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2016江苏高考作文题
初一 记叙文 1921字 263人浏览 kenbangsuhua

卿本佳人,奈何作贼样?

——话说2016年江苏高考作文题

梁溪客

要说2016年江苏高考作文题,真的很难。

从命题意图上看,这是一道难得一见的具有强烈的现实针对性,颇能见出命题者情怀、担当的高考作文题;从命题技术上看,这道题存在着明显的瑕疵,而更为重要的,由于命题人将命题意图藏掖得太深,绕来绕去、欲言又止的表达给人命题不完整的感觉,遭人吐槽在所难免。真真是可惜了。

我们先来回放一下这道作文题。

根据以下材料,选取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字体不限,诗歌除外。 俗话说,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有人却说,有话则短,无话则长——别人已说的我不必再说,别人无话可说处我也许有话要说。有时这是个性的彰显,有时则是创新意识的闪现。 题料中前面两句中的“话长话短”显然不在同一个逻辑层面上:第一句中的“话”是自己要说的话,第二句中的“话”是别人说的话,把这两句话组织在一起是有问题的(题料中破折号后的解释可视为对此的补救)。第三句中“这”是个非常关键的代词,在逻辑上这里用代词“这”是没有问题的,但站在考生的角度应该表述得具体一点,即不用“这”,而用“这种不与众同的表达(话语)方式”做“是”的主语,这样就不至于考生简单地以“个性的彰显”,或是以“创新意识的闪现”为话题来作文了。

为了把这个问题表述得更清楚的一点,我们来比较一下2014、2015年的江苏高考作文题的相关表述。比如2014年的“青春是不朽的”,2015年“智慧是一种经验,一种能力,一种境界”,这两句都是陈述句。就作文题而言,陈述的对象(“青春”、“智慧”)其实就是话题,陈述的内容(谓语部分)则是“关键词”。2016年“有时这是个性的彰显,有时则是创新意识的闪现”,陈述的内容是明确的,但陈述的对象是一个代词“这”,而之前的话又长又绕,“这”指代什么就变得不甚清晰,加之高考考场的特殊环境,估计很多考生在审题时会忽略掉这个极为重要的“这”字,最有可能的结果是:把“关键词”当做作文话题来作文。 虽然命题上有瑕疵,但不得不说这道题是不简单的——命题者应该是有所寄托的,只是不愿或不能明说,才把话说成那样(由此可见“有话则短,无话则长”之难)。在此,笔者尝试着把命题者在试卷上不便明说的话挑明了说。

按通常的写作章法,题料中的一二句是命题者拿“说话”来做由头,意在引出所谓的“主旨句”。但细读之后便可发觉,题目中这段文字的作用并不仅于此。命题者借此所要表达的是:不学舌说套话,言他人之未言,便是“个性的彰显”,或是“创新意识的闪现”,由此可见说自己的话、说自己想说的话之不容易。命题者说的是什么?说的是现实啊!举个切近的例子吧:十多天前的儿童节,电视台照例要采访一些孩子,电视上的孩子都是一脸的幸福模样,讲话也是一个腔调,就像背书一样。如果童言尚不能无忌,那么,有着这样那样身份、担着这样那样角色的大人们平时讲话,除了云他人之所云,也就只能嗫嚅而言他了——这也就难怪命题者为什么把话讲得那么不清不楚了。

这道作文题给我们的作文教学带来怎样的启示呢?

第一,材料作文审题,要整体着眼,要看清题料所指,也就是所说的“话题”是什么;不能脱离题料的规定性而仅仅抓住个别的关键词,比如“个性”、“创新意识”来作文。第二,要有批判性思维。如果我们能跳出意识形态的藩篱,能从语文角度看批判和批判性思维的话,就应该承认批判性思维是一种高品质的思维(在新的课标中,批判性思维已被列为语文核心素养之一)。有了这样的思维,我们就多了从一个看问题的角度,比如,我们可以从个性被淹没,创新意识被湮灭,反过来看人们的话语(言论)状态,进而反思是怎样的环境造成了这样的局面,它跟我们身处其中的教育有关吗?

有人说批判有风险,不能说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但同时也应该相信,我们有足够的智慧来规避风险。比如,我们是可以拿前苏联的言论管制、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来说事的。

有考生担心,我们只是写了“个性”或是“创新意识”,而没有联系人们的“表达方式”来谈,会怎么样?其实,对高考作文,有一个公开的秘密,那就是,出题是一回事,评阅又是一回事。笔者的理解是,单写“个性”或是“创新意识”,只要写得好,分数也不会低(虽不切合,毕竟相关),只是拿高分难,因为这毕竟不是“最佳立意”。

不要再抱怨命题人为什么有话不好好说,为什么不明白地要求考生从表达看“个性的彰显”,或从表达看“创新意识的闪现”——这个问题只能反过来想:如果真的这样直白地命题又会怎样呢?

话说到这个份上,我真有点同情命题人了。

看看网上近乎一面倒的批评声,不禁慨然叹息,于是再凑上四句,供各位看官一哂: 理直气不壮,

曲高和难稠。

一声何满子,

双泪落君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