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舅舅舅妈
初一 记叙文 1973字 7768人浏览 至尊宝手机华森

作者:颜石敦地址:湖南省桂阳县泗洲中心校手机:15211760694邮编:424419邮箱:yanshidun@126。com 舅舅和舅妈从没进过学堂,他们没读过“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华丽诗句;也不晓得“沧海桑田,海枯石烂”的坚贞誓言。他们只信一个缘字,认定这个字会把他们的前世与今生捆绑在一起,我坚信:如果有来世,他们也定会相濡以沫。冬日,每个日薄西山的下午,舅舅挑着篚箕、牵着牛走在前头,舅妈背着一箩筐猪草、赶着牛跟在后头,夕阳把他们瘦小的身子拉得老长老长,有时我觉得这细细的影子就是他们一生的浓缩。说起舅舅和舅妈的一世情缘,他们还真应该感谢那只鸭子。外公在世时喜欢养鸭子,放鸭子的事自然就落在了身为长子的大舅身上。即使在三九天,大舅也会把鸭子赶到崔江田洞里——桂阳三大田洞之一,让它们去找野食,自己则瑟瑟缩缩的躲在背风的稻草垛里。一个下雪的傍晚,有只忒淘气的鸭子离群跑了,大舅找得直冒烟,这时只见一个弱小的女子抱着一只系着红头绳的鸭子,直冲冲的跑到大舅的跟前,怯生生地说:“小哥,你是不是在找鸭子?天太冷了你还是早点回家吧!”第二天,大舅的媒人就上了那个女子的家„„成家后,舅妈对大舅可谓事事是举案齐眉,只有那一件例外„„食品站的站长看上了大舅杀猪的绝活,于是把大舅招了零时工。你们可别小看食品站的零时工,在那凭票购销的特殊年代,平时连二两肉也是难以买到的,大舅一下成了乡里的么号人物,连家里的那条老狗也把尾巴摇得哗哗地响,可大舅对每个人总是那样的和蔼可亲。一次,这条老狗叼了一根猪排回家,在舅妈面前晃荡,舅妈二话没说,攥起一把尖刀一刀就把老狗的后脚跟给劈了,大舅想拦没拦住,抱怨舅妈心太狠,舅妈却说,她可不想让一条老狗的一根骨头毁掉一个杀猪的一世的声誉。杀了太多猪的大舅看到舅妈的那种利索劲也不由得自叹不如!后来,这老狗由于行动不灵便在与别的野狗嘶咬中受了重伤而死了。表哥、表姐们闹着把它煮着吃掉,舅妈全然不理睬,用草席裹着把它葬到了岩岭上。舅妈太了解老狗跟大舅之间的故事了:这老狗不知陪大舅走过多少夜路,见过多少稀奇古怪的事,体会了多少人世的辛酸苦辣。大舅一生走南闯北,贩卖稻谷,运销生猪,榨油、伐木、修水库、扛枕木,结交的朋友三教九流——上至公门中人,下至走足伙夫。每逢镇上赶集,舅妈就得用大紫砂锅烧茶,用大鼎锅煮饭。每年冬至前舅妈都会自酿几大缸水酒,一字儿排放在堂屋里,缸缸挺着个将军肚,煞是威风。但凡有客人来,特别是白水、华泉一带的山民,大舅都是饭碗上酒,大块吃肉。由于广结朋友,,大舅无论走到附近的哪个乡镇,都有管饭的,同行的人好是羡慕。“自信人生三百”,那只是毛主席的一句豪言壮语,一世夫妻能有几个三十年?——执子之手,当与子皆老,那是文人的就法,大舅他们不懂这些,他们只晓得夫妻之间要的是想互搀扶!永远忘不2008年的那个冬天,天气一连降温,舅妈的胆囊结石病又犯了,我们手忙脚乱地把舅妈送到医院,临上医院的台阶时大舅执意要自己背舅妈上去。看着大舅如弓的背影、干桃核似的脸上渗出的汗珠、一副步履蹒跚气喘嘘嘘的样子,我的眼泪就直往下掉,晶莹泪光中只见舅妈在用自己的风巾替大舅摁汗。没有壮观的场面,无须动听的言语,这种感动却是那么的扣人心扉!天气越来越恶劣,舅妈的病情越发地恶化了,不得不转入重症监护室,就在舅妈被推进症监护室的那一刻,舅妈给了大舅一个异样的眼神,就这么一个眼神却令那个曾经从不掉泪眼的汉子——现在胡子拉渣的老头独自蹲在雪白的墙壁前号啕大哭。什么叫生离死别?什么叫悲天悯人?——我想这就是吧!舅妈的胆囊结石很大,激光是打不下来了,开刀吧,血小板含量太低,进得了手术门,怕是下不了那个手术台。生死诀择,大舅挣扎于痛苦的边缘。突然,大舅发了疯似的强烈要求医生给舅妈办理出院手术,或许只有他才读懂了舅妈异样的眼神!前几年,凤凰卫视报到的千里背尸我不信,此时不由得我不信!回家后,大舅给舅妈擦了个身子,好让她干净的飞向另一个世界,想不到奇迹发生了:舅妈全身消肿,面色有了一点红光,大表哥租车带她到流丰人民医院一检查血小板正常了,能开刀了„„直到现在,我都觉得这事实在是太神乎其神了,或许只有大舅才懂。我这一辈子值得感谢的人

太多,大舅、舅妈应该排在首位。五岁我丧父,母亲独自一人到县城谋生,只好把我寄养在大舅家。大舅、舅妈教我做人、送我读书,现在的我虽对社会没有什么裨益,但也没成多余之人,这难道不是他们的功劳?大舅有三个孩子,可只要每次有人问他,他就会说有四个。舅妈每次有什么好吃的,总会分成五份——其中两份是我的。以至于表姐总会背着我问舅妈她是不是亲生的。大舅、舅妈注定了当一辈子的农民,他们称不上勇者,也算不上智者,或许连仁者也说不上,但他们在我眼里、在我心里是一对好人,好人应该一生无忧,我祝他们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