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沉淀在江南深处
初一 议论文 1471字 95人浏览 zhc3927

青石小弄台门深,乌瓦粉檐廊棚长。——题记风柔雨细,背景倒映,谁解江南古屋意

江南的风很少怒吼着横冲直撞,它们只是规规矩矩地漫步在一条条幽静的小巷,在孩童的指尖嬉戏,徘徊于淑女的发间不肯离去。它们会好奇地缠住路过江南的人,在它们黏黏的蜜语里,客人们会不知不觉地倚在烟柳旁,任思绪驰聘,风中会传来隐隐绰绰的曲调。过于洋气的钢琴,小提琴不适合这里。江南的主旋律是古典,是诗意。于是,在某个清晨或傍晚,撇开杂念,嗅着泥土的清香,在微弱渔灯的温暖下,吹一曲苇笛,让跳跃的音符徜徉在唇隙,为如画的江南添一笔神秘,成为我的梦想之江南青幽幽的石板路受不住滂沱大雨的洗礼。于是造物主给予了江南细腻的雨滴,而下雨时总会有一层朦胧的雾气在各个角落扬起。芭蕉在雨后绿得透彻,屋檐上残留的水会首先缠成一条条纤细的银丝流下,渐渐一滴滴地串成珠帘。最后,凉凉的石板路上便响起小孩儿赤脚奔跑的声音了。断断续续的烟雨给江南披上了一件白色的纱衣,这件飘若浮云,清静如水的嫁纱,迷蒙了往昔,模糊了过去。我便开始在其中憧憬——永远置身于这种氛围中,让世俗的纠缠远离。把江南的景致表现得淋漓尽致的应该是与天堂齐名的苏杭吧。这两个地方都不乏古屋。是的,古屋,江南如一个忧郁的淑女,如果有过多的现代建筑,便脂粉气太重,反而失掉了那份诗情画意,也就没有它所特有的神韵了。对于江南古屋的印象,大概来自于林俊杰那首《江南》的MV——青砖为主要材米斗,砖与砖的缝隙里挤挤挨挨地塞满了苔藓与野草,几根木制的横梁点缀其间。但就《家》《春》《秋》中的述,还应该有方天井,有个院落,一条循环河在周围蜿蜒盘绕。在古屋中游荡;品析悬在墙上的几幅水墨画;玩赏摆放在雕花木架上精美的青花瓷;把手掌伸进从天窗射进的阳光里,让它们如梦幻般在我的指尖舞蹈,最后消融在无边的快乐之中,也常常在我的梦境中反复演绎。淑女应是江南韵味的最好载物,有着足够清婉的名字:黛玉,如是。平时足不出户,斜靠在红木栏杆上,将漏声听似筝声,月圆之际独上西楼,对着青石板上的月光轻吟柳永、秦少游的诗句,怀想着“柔情似水,佳期如梦”的爱情。静悄悄的毫无声息,如出水芙蓉一般澄净。她们乖巧如一只小兔,身上的棱角在江南的空气中早已打磨干净。但请不要以为我想成为一个淑女。我只要拥有她们横溢的才情,仅此而已。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一直感动于江南的美丽,在夜深时常常想象着那个天堂,心也就变得沉寂。但在我的印象里,除了少数几个泛着铜臭味的旅游区外,在地理上本属于江南的地方,弥漫的不是秋日风絮,而是千千万万欲迷人眼的尘埃。芭蕉宽大的叶子总不完整,而荷塘里漂浮着的塑料袋与白莲一个劲儿地攀比,这不是我心心念念、魂牵梦萦的江南啊。城市上空云霾堆积,黑暗渐深。太多太多旖旎美好的景致在喧嚣中悄悄退隐。从一块青石板,一根绿藤,一缕炊烟到一行清泪。一切都在一丝一毫地改变。现代化席卷而来,我们在钢筋水泥堆砌成的森林里,在被分割成条状的天宇下,在比满天星星更为明亮夺目的霓虹灯里迷失了自己。凤凰在九天中悲鸣,因为没有人能想起散布天涯的古文明。如今的富丽能称做辉煌吗

江南的鼎盛之气不在于灯红酒绿,而在于烟柳摇曳,细雨氤氲。我不知道是受了古往今来迁客骚人的欺骗,还是自己欺瞒了自己。但我知道,我定然找不到一处纯正、天然的江南风景。那么,戴望舒的雨巷在哪里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阿金的迷楼在哪里

沈万三的足迹又在哪里

它们大概被历史深邃的眼神淹没,大概它们从来没有存在过。耳机里,林俊杰在《江南》忧郁的调子里,沙哑地唱:“离愁能有多痛,痛有多浓,当梦被埋在江南烟雨中,心碎了才懂……”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