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故事我们说
初二 散文 2003字 112人浏览 相见欢642

我们的故事我们说

一. 双子 适应性强,机智敏捷,喜欢忙碌和变化,却怀疑心重,善变,双重性格,强大的度娘这样评价双子座。我想这应该就是当初为什么会不顾父母的期盼选择了这座城市,这个大学,选择一个人来到这里。只是这一时的激情很快便被无所适从取代。从小生活在南方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城镇,渺小的,安静的,忙碌的,喧嚣的,美丽的„„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故乡,却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习惯了懒散,习惯了随处可见的清澈河水,习惯了夕阳西下时投下的柔和的光,所以当我第一次踏上这个快节奏的城市,走入宁工的校门,突然有一种爱丽丝误闯仙境的感觉。然后是蓄谋已久的军训,艰苦,劳累,暴晒„„不断袭来。还是无法适应,一开始的时候。然后泪水混合着汗水,挥洒了整个夏天。有时候不得不佩服时光的强大,它可以将锋利的棱角磨平,将污浊的池水洗净,将你一直以来梦想的城堡推倒,再重新建立一个新的世界。不断有人呼喊着“我们学校只有商业没有街,只有蛋糕没有房,只有洗衣没有店,只有图书没有馆”,看着原本计划造12座桥的大明河上一直只有三座桥,拖着行李箱行走在前后不过十几分钟路程的校园,就是在这样渐行渐远的路上,慢慢习惯了本来

的不习惯,习惯了在五分钟内从寝室赶到教室,习惯了夏天按床号排队洗澡,习惯了和高中相差无几的繁忙的课程,习惯了和朋友形影不离,习惯了所有的不习惯,才发现自己已在这小小的校园走过了四个年头。而当我在回首走过的这短短四年,宁工已开始回首属于它的风雨三十年,从最初的青涩,格格不入,走成了现在的处变不惊,风雨无阻。

二. 双鱼

所有看到我名字的人,第一映像都认为我是一个文静的小女生,然后在看到我第一眼,都是类似于“啊?是你?!”这样的问号加感叹号复合句。好吧,这么多年我也早就已经习惯,只是每次换一个新的学校,新的环境,就要接受一次这样的过程。在宁工的第一个晚自习,就是自我介绍,那个时候就在心里无奈的叹口气,唉,又来了。当我站在台上,意料中的此起彼伏的惊讶声已经不能让我有任何的不习惯了,走下讲台的时候,听到有人说,唉,这年头,名字真的不能判断出男女了。其实我也认同这个想法,只是我懒得去解释了。正如星座分析上说的,双鱼是冬天和黄道带的最后一个星座,这一座的人有自己独特的缄默方式,对世界上发生的一切乃至虚无缥缈的事物都有浓厚的兴趣。所以虽然我和女生没有什么关系,但至少有时候真的很安静。所以觉得宁工在某种程度上和我的气场很和,很喜欢晚自习后一个人走在大明湖畔,踩在凹凹凸凸的小石子路上,看河水微漾,看杨柳轻摇,慢慢沉淀自己总是莫名烦躁的心情。并不是只有轰轰烈烈才值得回味,在大学这条旅途上悠悠行走,不时发现一点小风景,也未尝不是一种充实与快乐。

三.白羊

似乎在老友们的记忆中,我一直是个横冲直撞,精力充沛的黑妹。而我最初跌跌撞撞的闯进宁工,慢慢退去青春的青涩,如今,已不再是那个唧唧歪歪的小丑了。是啊,仿佛还是昨日的骄阳,大家围坐在草坪上开班会,三三两两的女生打着雨伞,聚在一起遮阳。我却被一句“it is not nessessary for you”而选择英勇的素面朝阳,然后惨烈的蜕皮。曾经的那块假草坪上似乎还有我们恣肆的嬉笑声,追跑声„„而现在我已经习惯静静的坐在那里,听着wedding bell、kiss the rain之类悠远的曲子。岁月带走了很多, 但它一定也会留下些什么, 所以我依旧和四年前那样露出一口亮白的牙和深深的酒窝,拥有着最明媚的笑脸。依旧灿烂的奔走在阳光下的绿荫,风吹乱我的长发,扬起微微的裙裾,乐此不疲。宁工虽然不大,但在这样的摇篮里孕育出来的人,大都是乖顺善良的。在宁工的日子里,我从来没有停止我追逐梦想的脚步,白羊一样纯真但始终勇往直前。

有时我甚至想,鞭策着我不断去成长,去追求梦想的是我身后永远屹立不动的宁工。而她还这么年轻,需要我们为她打下一片天下,书写更深远的未来。

四·狮子

我的每次自我介绍,演讲、辩论比赛,几乎都少不了一句唯我独尊,傲气凌人的“大家好,我是***,狮子座„„”的开场白。而身为一班之长,我也总是公务缠身,忙的不亦乐乎。虽然身边狐朋狗友也挺多的,妹纸也容易搭讪得到,但坏事也是首当其冲。大一的那次元旦晚会,我们班演一话剧《祝福》,找不到祥林嫂的扮演者。于是乎,本人英勇就义。想想看,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少年竟沦落到扮演阿毛的妈,这该是多么悲惨的事。不过,为了宁工三十周岁生日,我不介意再演一次,正所谓大丈夫能驱能伸。宁工,那是我们的母亲啊。她也许没有宁大的历史悠久,也没有万里的金碧辉煌,但她始终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在发展。她倔强,朴实,20多年完成专升本,穿行在宁波大小街道,志愿服务„„最终在宁波竖起一杆旗帜。就是这种崛起的霸气,让我不管在四年前还是四年后都一样的引以为傲。对我来说,宁工更像是一只被唤醒的狮子,她承载的能量必然能在更遥远的未来创造无限的荣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