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的成长
初一 议论文 10065字 497人浏览 逆鳞九段

内心的成长

我因爸爸而自豪

我的爸爸,是名普通的教师,他没有做过轰轰烈烈的大事,也没有太多的光荣称号,他不高大,不英俊,也没有美妙的嗓音,但他却让我引以为傲,为他而自豪。 我自豪,因为他敬业爱岗,无私奉献;我自豪,因为他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我自豪,因为他勇于探索,不断进取。但更让我自豪的是他的自觉的责任。

那是一个傍晚,爸爸把我从学校接回家,我坐在爸爸的后座上,像是小麻雀似的和爸爸聊着学校里的趣事。风从耳边呼呼吹过,爸爸时不时回头看的脸上洋溢的满是宠溺。这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孩子。

突然,一个急刹车,我重重摔到了爸爸的背上。爸爸转过头用宽厚的大手摸了摸我的头,嘴角扬起一丝歉意的微笑。“没事儿吧?红灯了!”爸爸指了指前面那鲜红的警

示灯。我看了看四周,几乎连个人影都没有,路边不远处就是一望无际的田野,静得几乎都可以听见青蛙的低鸣。

我推了推爸爸,撒娇着说:“爸爸,走吧!反正又没人看见!这么偏僻的地方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爸爸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许久,直到灯由红变绿,他又望了望两边,才放心地向前一蹬。

路上依旧云淡风清,但爸爸的气息却越来越凝重,看着爸爸的后脑勺,我觉得像有一个世纪那么久。终于,爸爸开口说:“不管有没有人在,遵守交通法规都是我们的义务和责任。这是尊重自己的生命,也是尊重别人的生命!要学会耐心,不要因为一失足成千古恨呀!”

我怔住了,顿时觉得双颊像是有两把火在熊熊燃烧,一种羞愧,一种尊敬,一种自责从心底滋生。爸爸又说:“有时候,在人生的十字街头,也要学会等待„„” 终于到家了!第一次觉得回家的路如此漫长。我跳下车,爸爸推车进入车棚。第一次,觉得爸爸的背影如此高大。我想那是一

种人格的力量。伟大往往显现于平凡之处,平凡中不为人知的伟大也许才是真正的伟大。不求世俗的传名,只求无愧于心。 从那以后,每当我走在十字街头,现实生活中的或是人生道路上的,当红灯无情地在闪烁时,去总会想起爸爸,想起他的话。我开始学会耐心等待。当灯由红转绿的那一刹那,我满怀着自信与自豪,怀着一片坦然与平静走在通向远处的道路上„„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说:我自豪,因为我有一个平凡但伟大的爸爸。

好想说声对不起

尘封了许久的事,当它再次赤裸在阳光下,内心仍有说不出的愧疚。

—题记

又是烟尘纷飞,又是人车争霸,出门时的好心情被眼前拥挤的场面纷扰,我不由地得抱怨起这马拉松式的修路工程,一阵风刮起,顾不得那么多,便开始抢车道,我左躲

右闪,见缝钻车,不一会儿如游蛇般走到了小路的尽头。

谁料这尽头才是恶梦的开始,手掌大的一个出口,各种交通工具齐备,左小轿车,右行人,中间是自行车族,隔出口相望对面正有庞大的上班族,再一看表,上课时间也快到了,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管它三七二十一,冲出去就是好汉,在一片鸣笛声中,我依旧我行我素,忽然一群行人,堵住我正前方的路,我变向右一拐车把,挡住了另一个行人的路,随之而来的便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左边那个骑车的民工为了不与我相撞,便向左,一个不小心,靠在了左边那辆颇具风度的丰田跑车上,人们纷纷停住了脚步询头号他是否有事,确定那位民工没事正准备离开,一个尖锐的声音刺入我的耳鼓膜。

“哎,我的车,看让你给划的,怎么骑车的?”

