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短暂的生命中寻找永恒
六年级 散文 1061字 998人浏览 海缸在路上

在短暂的生命中寻找永恒

——短暂与永恒 谁能以深刻的内容充实每个瞬间,谁就是在无限地延长自己的生命。 ——题记

天地永恒,生命短暂。面对流水,孔子曾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李白高唱,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佛语,一刹便是永恒。昙花绽放,花期短暂,美丽长留,流星坠落,转瞬即逝,光照天宇。短暂的生命,精神却能永恒。

生命短暂,美丽永恒。昙花一现的美丽,是为了韦陀。当年,她不过一朵存在于佛前的花,翘首等待,顾盼生姿。韦陀纵然冷漠清淡,看过来的那一眼也足以让她飞蛾扑火,无怨无悔。记得她开放之时,一朵朵洁白的花瓣由外到内一层层绽开,花香随之溢出,阵阵幽香,沁人心脾,轻柔地呼唤着他。而他自始至终,并未多看她一眼。千千万万年,人们记得韦陀的人甚少,知道昙花的人却比比皆是。因为一瞬的美丽足以让众生永恒铭记。缘起缘灭,美丽永恒。

生命短暂,思想永恒。人是有思想的芦苇。这便是人超乎其他生物的原因。苏格拉底当初反对智者学派的普罗泰格拉时,就说过,有思想力的人是万物的尺度。思想可以同美德相联系起来。如今看来,这句话虽然不够严谨,也是极有道理的。史铁生在人生最好的年纪残废了。但是他从未放弃思考。在树荫下静静思考着生命。最后,他悟出来:历史的每一个瞬间,都有无数的历史漫展,都有无限的时间延伸。是的,死并不可怕,这是一件不可着急的事情,微笑地唱着生活

的歌谣。静静思索,思想永恒。

生命短暂,真爱永恒。“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李清照丧夫后,曾经才华横溢的女子已然憔悴不堪,这样的相思之苦纵然是到了九泉之下,也怕是难以抒怀。“为赋新词强说愁”“欲语还休”一代名将辛弃疾想必也有一人能让他化为绕指柔,词中豪放不见,只余下满腔思念。“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苏先生病居江湖,却在暴风雨夜梦见亡妻,起身挥墨,笔尖寸寸相思,纵使满腹才气,心中相思又如何言尽?浮生若梦,为欢几何?陆游和唐婉,沈复和芸娘,尘世爱侣,大多情深意重,却往往免不了生死相隔。死生挈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自然是最好的结局。但我们短暂的生命中总是存在着比生命更可贵之物,他们的存在往往可以流芳万世。生死相隔又如何?情意绵绵,真爱永恒。

人生有无数短暂的美丽瞬间,这些瞬间,或许是倾尽心血的刹那芳华,或许是生命之水的滴滴点点,或许是解悟生命起源的秘密,数不清的短暂,方能连接成为永恒。

萃取美丽,思想,真爱为永恒的养料,让短暂变成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