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随想(一)
高一 散文 1282字 95人浏览 我哟巅峰

天空是灰色的,亦如自己此时的心情。。。

记得昨晚是很早就上床安歇了,记得上床前依然不舍地望了一眼电脑银屏,记得是百无聊奈地上了床,记得是捧起了诗经又放下。。。

不记得的是什么时候入了梦,不记得是入了谁的梦,不记得的是又梦了谁。。。

呆呆地倚在窗前,关了空调,又推开了落地窗。一股冰冷的寒风钻进房间,冷不丁地寒颤不止,本能地想关上窗门,而存在心底的那一股执拗却阻止了自己,就这样迎着冽冽的寒风,看外面329国道上车来车往,匆匆而往,奔向自己的目的地。。。

家在三楼,一眼望下去,不是太高,不能给人晕眩的感觉。悄悄地出门,悄悄地走进了电梯,突然想上顶层,不是想跳楼,没有那样的勇气,却特别想去那儿,搬进来两年多了,还从来没有上去过,在这个灰蒙蒙的冬日,想上去看看。。。

楼不是很高,16层而已。到了顶层,才知道有铁将军把锁,并且是别人的私人空间,悻悻地站立在过道的窗前,凭窗望去,看到西边的河流静静地东去,南面的车流川流不息,北面有什么呢,被那扇白色的墙挡在视线之外,一如卑微的我被你挡在心门之外。。。

黯然地下楼,不想再乘电梯,就这样一阶一阶往下走,好奇心一来细数起阶梯,一层是16级,到达自己家得下208级。闲着无事,这样走走也挺好。楼梯上一个人也没有,当然会没有,没有人如我一般痴傻,常有超愚蠢的举动。。。

脚在慢慢移动,而心却离自己很远很远。深深地责备自己,放纵了自己那颗孤独的心灵,以为一端的线在自己手心握着,以为只是让心随风去漂流些许日子,以为自己可以将心收回,一如收回一只风筝之容易。想不到的是,有时心不由已,全然不由自己。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

感觉自己特别地孤单无助,想去那茫茫的草原亦或是漫漫的戈壁。没有了拥挤的人群,没有了钢筋水泥的禁锢。想抬头呐喊,让自己所有的狂傲回荡在遥远的天空,让自己的呼叫响彻云宵,摇落云朵的点点泪滴。。。

那雨啊,那多情的雨,滋润着冬日的草原,抚摸着那终年难见雨水的戈壁。也许我就迷失在那茫茫的草原或者葬身于那漫漫地戈壁。这样的离去,给人以怀想,亦给人以悬念。让曾忆想我的你怀着一丝想念,想念着我也许只是走失,想念着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又来到你的心园,浅浅的微笑,轻轻地问候。。。

浪漫地邂逅,无言地离别,神奇的偶遇,黯然的离开。人生是一次旅行。入眼的是风景,入心的是爱。风景过目就忘,而心上的却难忘,知道是爱,却不敢面对。是因为心是那么脆弱,一碰就碎。且将她放置于心,而不言爱,只是让心去感悟,幸福,喜悦,悲伤,落寞,心在沉沦,爱在遥远。。。

近段时间,常于深夜于同一个梦中醒来,首先是微微地浅笑,继而便有泪悄悄地滑落,以致会轻轻地啜泣。很有点自恋的感觉,想拯救自己,却无能为力。因为常常是一个人,因而常常会有另一个人的背影烙在我的心上。莫名地就会想起,莫名地就感觉悲哀,莫名地就想轻轻地问候一声:你好吗?莫名的又开始胆怯,觉得自己是那么地卑微,卑微到如一颗浮尘,没有人会在意,因而悄悄地躲藏在那个暗暗的角落,静静地做着一个人的梦,默默地流着伤心的泪水,不让谁看见。。。

原文作者所属博客:若得鲜花满头插 莫问奴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