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生命留一丝缝隙
高中 其它 1299字 1773人浏览 白衬衫帆布鞋ZM

一粒尘埃,在空气中凝结,最后生成磅礴的云雨。

一首曲子,在空气中索绕,最后化成生命的凯歌。

一年四季,安然最讨厌秋天。秋天总是一场秋雨一场寒的冷下来,路旁的那些大树们,在秋季的时候没日没夜的挥泪,直至最后的一片叶子都落光了,它才停止哭泣。安然的母亲就是在那个秋季,离开的,她死于一场车祸,倒在了满地落叶的林阴小道,鲜血沾染了枯叶,诡异的鲜红。每一个秋季的那一天,安然都会沿着这条狭窄的山路去半山腰的墓园看望母亲,她讨厌树叶落在身上,每一次去她都撑着伞。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从墓园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打开门,看见爸爸正在客厅里喝酒,一杯接一杯的喝,自从妈离开后,他就隔三差五的喝个烂醉,安然走过去,将他手中的酒瓶抢了下来,大吼“你就知道喝酒,喝酒有用吗?有用吗?”安然,你把酒给“爸爸”近乎哀求的口气,她转身走进卫生间,将酒倒掉了,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安然不想对他发火,她知道他很痛苦,自己又何不是呢!事隔二年,谁也无法忘记那个秋天的夜晚面对同样的遭遇,他选择了用酒精来麻痹自己,而她却选择了沉默。

安然打开房间的灯,将门反锁从置物柜中翻找出一瓶安眠药,应该有365粒了吧!整整一年了,她每天都会从学校回家路过的药店买一粒药,她又重新打开门,到厨房中端一杯开水,客厅已空荡荡的,他应没又去喝酒了,她又反锁了门,座到书桌旁的椅子上,等待开水的温度降低,她打开日记本,首页一行字刻入了心里:“如果爸爸在您明白的忌日之前,不审用酒精麻痹自己,无法振作起来,我就会离开,我只等一年”。她拿起笔紧挨着又写了一句“这一年太过于漫长,我累了,终于可以休息了”,她合上日记本,端起水杯和着一粒药喝了一口水,又拿起药片,瞬时动作静止了,手在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药片洒落一地,她听着那首熟悉的英国古老的钢琴曲“绿袖子”是妈妈的最爱,她每天晚上都会弹,现在极少有人会弹,她拉开窗帘,顺着音乐传来的方向搜寻着,已经十点多了,对面居民楼里只有几户亮着灯,安然的日光停留在正对面的那个窗口,白色的窗帘松位着,褶皱处散开了一丝小小的缝隙,但足够让她看清室内的一隅,一个男孩正在弹钢琴,是那首绿袖子,他溶入了那首曲子中,弹的也非常动听,只是和妈妈相比未免有些青涩了,安然听妈妈说过,喜欢在夜晚弹这首曲子的人背后一定有故事,一曲完了,她看见那个男孩垂着头,身体不停的颤抖,应该是在哭泣吧!她感觉到了,他背后的故事一定是悲你的,应该和自己很想像吧!

她醒悟了,这个世界一定有和自己一样经受岁月磨砺的人,正如他,他还在坚强的活着,只是会在夜晚弹那首曲子,她将散落在地上的药片一颗一颗的捡起来,倒进卫生间的池子中,看着白色的药片混合着水被冲得无影无综,她又回到书桌旁打开日记本,在那两句醒目的活下面又添上一句“我要坚强的活下去,我要让爸爸幸福”,安然合上日记本,躺在床上,将闹钟调到6:00,关上灯,一切归于平静。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每天夜晚,安然都会站在窗前,隔着黑暗的夜空,透过一丝缝隙,看那个男孩安静的弹那首“绿袖子”一曲完,他低着头抽?,忘记是从那天起,他弹完曲子之后,已不再哭泣了,而是微笑着看那架钢琴,微笑也染上了她的唇。

河南省淮滨高中新校高二:杨盼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