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党生日协奏曲
六年级 记叙文 869字 23人浏览 潞羽晗

“铃……”,我的那一只被我摔了N次的不死小强闹钟又响了,我像往常一样,拖动着肥硕的身躯,缓慢的爬起来,我猛然一看闹钟上的日历,恍然大悟,立马翻起身来,跳下床,把衣服往身上一套,也没弄利索,洗了一把脸,叼着一个面包,跌跌撞撞的冲出了家门,刚出来我才发现我没穿袜子,我又急忙回去,穿好了,出了家门。

我刚出家门,门口就来了两个熟悉的身影,李文彬和王彦,他们看来要来叫我,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你……你们俩,走……走,一块去!”我们几个往蛋糕店跑去,路上,鸟儿不停的叫着,好像在为侯德峰唱生日歌;花儿被风吹的摇摆着,好像在跳华尔兹,庆祝这个特别的日子;虽然是在冬天,但是今天风吹过来特别的暖,好像太阳公公和风儿姐姐为了这个日子给我们送上了特别的礼物;天还很早,因为侯德峰说早上他爸妈不在家,可以疯玩。我们已经预定了蛋糕,所以蛋糕店也很早就开门了。

我们几个拿着做好的蛋糕兴冲冲的奔向了侯德峰家,街上的行人对我们都投来惊奇的目光,我们没有管他们,我们完全沉浸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们在侯德峰的楼底下,我们就开始大喊他的名字,一直喊着到了楼上,我喊的声音很大,当时也没有想是不是扰民了,就是乐呵呗!我们冲上了楼,侯德峰早就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说:“你们几个小子,进来吧!”

刚进去家门,我们关上门,我手里拿着蛋糕,我给李文彬王彦说:“上!”王彦李文彬立即会意,架起侯德峰,我把蛋糕整个直接扣在了侯德峰的脸上,我们快笑死了,侯德峰,挣开了束缚,从脸上也弄下来了蛋糕打在了我的脸上,我说:“敢弄我,办他!”我们拿起汽水就互相喷了起来。侯德峰被我们弄了一身,而我们也没好到那里去,也弄了一身,而侯德峰的家也很狼狈,被弄的到处是伤。

突然,门开了,原来是侯德峰的父母回来了。我们结结巴巴的说:“阿姨叔叔(爸爸妈妈)!”侯德峰的父母看见了,也没说我们,就是笑了笑。侯德峰说留我们吃饭,我们没答应,我们想让他父母和他单独过个生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回到家,妈妈把我骂了一顿,可是我一点也不难过,反而很高兴,因为我知道,打在我身上的不是蛋糕和汽水,而是我们至死不渝的兄弟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