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流金岁月之我眼中的BEYOND
高三 其它 1612字 321人浏览 violet潇霄

~1~ BEYOND 流金岁月之我眼中的BEYOND

文/黄贯中

Beyond 对我当然有着很重要的意义。这样说吧,她既是我的事业,我的学校也是我的一件工具甚至是武器。凭着她,我获得心灵上的满足,也得到不错的入息,同时她亦教晓我不少东西。而透过Beyond ,各成员都实践了大家长久期盼的理想。当然,最初Beyond 各成员是没有想过会以乐队作为职业的,我们那时只知道组乐队是件好玩的事,所做的一切也很开心。而长久以来我们之所以能继续下去,纯粹出于一份坚持,一颗永远能自知自爱的心。今天虽然家驹离已不在,但回望时我总觉得很安慰,因为意义上我们想做的都已经达到了。客观看来,Beyond 的确在香港乐坛开拓了一条新路,好让后来者能走得舒服一点,又或是说我们树立了一个榜样,无论好与坏,那毕竟是一个榜样。虽然我们之前也出现过一些本地乐队,但说到真正的本地广东流行摇摆乐,Beyond 绝对是先驱之一。藉着我们受到广泛注意,乐队在一般人眼中的地位亦比以往有所提升,被歧视的情况也消除了。回想我还年轻时,总是常问自己:“只靠音乐真的能填饱肚子吗?”我想这也是上一代热爱玩音乐的

~2~ 人所曾有的普遍疑虑。不过到今天,相信如果你告诉长辈们想以音乐为职业,大概他们也不会像往昔的父母或长辈那般担心只要你肯下苦功,做个出色的乐手。组一队好的乐队,生活也是有前途的。我所指的不单是艺艺术上的前途,还包括了生活的素质。

Beyond 最成功的地方,大概是拥有一大群全港最疯狂最“死硬”的乐迷,而他们跟其他歌手的乐迷是绝对不同的。正因为有了他们,Beyond 才可以继续坚持自己,在今天继续在乐坛坚守下去。其实由我们作为地下乐队时期开始,已经有一班很支持我们的乐迷跟着,无论我们的音乐会在何处举行,都必定见到他们。到后来当然就有被称为“妹妹仔”的一群Fans ,虽然她们的狂热行为常为人批评,但当年人们眼中的“妹妹仔”还不是长大了吗?很多现在都结了婚,甚至她们的丈夫也受影响而听我听的音乐,到他们诞下了娃娃,其子女又一样受父母感染而喜欢我们,这就是Beyond 音乐历程上的成果。或许那些大歌星也有跟我们一样的经历,但我知道Beyond 跟他们不同的:那些歌星可影响人们喜欢上他,但Beyond 却会影响到人们憎恨我们,这就是两者的分别。我对社会没有使命感,因为我不觉得自己有这种能力,对于一个常常躲在家里弹吉他的人,是没有所谓使命感这回事的,我惟一的使命感只会体现到对待Beyond 的乐迷身上,就如我之前说过,是他们造Beyond

~3~ 的,所以我只会对他们负上使命感。我觉得现在有些人正受着我们的影响,他们也对Beyond 很好,所以假若我未能十足十地给予他们所期盼的,我便会感到不快乐,这就是我的使命感。

不过话说回来,欢呼声实在是虚荣的最具体表现,这可是我懂得的。那绝对是会上瘾的,而我相信无人能够抵抗欢呼声的魔力。当声音此起彼落,人就会变得迷惘,并渴求着更多更多,而我的理解是──这是一个人面对这种场面时最自然的反应,我不愿意将Beyond 在自己生命中排位,因为生活上有很多东西只可以并排,而不能分高低。就如一杯清水一样重要,你能告诉你不需要喝水吗?我只可以说,Beyond 在我的生活中确实占了很重要的位置,若没有Beyond ,今天我也不会是这样。她除了不断丰富我在音乐的造诣外,也教会我怎样跟他人共处,怎样面对世办,并让我更懂忍耐,更有计划地部署工作。随着Beyond 的名气日益增大,乐队所牵涉的事情就愈来愈多,那再不是往昔四个人在一起的Beyond ,也不能再像以往般任性,随喜好而行,现在我们想问题也要多费周章,务求每一个决策都是满的。

我对于Beyond 的遗憾只有一个,就是家驹离去了,除此以外,我已算颇满足。在乐队创作上,我从没有遗憾,虽然旧日也曾捱过一些苦头,但又有谁人不曾吃过苦呢?我会说:“命运没有亏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