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想大唐
初三 其它 888字 106人浏览 浅歌离殇在路上

也许我是一个随着马蹄飞扬,迈迈前行的旅者;也许我是一个寒窗十年,书卷气满身的书生;也许我是一个青衣裹身,两袖余风的诗人,或许我也只是一个默默耕作的老农,身背鱼网的船家,但,不论怎么说,我们都只是历史,或者说是生命的过客,究竟我们给这片黄土地留下了什么,沾满青苔的砖瓦会不会记得很久很久以前叠上的感觉,布满锈斑的铁桶还没有残留着打水的磨痕……

726年,踏马蹄,闻花香,随着李太白闯进久闻其名的盛唐,打开那一窖已被尘封千年的佳酿,透过啼啸的墨痕,熏得厚重深沉,那一夜,举杯邀月,看斗酒三百的太白醉卧西山下,挥毫泼墨,七分酒气,三分落肚,四分化为诗意,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阑珊灯火的宫殿,他曾让唐玄宗为调羹,“一骑红尘妃子笑”的杨玉环为其碾墨,气扬高力士为其脱靴,醉讽杨国忠。青莲居士,其名如人。诗意泛脸,大椽一挥,“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一倾倾城,再倾倾国,皎皎美貌的杨玉环跃然纸上,翩跹女姿如若梦般,谪仙李白笔袖一挥,生动了整个大唐。一位过客,竟有过如此多当朝主角为之衬托,不愧为诗仙青莲。游巴山,过蜀水,踏余晖,何处的景色陪衬着这位匆匆过客,因他而大发异彩,浣纱石上的越女在他的笔下楚楚动人。别金陵,酣醉酒。醉他个飞流直下三千尺,桃花潭水何人知。泛舟静湖,往来溪河,倘佯山水间。残留下的断壁,留下的不再只是他的步履痕迹,留下的更是一位过客对于走过的青史的缅怀。从天宝初年的春意露凝香到流放夜郎的青衫落魄,难免有“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的惆怅,历史匆匆流过,花开花落,过客无数,也许有过名扬天下的状元,才高八斗的文人,但从没有过如此嵬嵬青胆的仙客。金戈铁斧,马嵬驿结束了风雨飘泊的后唐。“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扁舟一叶,载走了多少的思绪,相逢于春意卷面,却分别在肃杀秋风中,月已碎,花落满席,一纸寂寞,残烛化泪。再忆,也许在那里,谁也把握不住自己的命运。夜深醉酒,依稀梦中能见当年莺歌燕舞,却已不是今时。

别了吧,大唐,别了吧,也许我们只是一个过客,思绪已断,陪那缕青烟飘散……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天宝墨痕辉盛唐,梦中翩跹几时现。

哀猿啼巫水间,斜落霪霖云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