴。主人公是一位名叫圣地亚哥的老渔夫,配角是一个叫马诺林的小孩。风烛残年的老渔夫一连八十四天都没有钓到一条鱼,但他仍不肯认输,而是充满着奋斗的精神,终于在第八十五天钓到一条身长十八尺,体重一千五百磅的大马林鱼。大鱼拖着船往海里走,老人依然死拉着不放,即使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武器,没有助手,左手抽筋,他也丝毫不灰心。经过两天两夜之后,他终于杀死大鱼,把它拴在船边。但许多鲨鱼立刻前来抢夺他的战利品。他一一地杀死它们,到最后只剩下一支折断的舵柄作为武器。结果,大鱼仍难逃被吃光的命运,最终,老人筋疲力尽地拖回一副鱼骨头。他回到家躺在床上,只好从梦中去寻回那往日美好的岁月,以忘却残酷的现实。 人物介绍编辑

圣地亚哥

在小说的开头,海明威对老渔夫的生活环境做了生动的描述,一个消瘦憔悴,颈脖皱纹很深,脸腮上长满褐斑的老人就跃入了读者的视线。他身上的一切都很古老,老得像沙漠地里的古老蚀地,他孤独,几乎没有任何朋友除了一个小男孩。但是他的眼睛像海水一样蓝,充满着欢乐。即便是在他连续84天没有任何收获的情况下,在别人的嘲笑之下,他依然坚信会捕到大鱼的。随着小说情节的发展,老人的品质也一步步得以体现。

圣地亚哥的人物形象特征和海明威有几分相似。年轻时期的海明威好胜,有很强的进取心。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海明威已到中年,他的精力和创造力也随之减退。在海明威的内心世界,他很烦躁,但绝不失去希望和自信。当然了,也不会轻易放弃的。老人圣地亚哥这个人物身上所折射出的品质恰是海明威最为欣赏的。海明威不仅描写了老人的坚强意志,而且用了大量的篇幅来描写老人的内心世界,那就是对真诚的友谊和世界美好事物的向往,而这部分正是小说中最为精彩的部分。老人唯一的朋友就是小男孩,他们两人相亲相爱,相互依存,相互照顾。当老人在捕鱼时,他曾几次叫小男孩的名字,足以证明小男孩可以给老人信心和力量。此外,老人心中的家就是大海,在那里他可以找到友谊和深爱的东西。老人爱大海,他把大海看作是一位仁慈的,美丽的女性;他把鸟、鱼和海风看作是他的朋友。有时候,他跟他的朋友聊天,他也会喃喃自语。从他们的对话,可以看出老人丰富而又复杂的内心世界。就算是对大马林鱼,老人的情感也是一直在变化的。刚开始,老人是兴奋的,因为他终于可以结束他的噩运了,而且这样一条大鱼可以为他赚很多钱;但是渐渐地老人开始欣赏马林鱼的智慧和毅力了,甚至把它当作是一个伟大的敌人;到最后老人被感动了,他为马林鱼的死而感到难过。[1]

桑提亚哥带着战利品返回途中,不幸又碰到鲨鱼群的围攻,老人在与鲨鱼群的搏斗中同样表现出硬汉子的“硬”。面对成群结队的鲨鱼群的围攻,老人用“坚定的力量和狠毒无比的心肠,在几乎没有希望的情况下与鲨鱼搏斗”,下定决心“我要跟它们斗到死”。所以老人不惜拿出血本,动用手头所有的武器去敲打去揍死迎面而来的鲨鱼。桑提亚哥同鲨鱼的搏斗比追捕大马林鱼还要惊险,当凶狠贪婪的鲨鱼接二连三地来围攻大鱼时,本已精疲力竭的老人,为了保存自己的劳动果实,重新振作起来,奋不顾身地迎战鲨鱼。开始他用鱼叉对付,鱼叉被受了伤的鲨鱼带走了,他就用绑在桨上的刀一个一个地结果它们,这时他满手血污,疲惫不堪,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而且鱼叉被带走了,刀子折断了,还有许多鲨鱼来围攻,老人仍然坚强不屈地支撑着。他在心里说:“只要我有桨,有短棍,有舵把,我一定要想办法去揍

