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来时路
初三 散文 5256字 2534人浏览 水蛭penpal猕猴

回望来时路——大柳塔煤矿新型工业化道路建设纪实

2010年,大学毕业的徐楠选择了神东,幸运的是,他被分到了神东大柳塔煤矿工作。对于徐楠来说,大柳塔煤矿是他第一个工作的地方,也是他见到的第一个煤矿。

煤矿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就是他所在的大柳塔煤矿这个样子呢?因为没有对比,徐楠的答案是“是”。然而,对于在大柳塔煤矿干了20多年的综采一队副队长杨忠林来说,不是所有的煤矿都是“大柳塔煤矿”现在这样的先进,大柳塔煤矿也不是从来如此,它的今天,是20多年来一步一步的丈量,在摸索和创新中走过来的„„

“拿设备练人”和生产本安体系

相对于大学本科毕业后的徐楠要经过笔试、面试才能加入神东而言,20年前的杨忠林进入神东没有那么“麻烦”,“社招”是他们这一批于1990年进入神东老员工的统一名字。那个时候,只要愿意干煤矿工作,煤矿就不会拒绝你。杨忠林告诉记者,大柳塔煤矿刚建井的时候,年设计生产能力只有60万吨,而且当时的建井工艺就是打眼放炮。“最早的安全管理跟现在比较起来是很落后的,打眼放炮也只是设置一下警戒线,哪像现在分运输、操作等多个工种,当时,一个放炮员就能背着炸药、雷管下去干活了”。杨忠林说,“不论你取得从业资格证与否,只要队里哪个岗位需要你,你就干,哪里像现在这样,先让你理论上学会,有一定的认识,取得一定资格证,然后才能让你实践操作”。

分工不细致,人员也不专业,事故就在所难免。杨忠林没有给记者“估计”一个大概的事故伤亡数字,他只是说,“那时候如果跟现在比较,真是没法比,那就是拿设备练人”。

突出安全管理的“天字号”工程,实现安全生产是大柳塔煤矿的最高追求,他们认为,没有安全,就没有煤炭生产的一切。

翻开大柳塔煤矿这20多年来的荣誉簿——自1997年至2011年连续十四年被评为“全国特级安全高效矿井”,2002年建成“神华集团特级质量标准化矿井”„„它荣誉满身。所有这些,离不开20多年来安全矿井建设的一个个扎实脚印„„

“背一下你岗位存在的危险源,重要几条?中等几条?”危险源辨识,这是大柳塔煤矿每一个班组班前会上必有的一个议题,也是生产本安体系在大柳塔煤矿实施应用最直白的写照。

煤矿安全管理的首要难点在于对人的不安全行为的管控。建矿20多年来,注重员工的安全教育,增强员工的安全意识,是大柳塔煤矿抓安全的法宝之一,这一法宝在2007年生产本安体系全面推广后更加好用了。

通过入井安全知识培训、全员考试、不安全行为人员停工学习来提升全员的安全意识;每季度召开不安全行为人员座谈会,营造“人人讲安全重安全”的良好氛围;讨论制定《不安全行为重大隐患梳理上报奖励办法》,充分调动员工发现不安全行为,制止不安全行为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下发《高危人群管理办法》,加强对新分员工、“三违”人员等高危人员的管控治理„„就像杨忠林说的,“即使是大学生,来到矿上也必须要跟着师傅好好学习三个月才能独立上岗”。

经过20多年的摸索,“人”这一安全难点管理已经有模有样了。

机电设备管理是安全生产的薄弱环节,管好这一短板就是大柳塔煤矿安全矿井建设的第二法宝。当然,这一法宝也最终在本安体系的框架中变强变大了。

加强对机电设备所存在危险源的辨识和机电事故风险的预先管控,定期组织对机电设备潜在的重大安全隐患进行排查,并制定有针对性的预防措施。将标准化作业流程与本安系统有机的结合,利用信息系统固化标准作业流程,鼓励员工“上标准岗干标准活”,大柳塔煤矿的设备变“活了”,再也不像那个“拿设备练人”的年代,人和设备“死磕”。现在,安全意识高、安全技能好的人和机电设备就好像是指挥官与士兵的关系。

据统计,大柳塔煤矿目前共有员工945人,其中大中专及以上毕业生占61%,人员平均年龄34岁,具有专业技术职称的占21.3%。而矿里设备完好率从2005年的95%攀升到2011年的98%,有效避免了由于设备不完好引发的事故。

杨忠林感慨道,自己越来越老了,年轻人越来越多了,设备也越来越新了。他们队现有员工41人,具有大专及以上学历28人,35岁以下员工29人,真正实现了队伍的年轻化、知识化。他告诉记者,现在他们用的采煤机是7LS-8系列的,而以前的6LS 和7LS-6C 等系列都已经被淘汰了。即使是运输机的功率,“也从以前的2×525,变成现在的3×1600,现在一台运输机的功率相当于过去三台的功率”。

很多东西都发生了改变,而所有的这些改变都最终归结到一个点上——安全变得越来越有保障了,正如杨忠林所说,“现在安全管理水平的确很高,工作很安全!”

