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
初一 议论文 1003字 96人浏览 househohoo

等待

陈卓

夜,很苍茫,很苍茫。

黑色的天幕没有繁星明月,静寂夹杂着凉风向我袭来,无尽的田垦是黑色的原野,眼前的道路是黑夜下的长蛇。曲折的延伸着,不知尽头是何地。路边的树木像枯朽般弯曲着,黑压压的树枝向四周伸展着,仅有的几片叶子如几个锣片,风吹着,锣哗啦啦地响着。

农村的夏夜,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凉爽,一切都在黑夜和凉风下如冰雕般无活色;遥远而无法触及。我跺着脚,眺望着,眺望着。顾盼着眼前如长蛇般的道路上出现三轮车的轰呜和电瓶车的灯光。我拿出手机,盯着屏幕,已经十点了。天色愈来愈暗,我站在漠然的寒风下,就这么等待着。“就这么站着吧...... ”我有些疲惫,但仅仅是站着,身后是落寞的大院。

我实在疲倦了,眼前愈发地无光,我眯着眼,模模糊糊地,如隔了一层愁雾,我似乎看见了车灯,那天边一抹快破势而出的淡淡的白......

清晨,很暖和,很暖和。太阳把麦子照的金灿灿的(即使是颗粒不饱满的)。在阳光的暖照下,我们到了外婆家。我很享受这里的暖阳,但看不惯那没日没夜放着“毒气”的化工厂。但令我当时庆幸的是,除了这,其它还好......

农家的饭菜很平淡,而这曾在风雨中的尹家大院,青色的石墙,青色的瓦,在四面工厂的威逼下,实在太陈旧了......

我也许多没有见到这个大院了。

“今年建了工厂,收成不好”外公说。

大家都沉默。

“种菜籽什么的太坏身体了,还是别干了...... ”

“不行。”

......

下午的天忽然变得阴沉了,却不见下雨,我有些无趣,便叫上哥哥一起去屋后的小湖钓鱼。以往是不会来这儿的,因为外婆说这里有蜮,害人眼,但现在外婆重病,也就不理会了。钓着鱼,我忽感觉陌生了——是景变了,还是人变了?......

外公想给我父母分忧,执意去城里卖菜,于是外公的身影随着三轮车的轰鸣远去了。他说,他七点就回来。“七点...... 或许太晚了。”我想。

随着夜的来临,父母也驾车走了,把我和哥哥留在了乡下。 晚上八点,外公还未回,我有些不安,凉风阵阵袭来,老树乱舞着爪子,急迫下,哥哥骑着电瓶车走了。他说,他能找到。 ......

我迷糊着,打开手机,但没信号(似乎一直没信号),风冷冷地威逼着,睡意一次又一次地袭卷上来;那黑色的老树,舞着枯朽的树枝,似乎嘲笑我的愚昧,累了,忽也觉得自己很傻,便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

恍惚地,似乎看见天边一抹鱼肚白,两个身影在朝晖下走进了院

子。

我慌忙地,急站起来,但四周是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