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水词话
初一 散文 891字 92人浏览 victorliang110

“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婉柔断肠声声慢,他那斑斓往事,压箱笺纸,成了回忆,成了诗词。纳兰心意,小雨润湿,渲染了层层叠叠泼墨丹青,小院内深闺花露晶莹。商岸边歌女在唱,戏台上花脸正演,却殁了那点点心底惆怅,也是如此,现出了纳兰的忧伤。

命运给的太慷慨,有些人一时承受不住,纳兰默默接受了。在一方红绿之间,任血阳拉长的单单的旧影,褪下银盔铅华,一身蓝意泛冷。他作何模样拒绝,作何方式摆脱十年踪迹十年心的凄苦。命书书命善愚人。只能淡淡点上这一笔。

笑他多病与长贫,春情梨花薄,人生尽出皆是青冢黄昏路,乘鹤归去可摘星楼,漫漫路途无妨尝一尝夜雨空阶滋味,后主道是人生长恨水长东。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明月梨花娇娇艳,水掩相思絮语浅。小舟泛波縠纹密,青鸟频频递红笺。学一回文人骚客的咿呀,试一次跨蹇寻诗的融洽,黛眉把盏尽管畅意,世俗拘束顷刻抛弃。

无奈,纳兰身在世俗的眼光里,他或许是畅怀淋漓,或许是不尽人意,白丁眼中他的命是荣华铺就光彩万道。接受了太多,忧愁了太久,他去了,回了他来的地方,他思念的时光。

有人将纳兰比作南唐后主李煜,我却在他的忧伤蔓延间想起了历史湮灭的身影——白起。白起少年成名,这比起同为秦国叱咤一时的老年成名大将王翦,是多么幸运。可惜,圆滑世故如此重要,白起设计摆了李牧一道,自己也被小人摆了一道。巨阙赐死,在刺客遍野,杀身成仁的时代,或许是诸多光荣,然而终是无言两相对,剑冷血影任斑斓。只得庆幸一点,同时被赐死的李牧,没能算干净利落地自裁。千古一句男儿有泪不轻弹,误了多少少年郎!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是战魔,是杀神,是兵家,是诡诈,是一个时代的牺牲与结晶。他好学,却生错了时代,若王有才遇到的白起不是在破败的荒野小村,也若是白起更替了时代,他何尝不是在沙场内驰骋,在词话间游离的纳兰容若。至少,他不会悲惨,不会在刀剑戈戟间沦落。他幼时没有拥有太多,便也懂得了满足珍惜。可惜……

生不逢时。

纳兰容若,文武皆可,然而更爱将他的书生气质放大,归类在文官一行,历经了多少戎机,却取舍不得,若自古万事似战事,一剑挥灭即可。然而,看的太重,更承受不了生命之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何事伤东风,春来花自开。纳兰不足意,流水茶馆话。

初一:徐杨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