3G 的变化

“牛三斤,牛三斤,你的媳妇叫吕桂花,吕桂花叫问一问,最近你还回来吗?”这是电影《手机》中的一句台词,而这句台词在电影开始的时候通过摇把的电话机广为传唱。引起记者注意的是电影中出现的那种摇把电话机和排队打电话的场景,因为,无论是那种打电话的方式,还是场景,都曾经是大柳塔煤矿井上、井下进行通讯沟通时有过的。

杨忠林说,20年前,大柳塔煤矿井上和井下的通讯是通过人工交换机实现的。“刚开始的时候,井下电话安得特别少,一个点上只有一部电话,人们有什么事情往往是打电话到调度台,调度台的接线员再通过接线相应的话孔去呼叫井下的人。”“要哪里?”这样一句电影台词想当然就是20年前大柳塔煤矿调度室人工接线员的职业用语。

杨忠林高兴地说,“等过段时间地面移动公网也实现了3G 通话功能,给家人也配台3G 手机,那样的话,他们不用看照片,不需要有家属活动下井的时候才能看到我的工作环境和状态了,通过手机就可以知道了。”20多年后的今天,杨忠林拿着手里那个表面已经破损的手机,他这个对手机没有什么研究,也没有太大追求的人,设想着换台3G 手机来“时髦”一下。因为就在3月初的时候,杨忠林所在的大柳塔煤矿5-2煤3G 无线通讯网络正式投入使用,矿里为每个班组长以上的管理人员配发了井下防爆的3G 手机,用它可以在井下任何3G 网络覆盖的区域实现语音、视频通话和上网等功能。

从人工接线员到3G ,20多年的时间里,一直干煤矿工作的杨忠林,紧跟时代信息化发展的步伐,见证着,也经历着信息化通讯在井下的变迁。人工接线——程序控制——数字化——3G ,每一段历史,他都没有缺席。

“井下3G 网络的开通,当然不是仅仅为了视频通话,更重要的是为了安全。”杨忠林说,“现在领导拿个手机,在什么地方都可以看到生产运输系统的运行情况,哪部皮带不转动了?采煤机什么时候停下了?以前还得打电话问调度室,现在一目了然。”

据该矿的业务负责人说,新建成的井下3G 无线网络通讯系统与传统的通讯系统相比有以下几个突出的特点。首先通过利用3G 通信手段,将煤矿已有的自动化控制系统与无线通讯进行结合,形成了传统自动化与新型信息化有机融合的信息高速公路。其次使用通过国家MA 资格认证的3G 防爆手机,在井下专网覆盖区域内除了可以实现3G 基本的语音和视频通话功能外,还能实现安全监测、自动化监测、视频监控、人员定位及数据上传等五大系统运行情况的查看。对应在地面的中国移动公网的范围内实现了上述功能,即可实现对上述煤矿自动化五大系统任意地点的无线监控,打破了之前在固定地点用计算机对井下自动化系统进行控制的传统模式,利用3G 无线通讯网络实现了对矿井生产监控的实时性和工作地点的任意性,有效提高了生产管理效率,提升了安全管理水平。

大柳塔煤矿52304七米大采高成为全国煤炭系统首个实现自动化系统无线监控的工作面。

记者不知道,今天拿着3G 手机井上、下沟通的人们,会有那样的过去。就像电影《手机》中的严守一,在排队打电话的13岁时绝对想不到,30年后的自己会有那样高端的手机。

信息化是当今社会发展的趋势,其对工业化建设有着巨大推动作用,它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将直接导致工业化向纵深发展,没有信息化,工业化将停滞不前。同样,在新型安全绿色高效矿井的建设路程中,信息化建设就是“加速器”。

如今的大柳塔煤矿,凭借着矿自动化系统和信息化建设的不断深入,先进设备和新技术的不断引入,全员工效一直处于神东矿区领先水平,稳定在120吨/工;井下的运输、供电、通风、排水等系统全部实现了远程集中自动化控制;井下固定岗位实现无人值守,主要生产环节实现了工业电视监控,自动化系统的应用使矿定员减少了22%,逐步向“无人则安”的安全管理目标靠近;利用传感技术、网络技术和数据库技术对设备运行的状态参数进行采集、传输、显示、存储分析,指导设备预防性检修和生产组织工作, 已经实现了所有综、连采工作面设备和主运输胶带机的运行状态监测;全矿实现了安全监测集中化,井下人员和车辆均安装了定位系统;利用覆盖矿区千兆快速以太网和光纤数字信息传输网络,建立了数据共享平台,即本质安全管理系统、生产管理系统、EAM 资产管理系统、OA 系统、全面预算系统等生产、经营、办公自动化信息管理系统。

