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雨一直在下
初一 记叙文 3982字 2578人浏览 欣戚两忘cs

那天,雨一直下作文

【第1篇】

窗外,雨一直在下,一个孤独的女孩慢慢走过。

又是一个下雨天,又是一个女孩,又是一个梦。雨中的故事不在新奇,雨中的女孩不在可爱,雨中的梦已经破碎,雨中的我已经不在。

有人说:“16岁是花季,17岁是雨季,那么18岁该是雾季了吧?18岁的我在寂寞和朦胧中生活,真的像梦一般。我爱雨,和雨结下了浓浓的深情。我喜欢看雨,我喜欢雨滴靠近我。

那天,烟雨蒙蒙,我走近了我和雨的世界。沙沙的雨声奏出和谐的音乐,清凉的雨点欢笑着扑向我。我漫步雨中,感受着它的洗礼。雨停了?不会的,有雨声啊?怎么没有雨水?我傻傻地抬头向天空望去,没有灰蒙蒙的天,却有一把湛蓝的伞。“这么冷的天,就在雨中散步,早了点吧?女孩,再出门时,别忘了带伞,那样的话,你就是丁香女孩了。”他调皮地说。

我诧异地望着眼前的男孩“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他笑笑,不语。于是我们就这样熟悉了。

我说“我喜欢雨,不喜欢伞。”“下次雨中漫步时,可不可以叫我一声,我喜欢伞,不喜欢雨,对了,我叫伟。”有眨着眼睛说。我们都笑了,很开心。从此雨中多了一把天空一样的伞,伞外的世界在哭泣伞内的世界在欢笑。

也许幸福是短暂的,也许老天不公平,也许我是颗孤星,也许我注定要倒霉,也许。。。。。。伟竟离我而去,理由是我不在可爱。去年的今天我和他相知,今年的雨天我和他。。。。。。我站在雨中回想往事,回想着和伟的一切。梦醒了,让清凉的雨水冷静我这颗不安的心。刺骨的寒冷,清醒迷惘的我。雨,一直下,我又回到我和雨的世界。

【第二篇】

考试成绩下来了,我没有丝毫地高兴,满心的沉痛竟然令我感觉无处可逃。第一次那么难以面对一张薄薄的纸,尽管它如此地轻。

回到家,可是原本舒适的环境却怎么也不能使我安静片刻,那么难以启齿的成绩,我怎能向父母开口?我地心里摹地一沉,感到自己是那样无住,苦笑着——自己竟被几抹鲜红的墨水搞得这般狼狈!到哪儿都有人问:“考得怎么样啊?”偌大的地方竟不能容下背负一页的痛苦的我!想发泄,想如吐诉心中的苦聊,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选;偏偏没有暴风雨袭来将我彻头彻尾洗刷一遍,惟有一轮火红的太阳,魔鬼般炙烤大地,那令人发疯的温度,那令人发疯的难受,不是一丝凉风便可以平息的。我无由地想起了静茹的一句“我的声音在笑,泪再飘。”一句歌词竟让我泪流满面!我在学校强颜欢笑,回家却是如同受伤的小野兽,按捺住心中的悲伤,回到床上痛哭。外面骄阳似火,可我的心却是大雨滂沱。我忽然觉得那晶莹的泪珠儿那样恼人,竟我心中那希望的旺火扑灭得一干二净,我多么想站在太阳底下,将心中的火星点燃,可是,我做不到,因为,我的心里,大雨一直下,洪水泛滥。

我不想这样哭下去,苦下去,随手抽了本书,如梦游般,走马观花扫过一行又一行,“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这样一句话出现在我的泪眼中。这是?我差异地翻过封面,书名好耀眼,它刺着我的神经,令我精神振奋,金色的几笔衬托着一片火红,写着:爱拼才会应赢。我猛然醒悟:人一生可能没有雨天吗?我的人生天气中不过下了些小雨,我就要这样像乌云般阴沉吗?不能!我要如同雨后绚烂的彩虹样,不怕风吹雨打,即使是狂风骤雨,我也要坚强,咬牙支撑到雨后,做天空中那一道最美丽的彩虹!

