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初一 其它 565字 501人浏览 黄齐森

我听见了眼泪坠落的声音,它并没有想爆破时一样,惊天动地,它更像花开得声音,只为自己演奏。我会被时间遗忘,因为在某一个节点上,我停止了感受。这就如在某一瞬间,我将把你遗忘。植物知道在将来的某个失检点,它会枯萎,但它依旧尽力地向阳生长,仿佛那一天仍旧遥远。但既然知道会死去,为什么还要活着?深夜,寂寞上场了。

在墨色的黑夜里,有星光指引,有月光照亮,有温暖,更有寒冷。窗外的树影是跳跃的,没有谁是领舞者,都在尽情地旋转,舞动。他们的舞蹈也是安静的,不需要热烈的掌声,也不需要观众,只要一个舞台和点点的灯光,他们就会他就会踏着欢快的舞步,舞蹈。因为这样,就不需要虚伪。

在寒冷的黑夜里,有虫鸣伴奏,有寒风的歌声,有清新,更有深远。寒风是位歌唱家,但并不高傲,他还需秋叶的伴舞和落花的和声。风的歌声是宽广的,是辽阔的,这歌声,可以使海水翻腾,砂石飞舞。他,在悄然里高歌,又在悄然中谢幕。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夜晚,通过窗子,只看到淡淡的几点灯光,在默默地发光。夜晚,看向窗外,只看到几抹树影在摇动,沦陷于自我。夜晚,依在窗边,只看到散散的几只晚归燕,在轻轻飞动。

一朵花,从树丫上坠落,没有声音,又那么沉重。那朵花,在梦里凋零,又在梦里绽放。梦里,花落了;梦里,花又开了,却不知一生会有多少次这样的交替。这是午夜,却又是黎明。

梦里,花落了;昨夜,花开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初一:赵云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