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初一 记叙文 2213字 54人浏览 心理契约8

父亲的爱伴我成长

(严森)

孩子是漂流的船,父母是温暖的岸。父爱如山,母爱如海……我在温暖的海岸上,享受母亲爱的浪花,却渐渐淡忘了父亲那山一般深沉的爱……

记得那一年,您在楼上睡觉的时候,我偷偷跑出去玩,一不小心跌下了施工工人挖的坑里。我大声哭喊,吵醒了正在睡觉的您,当您来到坑边上时,,我已筋疲力尽,而您却对灰头灰土脸的我说:“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哭。自个儿上来。”我不知所措,竭力装出一副可怜相,可您却不见了。当我从坑里爬上来时,已是黄昏。在不远处,我看见了正叼着烟斗的您,我飞快地从您面前,一句话也没说,怒气冲冲地回到家里,您却迟迟未归。当我找到您时,您正对施工工人 :“我儿子今天掉这坑里了,你们能不能小心一点。我儿子现在在家里头,我给他擦药去。”我的眼睛湿润了。

还有一次,我考试考了个60分。回到家里时,看见您面露不悦,知道最糟糕的事已经发生,老师一条信息发过来,我不是上法庭就是挨板子。只见您抽出不知已经用了多少次的棒子,往我头上挥舞下来,我闭着眼睛,却没有想象的剧痛。我慢慢睁开眼睛,您却不见了,听见您在楼上叫到:“你这孩子,太让我失望了。”然后听见了关门的声音。虽然没挨打,但自己却感觉比挨打还要难受。

父爱如山,母爱如海。父亲那深沉的爱让我感到害怕,但又在不知不觉中锻炼了自己坚强的意志力。谢谢您,父亲!

外婆的爱伴我成长

(周锦桃)

从小到大,我在外婆家长大,可以说,我和外婆的感情比和妈妈的还要好。打小就吃外婆煮的粥,听外婆讲故事,陪外婆在门前的河边散步。那些回忆,总是那么美好。

那一个盛夏的傍晚,我和外婆在小河边散步。夏风徐徐地吹着,整个人都觉得特别凉爽,夕阳西下,天开始黑了。我和外婆一边聊着幼儿园发生的事,一边慢慢走着。走着走着,突然一只纯黑色毛的狗向着我和外婆冲来,外婆喊我:“桃桃,不要动,那狗会咬你的!”我一时没反应过来,那狗就往我小腿上咬了一口,又继续跑了。我被狗咬得不重,也许是因为那只狗还太小了,而我也根本不知道被狗的严重性,再加上不太疼,所以没有哭。可外婆急匆匆地把我抱回了家,哭着叫舅舅开车送我去医院。一路上,外婆和舅舅说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又说了被狗咬后的严重性。我在一旁默默地听着,终于哇哇大哭了起来。在医院里,我哭得死去活来,外婆便哄我:“乖孩子,打针不疼的,不怕。”可我还是哭得死去活来。被外婆抱着强迫我打了针以后,医生和外婆说:“这几天还要继续来打针。”回到家里,外婆眼睛哭得又红又肿,虽然我那时还小,但也的确十分心疼外婆。打针的那几天,外婆的眼睛几乎都是红肿的。

每天早晨,外婆都早起给我煮料粥,香味四溢。还未起床的我,嗅着香味就到厨房了。外婆总是细心地喂我喝粥,怕我烫到嘴。她总会自言自语地说:“这孩子打了两天的针,脸色都青了,真让人心疼!都怪我,没看好孩子······”看外婆这么自责,我也很伤心。去打针时,外婆总会怕我哭,便哄我,“乖乖打针啊,打完了外婆给你买你最爱吃的糖果。”听到外婆的话,我乖乖地去打完了针。每当我乐呵呵地吃着糖果时,外婆又在自责:“都怪我,害得孩子脸色则么差······”其实,外婆不必这么自责。可是因为她爱我,没保护好我,所以才这般自责。我知道,外婆是爱我的,只是因为一时疏忽而没保护好我,才会有这种自责。

外婆老了,可她对我的爱依旧一成不变。开学前,她给我塞了一个红包,嘱咐我要好

好念书,以后好好报答妈妈。平时,她总教我要爱身边每一个对自己好的人。进入中学,我更懂事了,知道自己要好好读书,长大报答外婆,一定要对外婆好。

父亲的爱伴我成长

(卢秋怡)

父爱,如一只低吟浅唱的摇篮曲,虽不如母爱般温柔细腻,却粗中有细,唱啊,一直唱到心里去·····

在我漫长的记忆中,父亲是一个很慈祥的人。他再生气,也只是动动嘴皮子。说到打,我可真的没有任何印象。他总是和我说:做人要诚实。当然,他也是自身作则的。记忆的长河流过,把记忆的贝壳一次次冲刷,我捧起了一颗,又一颗·····

在离期末考只剩下几天的时候,我发生了一些状况,那天我的肚子疼了一上午,却一直咬牙忍到了放学。回到家里,我连饭都顾不上吃,就直接回到房间里躺着,肚子里想是有个“孙猴子”在大闹天宫。父亲发现我不对劲,赶紧把我叫下楼去,没吃完的饭放在一边,脚上的拖鞋也没来得及换,他一把抓上车钥匙,便带我去医院看病。他的眉头皱得几乎要拧在一块,眼神直勾勾的,泛着一层心焦,连呼吸时该有的起伏都难以察觉。我吃过药,没什么大碍了,他还要不停地叮嘱我要按时吃药。倒是他自己,饭也顾不上吃。

刚住进宿舍时,最难以忍受的是盛夏的嚣肆。16个人挤在一起,风扇却仅有两台。我跟他说,让他给我带一条裤子,本约好我到校门口去拿,父亲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六楼宿舍门口,手里还提着裤子。我当时竟先不关心父亲累不累,倒先向他发起牢骚,说宿舍里有多热多热,让他带把扇子。起初我只是随口一提,没一会儿,他真的拿着扇子,再次出现在宿舍门口······“爸,我只是说说而已,这么高的楼层,你别跑来跑去了。”“你不是说这儿热吗?带把扇子过来给你好扇风。”没等我再说什么,他已经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出了门口,还要唠叨几句:“你在这自己多加小心,有什么事再给我们打电话·······”眼珠渐渐浮上一层水汽,我拿着扇子,站在门口,目送他佝偻的背影慢慢消失在楼梯拐角处······

父亲的摇篮曲唱啊唱,听的人听着听着长了新芽,唱的人唱着唱着白了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