那天,大雨下了好久,可最后却由点点雨滴幻化为了一道彩虹,重要的不是幻化的过程,而是我突然感觉——那赤橙黄绿青蓝紫的七色光,将会把我的今天与明天照耀得更加辉煌、灿烂、夺目!

【第三篇】

雨很暴戾地下,冲刷着整个世界。

整个城市里,暴雨像一个恶魔似的,横行霸道着。倾盆的雨里,有一个单薄的身影。是雨,雨一个人在雨里走着,暴雨就像翻涌的海浪一样,而她就是迷了路的一叶舟,卷进了这个旋涡,被巨浪毫不留情地扑打着,吞噬着。雨没有打伞,也没有逃,手里提着书包,低着头,落寞地走着。

夜幕降临了,华灯上了,街上灯火通明。雨没有眷顾她,风也没有眷顾她,一齐袭击她。她浑身都湿透了,薄薄的外套还滴着水珠,湿漉漉的黑发被晚风吹着,她不禁打了个寒战,汗毛孔都竖了起来。

大街上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角落里的雨,她是那么可怜,又是那么无辜,却被风和雨无情的打击着,连灯火都不愿意照着她,她只好在黑暗的角落,静静地站着。雨抬头看了看灯,那么刺眼,雨蹲下身子,眼睛靠在臂膀上,一种温温的,湿湿的东西从眼睛里流出来,和雨水混在一块儿,变的冰凉了。

雨就这样蹲着。路上的人匆匆地走着,车飞驰着,脏水又溅了雨一身。雨觉得自己就像,就像一片枯萎了的叶子,而且从来都没有过生命,卧在边上,没有人关心,没有人呵护,最后自生自灭。

雨抽泣着,没有人听到,虚弱的抽泣声被喧哗遮掩。

雨的成绩很差,脾气很倔强,说话总是带着刺儿,爸爸忙于工作,妈妈则每天都在麻将桌边守侯,她的作业从来都是去一个老师家写的,然后摸着黑走回家,自己收拾,自己洗澡,自己睡觉。可是奶奶很宠爱她,帮她料理了很多事情,时时护着她,家里的表姐表妹都不喜欢和她一起玩,奶奶就生气,说什么一家人要亲亲的。

其实雨的心情也很复杂。

雨很想要得到爸爸妈妈的爱,很想和姐姐妹妹们一起玩,很想好好学习不让奶奶失望,很想„„可是大家总是疏远她。爸爸的姐姐常常夸她,说她自理能力好,长大不劳神。伯伯却总是骂她。

雨每次和姐妹们在一起都很照顾她们,希望她们能够和自己一起游戏,她不想孤单,可是姐妹们总是含沙射影,有意无意的刺激她,她只好暗自垂泪,默默的不说话,大人见了便说“怎么又生气了啊,真费事啊。”雨想要反驳,却知道,这没有用的,自己从来都只是一片枯叶,枯叶,有谁会去关心?

雨买了很多东西想要和同学一起分享,可是同学们都不理睬她,还讥笑她是差生。 雨又一次的漠然。

雨在日记里写过,兰和玉都来和我玩,为什么玩过了就走了,都不等一下我呢?我们还是朋友吗?难道我们的友谊就这么点儿吗?难道她们也嫌弃我是差生吗?差生,就不能有朋友?为什么都要这样对我?我真的,很差吗„„

雨开始暗自努力起来。雨想要写一篇作文,写,写水仙花,她特地在家里放了盆水仙花,每天都去看它,很认真地照顾它,观察它的变化。有的时候,雨看着水仙花想,连水仙花都有我的关怀了,有谁把我当作水仙花儿呢?

雨通过自己的观察,写好了作文。雨觉得自己写的还不错,心想一定可以得到老师的表扬了。于是拿去给语文老师看。

语文老师接过本子,满腹狐疑的看着雨。

“这是你写的吗?怎么似曾相识?”语文老师笑里藏刀。

“对呀,是我自己写的。写的好吗,老师?”