“自己管理自己”的那个年代

没有标准化、专业化流程的指导和约束,也没有进入工作面以前的危险源辨识,20多年前的大柳塔煤矿,“可以说是开放式管理,工人下去后自己管理自己”,杨忠林告诉记者,“以前掘进巷道基本是一次性成巷,属于超循环的工作模式,进入工作面以前也不会辨识啥危险源,哪里会像现在这样,既不允许空顶作业,又要求对周边环境进行危险源辨识”。

往事是对历史的沉淀,也是对今昔的感慨。大柳塔煤矿20多年来的变化没有让杨忠林感觉到不适应,在他看来,这些变化“好”!过去那是个“自己管理自己”的年代,自然也是个“管理比较放松”的年代。

“过去管理结构模式虽然跟现在差不多,但比较松。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没有标准流程参照,也没有专业的人员指导,很容易出问题。”杨忠林说,在那个时候,像他这样的副队长,“下去走一圈,把情况摸清楚了就升井。现在呢,要跟员工同上同下,而且,有可能员工下班都能升井了,区队长的工作还得延续到下一班。”

矿领导跟班、带班是国家的规定,这样的做法可以保障生产的有序开展,安全也多了一层护网。就像杨忠林这样的区队长,则“相当于队里的一个安全监察员”,每天、每班都有实时检查人员。“我现在一个月安排跟班21个,而且是只多不少。”

有了指挥,有了约束,管理上去了,安全也就有了。

大柳塔煤矿一直以来注重管理提升,始终坚持“只有不到位的管理,没有抓不好的安全”的理念,扎实推行本安管理,建立了矿领导、部门区队、基层员工分层管理的三级管理体系,推行五型企业绩效考核制度,在管理上保证生产安全。通过严格落实主体管理、属地管理、业务保安和安全监督检查四项责任,采取动态检查、重点盯防、定期检查、不定期专项检查相结合的方式全面开展隐患的排查治理工作;组织进行管理制度的梳理、修订和再评审工作,做到用制度管理,按规章办事,形成管理的长效机制;每年组织基准风险评估,评估后印制《风险管理手册》,并编制危险源辨识卡下发到全矿学习应用;树立“只有感悟不到的隐患,没有避免不了的事故”的理念,切实开展岗位危险源辨识工作,截止2011年底,全矿共辨识出危险源3217条。积极开展危险源再辨识工作,每月对各单位上报的新增危险源评审,并对提报人奖励,2011年全矿新增危险源65条。

对于“跟班21个”的要求,杨忠林过去不敢凑乎,现在更不能含糊了。因为,这“21”个跟班完成的数量和质量,还决定着他一个月腰包的鼓与不鼓。

大柳塔煤矿多年来秉持着“强管理,树品牌”的管理理念,狠抓基础管理和现场管控,全面推行五型企业绩效考核和月度千分制考核,区队员工施行从工作态度、安全意识、工作技能、劳动纪律等几个方面全面进行考核,彻底打破了之前干多干少一样的“大锅饭”现象,将“多劳多得”的分配理念落到了实处。对于区队干部,则实行了区队管理干部工资分配方案改革,取消了管理干部拿系数的特权制度,实行与员工同样的拿“质”和“量”来考核的方法,充分调动了区队管理干部多入井、多跟班、多出勤的积极性。

一切的管理在于要求,绩效考核就是一种关于要求的行为。绩效考核是企业对员工的正当要求和标准规范,优秀的绩效考核方法不仅对企业有帮助,对员工个人成长更是意义重大。

大量的调查数据显示,有考核的企业与无考核的企业业绩可以相差一倍。企业越走向成熟,处理事情的顺序就越应是法理情,而不是情理法。不考核,不管理并不是真正的对员工好。没有标准的爱,叫溺爱;没有制度的爱,叫宠爱。绩效考核不论对员工还是企业,只要运用得当,都可以产生相当巨大的正面效应。大柳塔煤矿在绩效考核上所作的思考和实践,让管理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也让这一道理得到了验证。

“安全保发展、管理促效益”。在安全矿井的建设上,大柳塔煤矿因为生产本安体系的实施应用有了变化;在信息化建设上,大柳塔煤矿以第一个井下3G 网络的应用也诉说着变化;在现代化管理建设上,大柳塔煤矿用安全管理制度、绩效考核制度顺应着时代的变迁。所有这些,都只是新型工业化道路上一个又一个小的站点。路仍在前方,大柳塔煤矿还将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