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初二 散文 990字 299人浏览 hmsunyue

我躲在喧嚣浮华的城市背后,看城市的变迁,看你们各忙东西。于是,我开始深信,抬头仰望信仰后的悲哀。也为瞬间的苍老找到了一个理由。

也不知在那个朋友的流光岁月看到了一句:我宁愿你把我微笑的忘记,也永远胜过你把我悲伤的记起。莞尔回头人生以与我那么多记忆,经历过眼泪和疼痛,早已如风飘远,落成尘埃。它不太起眼曾穿真引线,教会我们在这一遭仓促的生命里,如何一年年心存盼望地过了下来。

一个单独地人,不必去唱一支旧哥。正如有人说花儿萎谢,但是戴花地人永远忧伤。静忘了岁月将往事搁浅,红尘将烦恼淡忘,枕边的流弦独奏了一出高山流水,岁月的曲调在天空划开了一段年华沧桑一本往事录,合上谁的归宿,所有的定格都是永恒的纪念。在心里,在梦里,在每一个恍然的瞬间。我忘了,为何是这样的姿态充满了向往。这一刻,我只想闭上眼睛。做一个永远的梦。快也好,慢也好,我们一直是在行走中,和爱的人,和伤害,和时光…那一刻的分割让我明白我们回不去,你们也在远离,那一刻的再见便是再也不见,我空守一场归途,而在清风抚摸你的脸庞时,你的心里会叨念着谁的名字。萍水相逢,夜里初华灯中,难道真应了那句:因为相知,所以懂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不得不承认我从不是一个温婉的女子,做不到书里所说的行如弱柳,声如蚊莹。我活的张狂不风雅,没有目的,不曾追求。如是把我这所过的二十年以虚无度过。不知哪一日,一朋友问我,茫茫人海,我们在寻找,寻找,可是我们终究在寻找什么呢?我想她在寻找一个归宿吧…前世的尘,今世的风,无穷无尽的哀伤的精魂。不是每个灰姑娘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鞋。牵手或放手,幸福或祝福。告白没有最佳的时机,只有最佳的那个人。

我羡慕流云的飞逝,嫉妒飞鸟的自由!然化一道苍凉的手势,无言轻叹,弦乐影婆娑,慕尘世繁华似锦多,笑痴人说寂寞。双手合十,这一出折子戏,你演的不是自己,我却投入了情绪,听醒木一声收,说书人合扇说从头,是谁低了头,泪湿了衣袖。

从来没有得到便就没有失去,怪只怪我们都是个不太勇敢的孩子,开始便指向结局,遇见承载离别,盛开注定失败。一切黑白颠倒错位,一切真理都成妄言。这一场对奕,终成一场梅花残局,梅花残局,君莫入!而你的故事说到了哪里?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也许一个人最好的样子就是静一点,哪怕一个人生活,穿越一个又一个城市,走过一条又一条街道,仰望一片又一片天空,见证一场又一场离别,于是终于可以坦然的说:我终于不那么执着。守着一个人的地老天荒……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