“哼,”老师瞟了一眼雨,把本子撕得粉碎,扔进窗外的池塘里,大声地,“抄袭就抄袭呗,还撒谎,哼,你没的救了!”

雨瞪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老师,说不出半个字眼。她看见自己的本子像雪花一样在风里曼舞,失落地落进发绿的水里,慢慢地沉下去,被腐臭的水浸泡。太阳隐在大片的乌云里,雨的心也被笼住了,开始哭泣,默默地哭泣。

窗外,又下起了雨„„

雨不敢相信,不要相信,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雨不再说话,一直一直地沉默着。她想过要努力,想过要加油,想过要做好一切让世界看个明白,可是没有人相信她了,没有人为她鼓劲了。雨知道,自己早就被世界所抛弃,根本没有谁在乎自己的存在,一片叶子的存在,一片枯叶的存在。雨,只好自己安慰自己。

她的心,死了。

雨不再抬头看阳光,它是那么刺眼,更刺痛了雨的心,雨不再相信这个世界,一切都变得虚伪。她一遍一遍地追问上天:“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难道就如此不堪?”阳光每一次都很无情地回绝了她的希望,她的梦想一次又一次地被毁灭,被风吹尽,烟消云也散。

雨觉得,雨和阳光本来就是相克的,阳光很轻松地晒尽了雨,微不足道的雨,阳光不会知道,明媚之下死了一颗心。雨和阳光,他们永远永远都不会融合在一起的。这是宿命。

可是,雨没有错,从来没有。

雨一个人走着,毫无目的地走着,背影那么孤单,那么无助,那么辛酸。人生的路那么遥远,只身片影,如何承担岁月的重任。一片枯叶,被时光的车轮,碾得粉身碎骨。

雨的世界里一直下着雨,如泣如诉„„

【第四篇】

小时候,住在瓦屋下,每当下雨,便能听到淅淅沥沥、凄凄然然的雨声。长大了,住在钢筋混凝土的森林中,听不到雨声凄然,似乎生活缺了不少的灵气,缺了能让人感动的至柔至弱的东西,心在慢慢地沙化。

于是就怀念起那瓦屋雨声。

雨是柔弱的,是世界上最轻灵的东西,敲不响那厚重的钢筋水泥的楼房。而瓦屋则不同,雨滴在上面,叮叮当当的,立即发出悦耳的声音。身在小屋的人也就有了在雨中亲近自然的福气。雨势急骤,声音就慷慨激越,如百马齐鸣,如万马奔腾。雨势减缓,声音也弱下去,轻柔地沁入你的心,像暖春时节耳边的轻风,瓦片似乎是专为雨设置的,它们尽职地演奏着,听雨人心中便漫出不尽的情意。

人们喜欢当心中充满怀念与感喟时,一个人静静地坐下听雨。垂老的志士有“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的抱负; 迟暮的美人有“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的幽怨; 相思的情人有“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的索怀; 多情的诗人有“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的遐思。

雨成了人们修饰感情、寄托心愿的使者。

闲暇之中,有幸回到了自己曾经听雨的地方。恰逢那天下小雨,又听到这熟悉而又陌生的雨声。迷蒙之中,雨声里透出一种古怪的情调,是久未沟通的那种。它拒我于千里之外,向我表明它对我的陌生,然而我却能从意识的最深处感受到它存在的气息。我有一种从梦中猛醒的畅快和历经迷茫后的沧桑感。

哦,我在雨声中相约的竟是已隔了时空的自我,它在讲述我以前的一切。我彷徨了,我问自己:我是谁? 还是从前的那个我吗?

有词云:“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人生境遇不同,听雨的感受也就各异。然而听雨却都是听灵魂的对话,听真情的奔泻,听年华的淙淙流淌。雨声所敲打的,除去岁月的回响外,还有昔日难再的痛惜与欲语还休的惆怅。似乎只有在这瓦屋轻灵的雨声中,心灵才得以喘息,生命才得以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