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你眼中的完美世界是别人心中的异样风景
初三 散文 1395字 126人浏览 m_m_m_n_n_n

凌晨四点钟,穿上厚衣服开始从家里出发,以为秋天会很冷的,走着走着却有点热。 这个时间点是整个城市最为安静的时刻,马路上少了白天庞大的车流,只有几辆出租车打着“空车”的灯牌经过。只是没想到司机师傅会那么敏感,只不过是不小心地抬头看过去一眼,车子就马上放缓了速度靠近身旁,没办法只好低着头走。

两辆重型清洁车也在这个时刻出动了,很霸道地卷起强大的气流惊动地上的大片落叶沙沙作响。这才想起来真的是有好久没有出来了,都不知道叶子开始掉落。一不小心想到了鬼怪的事情,手机里看到的微小说也恰巧讲到这些,于是毛骨悚然,透过玻璃看到路旁酒店水族箱里游动的鱼都觉着面目狰狞。你见过长着两只尖牙利齿的鱼类吗?曾经在白天的时候也是在这个地方见到过,吓得很长时间都不敢从这边走。

已经开始有人出来锻炼了,那边还有练声的人,走着路扯着嗓子高声呐喊,真的很好。我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成为那样的人,因为最近身体懒的好虚弱,也想去好好地锻炼一下。 橘红色的路灯散射出长的光线,长时间地凝视接近灯源处的明亮光晕,眼睛都看不清楚手机屏幕。可是每隔一段时间又忍不住地抬起头来看两眼,纯属无聊之举。

有一个光膀子留长头发的大哥从后面经过,坐在海边一条长椅上穿着厚重冬装的我瞬间被秒杀。还有两个穿着时髦的女孩走过去坐在另一条长椅上,原谅我不纯洁的大脑在这样的一个时间点又开始浮想连翩。

用来看海景的高倍望远镜一直锁在那里没被偷走,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只有投币才可以使用的物理原理。而现在口袋里正好就有一枚硬币,而实践又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所以等一会天空开始放亮的时候就去看看好了。

05:00,公交车开始运作了,只是它停在站牌的时间真的好长。眼睛已经夜盲到完全看不清楚是几路车了,眯着眼睛凝视良久都参不透一个数字。

车子发动的前几秒,有一个大爷牵着一只小犬慢慢走过,我悄悄地对它眨了下眼睛,它没有任何表情别过头去,不知道心里是不是在我是个精神病。

该去换一个地方了,生理上的需求逼迫自己要去找到一个有蓝色小人标志的地方,因为这里不是我们乡下的大马路。

下阶梯的时候一位老者的静止不动吓我一跳,仔细看去原来他是在打太极。

眼睛斜到路上又一辆出租车放缓了速度,赶紧把眼神收回来却发现师傅是在等红灯与我无关。

那个带有蓝色标志的公共厕所居然锁上了门,无奈之下只好去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麦当劳。它的推拉门好重,而且还是两道设置。可是这些都不是问题,最惨的是它的卫生间在二楼,而且在这个时间是锁上的,隔壁的肯德基也是。

我想如果有一天我去偷偷地把它们两家的牌子还有店里所有的logo 给换掉,会不会有人发现它们两家实在是没有什么分别呢?

还是火车站比较好,总算在那里解决了问题,出来后感觉写字都有力气了。只是又一位大妈的静止不动在一棵树下压腿又惊到了我,夜盲症的困扰还导致我差点没在火车站出站口的楼梯上摔倒。这也是它们的设计导致,黑一道白一道的瓷砖交替,难免会让人在夜晚眼花。 路上没有什么车,还是习惯性地站在那里等红绿灯。只是三秒钟的红灯时间,我很庆幸自己站在原地没动,因为一位开出租车的大姐闯红灯了,速度好快。

肚子好饿,受电视广告影响想去吃肯德基的六点早餐了。只是还不大到点,所以先坐进来等一会看看吃什么吧。这里的温度适中,怪不得晚上有那么多人选择在这里过夜。只是有奇怪的臭味,我在怀疑今天早上四点以前发生的事情。而那些事情,是完全不可以在这里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