死它们”。夜里大群鲨鱼又来纠缠,老人在没有锐利武器的情况下仍然奋力拼搏,他的大鱼虽然被吃光了,但鲨鱼被他打得不是死亡便是负伤逃窜。在这里,海明威运用反衬法来刻画桑提亚哥的性格。正如黑格尔所说的:人格的伟大和刚强的程度,只有借矛盾对立面的伟大和刚强的程度才能衡量出来”。小说多次写鱼的凶猛有力,用以衬托老人的坚毅顽强。作品竭力渲染鲭鲨的凶残和星鲨的贪婪,年迈体衰的老人正是在同这些强暴者的搏斗中,焕发出“硬汉子”精神的夺目光辉。虽然最后他失败了,但仍不愧是个英雄。桑提亚哥的那句话“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你尽可以把他消灭掉,可就是打不败他”是对“硬汉子”精神的高度概括。

即便如此,他也有人性的弱点,那就是无主见和冷漠。这点在老人与鲨鱼和大马林鱼的对话中得到充分的体现。老人几次提及小男孩,就证明他也需要有人给他信心和支持。所以老人不是是神圣的,他也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

马诺林

马诺林这个角色虽然在小说中着笔甚少,但他却出现在情节发展的关键之处。从结构上看,马诺林从小说一开始就出现了;当桑地亚哥只身在海上时,他又出现在老人的思想意识里; 老人捕鱼归来,马诺林又去安慰他、陪伴他。从社会关系上看,小孩马诺林是桑地亚哥的徒弟。他们彼此非常了解、亲密无间。老人丧妻无子,生活全凭马诺林照顾。从与老人出海捕鱼这一事件上看,马诺林也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由于他离开了老人的小船,才使老人独自一人出海;老人出海,又是马诺林去送行,老人归来后,又是马诺林去照顾他,给他送饭,同他讨论以后的打算。由于他决定回到老人的船上,使得这一捕鱼事件同以后的事件之间有了明显的分界。可以说,没有小孩马诺林,老人桑地亚哥的故事无法开始;没有小孩马诺林,老人的故事也无法结束。既然马诺林是一个不可缺少的辅助角色,那么对它的研究就必须同主人公桑地亚哥联系起来。尽管评论者以不同方法、从不同角度对桑地亚歌进行了研究,得出的结论也有细微的差别,但对这一人物的勇气、忍耐、执着及其悲剧性却是众口一词的。

小孩马诺林这个角色在《老人与海》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首先,它帮助主要角色桑地亚哥获得了真正的谦卑的品质,完成了由个人英雄主义向团结互助精神的回归。这些“浑圆化”步骤的实现,不仅使桑地亚哥这一形象丰满起来,而且使他更适于作一个悲剧的主人公。其次,通过象征的手段,马诺林还帮助传达出了《老人与海》的两个次主题,即关于青年和老年的寓言,关于个人主义和团结互助的窝言。再次,在小说悲剧氛围的营造中,马诺林这一角色起着积极的作用。它帮助制造了悲剧所需要的孤独感,激起读者对桑地亚哥的同情怜悯;它又以主观客观两种形式与桑地亚哥构成对比,加深了我们对老人的同情和怜悯。最后,在确定《老人与海》的基调时,马诺林也起了关键作用。在老人安全归来这一客观事实基础上,它作为人间友爱和年轻一代的象征,将小说的方向对准未来,对准积极的乐观主义。[3] 写作背景

《老人与海》这本小说是根据真人真事写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海明威移居古巴,认识了老渔民格雷戈里奥·富恩特斯。1930年,海明威乘的船在暴风雨中沉没,富恩特斯搭救了海明威。从此,海明威与富恩特斯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并经常一起出海捕鱼。

1936年,富恩特斯出海很远捕到了一条大鱼,但由于这条鱼太大,在海上拖了很长时间,结果在归程中被鲨鱼袭击,回来时只剩下了一副骨架。

1936年4月,海明威在《乡绅》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碧水之上:海湾来信”的散文,其中一段记叙了一位老人独自驾着小船出海捕鱼,捉到一条巨大的大马林鱼,但鱼的大部分被鲨鱼吃掉的故事。当时这件事就给了海明威很深的触动,并觉察到它是很好的小说素材,但却一直也没有机会动笔写它!

1950年圣诞节后不久,海明威产生了极强的创作欲,在古巴哈瓦那郊区的别墅“观景社”,

他开始动笔写《老人与海》(起初名为《现有的海》)。到1951年2月23日就完成了初稿,前后仅用了八周。4月份海明威把手稿送给去古巴访问他的友人们传阅,博得了一致的赞美。海明威本人也认为这是他“这一辈子所能写得最好的一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