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石榴树
初一 散文 1015字 331人浏览 一路向北的新手

?院子里栽了一棵石榴树,是从后院邻居家移植过来的,当时栽的时间母亲还在,我挖的小坑,母亲帮我扶着树干,我培土,浇水。后院的表爷说,这棵树结的果实很大,很甜。所以,我很期待,期待着它能快快长大,开花,结果。? 树栽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也就是在清明节过后几天,母亲撒手离我们而去,去寻找她终生向往的天堂去了。而父亲也无心的去料理那棵树了,任它自生自灭吧。小石榴树,瘦弱的身子,在院子里的花坛中,与它旁边的那棵百日红树相比,它显得格外的单薄和孱弱,从来没有人会向它投去多余的眼光,它的身边,堆放的是一些酒瓶和纸盒类的待卖垃圾,混杂在这些垃圾之中,很多时间,我们都不会意识到它的存在。而我,一看到它,就想起母亲,因为这是我和她亲手栽的。然而,一想起母亲,我的胸口便会阵阵的痛,所以,我麻木自己,不去想,因而也就不敢过多的去看这棵树。春天过去,夏天到来,院子里的百日红开了,紫红色的花,很夺人眼球。而我在母亲的指导下种的小葫芦籽也开始发芽,生长,结出了一个个嫩嫩的小葫芦,院子里的爬墙藤变得绿油油的了。而墙根边,这棵小石榴树,依然是光秃秃的枝干,筷子那么粗的样子,我心中想,难道你也不愿意生长在这个世间吗?,真的就那么的无可留恋吗?。纵然如此,每次给百日红和小葫芦浇水的时间,我都不会忘了给小石榴树也浇点水,我内心中总有一种期待,有一种渴望,我觉得它一定会活下去。整个夏天,它依然是那么的默默挺立,光秃秃的枝干,孱弱的身躯。我几乎都快绝望了,在这样的暖季都无法生长,难道还会在秋冬季生长吗?我不知道,我没见过。我问后院的表爷,他说也可能明年春天会发芽,不过很有可能已经死掉了。我顿时心生悲凉,树和人类一样,都是有情众生。而它,一个小小的生命,还没有在这娑婆世界中走一遭,却那么早早的离去。十一回家过中秋节,有一天,我是看葫芦的生长情况,却猛然发现小石榴树的枝干上发出了嫩嫩的绿芽,我惊喜不已,问父亲,他说他也不知道什么时间发的芽,他都没有注意过。不管怎么说,小石榴树活下来了,而且是在这渐寒的秋季发的芽,我佩服它的生命力,我也佩服它的忍耐力。在经历了春与夏的酝酿,终于在秋季成长了自己,证明了自己。归有光的《项脊轩志》中有着这么一段话,“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每当读到这一段,我的心中就会生出无限的悲凉。而如今,我自己却要经历了,多年以后,我可以手指这棵石榴树,对我的子孙说:“此树,吾母死之年,吾与之手植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