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
初三 散文 722字 54人浏览 应决

阴与雨交替着,这南国本就有些清淡的色彩,又被这湿冷的空气洗涤去了不少亮点。忽然就抱怨为何生在了南方,体会不得谢娘“未若柳絮因风起”的绝妙,感受不到“长烟落日孤城闭”的苍莽。

怎不生在北方?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那是何等纯粹而洁净的色彩。而在脑海中,北方人,却应是一抹浓丽的红色,那种最新鲜,最热情,最接近赤子之心的色彩。忽然那么向往北方,大漠沙如雪,最接近神往的江湖,大碗的酒,大块的肉,顾盼间,兴许能见三五大汉光着膀子猜拳,几家闺秀相对畅饮,何等快意。正是那一抹红色,那么明艳照人,夺人心魄,而这一切却又不是生硬的造作,而是他们血液的本色!

北方人性子美,南方人气质美!这是我一向的认为——是谁在乌衣巷打着油纸伞漫步?是谁倚在乌瓦白墙翠阑干间静待良人归?又是谁守着那一簇海棠默叹春去秋回?并非不爱南边,怎能忘,少游笔下那“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的韵味?怎能忘,白居易的那句“日出江花红胜火,日出江水绿如蓝”的明艳?怎能忘,韦庄那“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的旖旎?只是觉得南国的美有些金贵了,就象南方易折的常绿乔木,比不得北方的苍松巨柏,不久前的那场雪,终还是南边人无福消受北国的美。为此,我曾一直耿耿于怀,南、北共享南国的春夏,而南国却比北国少了一分秋冬的韵味,也是因此,南国的美,受不住那象北方一般不拘的打扮。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窗外正是黄梅时节绵绵的雨。

不是不爱南边,我亦爱极了那雨迷小巷,缓缓移动的油纸伞;不是更爱北方,只是我渴望也有那种沙尘风雪洗涤出来的坚强。也许兼合南北才好,亦是纤细秀气,亦是坚韧傲立,真诚豪放,忽然极想,去做那烟雨西湖边大碗饮酒的人,不谓杀风景,只求刚柔并有,让生在南方的人儿,在南国的柔媚中还自持有一份北国的坚强与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