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雨上
初一 散文 877字 135人浏览 米饭黑黑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南方,也是第一次见证南方的雨。

滴答,滴答,听,雨声如此优雅轻柔。我撑着小花伞悠闲地走在这江南雨道上,看雨丝在地上绽放出一朵朵晶莹剔透的水花。不像北方的瓢泼大雨,哗啦啦地冲到地上就成了一弯弯水沟。北方雨落水上是急珠走盘声,南方雨落水上是疏郁的琴声,它细细密密,像丝线一样细,像牛毛,像花针。我不觉想到幼时写作文,一写到雨,都是细雨蒙蒙,那时竟是真的不懂雨的世界。

清雨醉微风,烟雨绕重楼。漫步细雨中,雨影憧憧,四周树木摇曳,草青树绿,益发清新自然。我突然感受到一种静,这静是和悦的静,是清澈的静。我想,南方的雨就像南方的女子一样清灵小巧,婉约如诗。细细的雨,像一个身穿白衣的谪仙,她轻快地向你靠近,飘逸柔媚。余光中的散文听听那冷雨里有这样一句话:雨是女性,应该最富于感性。如今来到江南,才体会到它的韵味。雨在我的伞上,在地上,在房屋上,绵绵洒洒,清清爽爽。诗人余光中说雨是冷的,可我此刻却觉得这不是冷雨。那瞳孔里的柔情,滴滴点点滴滴,自有一种柔婉与亲切。

拿开伞,让自己也享受一下江南雨的沐浴。雨滴在脸上,是温润的,不似北方大雨那寒冷的碎屑落在脸上潮潮的,冰凉凉的。这雨天的街道,屋瓦,远远近近,似有迷幻空蒙的感觉。就算啾啾的鸟声减了,阁阁的蛙声沉了,雨的声色光影也一样地让这片丰饶而又和平的大地充满勃勃生机。近处云气氤氲,雨意迷离,远处山影苍苍交叠,可窥见乍现即隐的一峰半壑。低头望地,还可闻到和北方一样的雨天土地的味道。那是草树被雨沐浴后发出的淡淡土腥味,也是蚯蚓的腥味。以前讨厌得很这味道,现在竟真的不厌它了。因为,这是大地地上地下的生命。

天,如此晴朗;雨,如此温柔。我想起戴望舒的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是否也在雨的哀曲里默默彳亍着呢?是的,此时整个大地都是静寂的。没有北方的电闪雷鸣,气势磅礴,有的只是柔,愁,静。我有些感悟到了戴望舒说的雨的哀怨...... 菲菲江南雨,滴滴淋街宇。沉沉凄楚声,忧思何处寻。南方有雨,愀然空灵,声声催人泪,最怕不觉泪已拆两行。

一场雨,一拘静。

我离开的那天,又是江南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