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狗狗的不解之缘
初二 记叙文 2384字 6766人浏览 古天天life

听,是狗狗的叫声,如此凄凉,仿佛正诉说着什么。声音略微有些抖动,听起来心似乎也有些抖动,我感觉到一种压抑的沉闷气息……听到了我和狗狗过去所留下的点点滴滴的足迹。

小黑

小时候,家里曾经养过一只黑白双色的小狗,那是一只可爱的通人性的狗。每次母亲喊我的时候,它都会一秒不慢地跑来,立在我旁边,一边忽闪着它那充满欣喜亮亮的黑眼睛,一边不停地摇晃着又粗又短的胖尾巴,而这样的情况几乎都发生在母亲唤我吃饭或给我好吃的时候,所以,小时候总是非常痛恨这只和自己争宠的小狗。当然更不屑于叫它的名字,因为,大人们为了叫起来方便,竟然把它的名字取得和我的谐音差不多,这,自然也成了我痛恨它的另一个重要原因了。而我对它的痛恨绝不仅仅只表现在心里,更多的是落实在行动上。我总是乘大人们不在家的时候悄悄整它。一天,我找来一根小绳子,先套住它的短尾巴,使劲往后拉,起初,它还以为我在和它玩,表现出十分欢快的样子,当它一边发出近乎求饶的哀叫声,一边极不情愿地尽力反抗,我才制止。我清楚地看见它努力把身子往后扭着退着,想使自己的尾巴可以松活些,它叫的声音好惨啊。而这样的恶作剧总是在大人们回家之前结束。终于有一天,我的行动被发现了,妈妈对我说:孩子,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啊!看着妈妈,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从此,我不再对小黑使坏了。相反的是,我每天争着妈妈做好的狗食,然后屁颠屁颠地跑去喂它。我们的友谊逐渐加深,可是,大约小黑一个月大的时候,院子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一条凶恶的大黄狗。当时正值傍晚,我正坐在炕上看电视。突然传来了一声凄惨的嚎叫,我急忙穿上鞋子跑到院子,映入眼帘的地面上一滩血迹,小黑侧躺在地上,脸上露出可怕的表情,身体在艰难地蠕动着,他的脖子上依稀能看见一条长长的咬痕。我过去碰它,它突然用前腿支撑起自己的身体,瞬间又重重地摔在地上。我心疼地看着它,它对生命的渴望。小黑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用微弱的声音哼了一声,吃力地抬起前脚,向前伸了伸。我连忙握住它的脚,这时,小黑的睫毛颤了一下,眼睛荡起了微微的涟漪。它深情地看着我,眼睛还是那么黑,那么亮。最终,小黑还是离开了我,在艰难中死去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胖胖

它来得很突然,但我认为来的不是时候,当时我还沉浸在失去小黑的痛苦之中。爸爸把它装在一个小箱子里,扬称要给我一个惊喜。我看到蜷缩在角落的它后,只有惊,却没有喜。爸爸把它抱起来放在炕上,小小的它显得那么无助,它才出生就离开了妈妈,眼里透着恐惧的光,瘦弱的它还站不起来,却摇动着臃肿的身体,像是一个小婴儿在找妈妈,它不哭,只是呜呜呜地哼着。在阳光的映衬下,它的毛那么蓬松。可铁了心的我斜过眼来看了它一眼,你正盯着我,歪着头,眼里闪烁着清澈的光。如果它不是在小黑死后才来的,我会很喜欢它的,可是你却永远无法取代小黑在我心中的位置。妈妈推我到它的面前,说让我给它起一个名字,我极不情愿地说:死胖子,这不是你的家!妈妈一愣,说昂,有了!就叫胖胖吧!它果然不负胖胖这个名字,肚围正以直线上升的速度增长。每当来人的时候,你总是跑到别人的脚下,四脚朝天式地躺着,瞪着可怜巴巴的小眼睛,乞求着给它瘙痒。每天都放学的时候,它都摇着胖胖短短的小尾巴迎接我。虽然每天都对它冷眼相看,可是渐渐地也就依赖上了它每天迎接我时的迫不及待的喜悦神态。可就在那一天放学,它却没有来迎接我。我找遍了家里的各个角落,可是它却不像以往我和它玩捉迷藏时,在我泄气时,突然跳出来有力地叫两声。我不放弃希望。甩着泪水跑到大街上,大喊它的名字,可却没有回应。有些冷,有些凉,回忆着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我一个人走在黑夜里,有些颤抖着,身体瑟缩着,心也在抖动着,我看不清前方的路,何去何从,感觉迷惘。我环视一下四周,无人的街头显得冷清。胖胖,它真的失踪了,神秘地失踪了……

大虎、小虎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它们是爸爸跟别人要的专门咬兔子的狗,极其的瘦。大虎是黑色的,小虎的毛是金灰色的,大虎个子比小虎大些,但是从来不欺负小虎。在妈妈的精心照顾下,它们一天一天地长大了。我喜欢一只手抱着一只狗然后享受狗狗舔自己的脸蛋的幸福,因为那是一种少有的信任感。很快,小狗们进入了退牙期。妈妈为他们改善了一下伙食,弄成稀稀的肉末。可是他们却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全然没有以前的好奇和活泼,我用奶瓶装上牛奶给他灌,可是喝进去之后就吐出来了,就这样持续下去,大虎和小虎都没喝进一口牛奶。接着,大虎开始闹肚子,只能软软地趴在地上。我和爸爸焦急地用篮子把它装进去到兽医院,打了一支针。不料,夏天的天说变就变,回来的时候竟下起了瓢泼大雨。我把身子趴在篮子上,用自己来挡雨,大虎趴在篮子里,会意地舔舔我被雨打湿的脸。此时,我再也控制不住,一种温热的液体,就这样毫无征兆地从我的眼眶里流了出来,分不清到底是泪水还是雨水。到家后它终于可以走几步了,一家人看着它走的摇摇晃晃,心想它有希望会活下来。我把它的小窝收拾的整整齐齐,把它抱进去,摸摸它的头,轻轻地对着它的耳边说了一句,你一定要好好活着。却没想到这是最后跟它说话了。第二天一早,我早早地爬起来,期盼着能看见大虎能活蹦乱跳地向我跑来。可是,这一切只是我的幻想罢了。它是多么痛苦,小小的身体苦苦地熬了这么久,与命运挣扎了这么久。它一定是累了,没有了力气。回想起曾经,翻开不久前的照片,我抱着它和小虎,我紧紧地靠在它的身上,我深深地依赖着你,因为我知道你是我最忠实的朋友,因为我知道或许你只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而你不论我怎样,我永远是你生命的全部。爸爸妈妈怕我再一次伤心,把小虎送给了别人。我才真正明白了“当我们对某些东西不在乎时,上天其实早已把那倒计时器按下了,当时限已到,一切都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到底我们要经历多少失去才会明白,自己是曾经拥有但又毫不珍惜它们的存在。

狗狗们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但是我和狗狗的故事并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