“对不起,车太多,我不小心„„” 看到如此场景,鬼使神差,我脑子一热,就拼命地往外挤,快速的离开现场,然而耳旁依旧是那个尖锐的声音,还有那个民工尴

尬的赔礼声,我是否该回去?这与我有关吗?这一连串的问题,从我的脑海中进了出来,当我想着是不是该回去的时候,却发现骑着车已到了学校,放好自行车,迈着沉重的步子回到自己的座位,同桌似首发现了我的表情的扭曲,便询问我是怎么回事,我便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他。

“后悔吗?”“嗯。”

“返回去说清楚嘛。”我一阵沉默 “想去就快点!”我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冲下楼,开锁,推车,奔向那个留下遗憾的地方,不知为什么内心有一丝不安。

到了那里,早已是一片平静,那些拥挤的车辆、人群也早已不在,只有一阵风起,吹起了满地的灰尘,拂乱了我的头发,我呆呆地望着,说不出一种什么感觉,转身离开的时候,又是烟尘纷飞。

也许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没有重新返回的可能。

这件事就这样像流星一样过去了,留给我的只有:好想说声对不起。

心中的彩虹

彩虹出现风雨后,成功来自磨难中。这句话我体会最深。

“二模”后,走出教室,天一下变得昏暗起来,阵阵狂风刮得树叶沙沙直响,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尘土,顷刻间,暴雨如倾盆般下了起来,砸在头上,竟是那样的痛。

其实是我的心在痛,一向自命不凡的我忽然发现自己在数学方面绝对少根筋,两次大考都没及格。同学的眼神,爸妈的问询,老师的催促,我如惊弓之鸟,不知呆在哪儿才好。有时躲在屋里骂自己笨,骂发明数学的人可恨,有时又常常在窗前看看外面的东西,极想把又酸又臭的心情蒸发掉。

马路对面是一所聋哑学校,除了学生有些“特殊”,与其他的学校没什么两样。每次看到聋哑孩子牵着盲孩子的手过马路,盲孩子有“说”有“笑”讲着什么,我的眼睛便开始发酸,也许只有弱者才会真正同情弱者,我们都是弱者,只是“弱”的地方不同

罢了。

雨过风停的操场上,聋哑班的孩子在上体育课,他们一圈一圈地跑着,绝没有我们上体育课时的唧唧喳喳。我暗想,他们这样跑,有什么意思呢?即使他们变得很健壮,大自然那美妙的声色之窗也是向他们关上的。后来,他们拔河,两组人拽那根大绳子,没有呐喊的声音,可他们的表情、动作告诉我:他们很努力!我没看出谁赢了,随即便有一组人跳了起来,他们跳跃着,互相的拍打着,脸上是发自内心喜悦的笑容。 我突然意识到:弱者发不出这样的笑,这是强者的笑,是成功者的笑!

好像童话一般,刚刚还乌云密布的天空,霎时变得明朗起来,一道绚丽多姿的彩虹,在阳光的照耀下,给每个孩子都罩上一圈七彩光晕,好美!

生命没有为他们带来完美,但他们为自己打开了一扇心窗,让阳光洒了进去,让欢笑洒了进去!

我站在窗口,看得如痴如醉,人生道路不会一帆风顺的,总要经历一翻风雨的磨

难。但风雨过后,肯定有胜利的彩虹,风雨越大、越猛,彩虹的美就越绚丽、越壮观。 试着走进风雨,去寻找心中的彩虹,一定会重新找到自我。 我随即把桌上写满忧郁诗句的纸揉成团儿丢进了废纸篓,连同一度黯淡的心情。

你还会觉得孤单吗?

中考的第一天,清晨,风透过窗徐徐吹来,让我觉得有些冷。我一个人吞着简单的早餐,空荡荡的大房子里,只有我的影子陪伴着我。隔壁传来阿姨叮嘱儿子句句温暖关心的话语,传来了他爷爷奶奶充满希望的笑声。我转身拉开门,迅速走了出去。“女儿啊,爸爸有个工程得接,你自己用心考。”昨日爸爸来了电话,撇下我挣他的钞票去了,重视他的工程去了。我轻轻擦拭着泪„„我怨,我恨,我孤单。

前面满载旧纸箱、啤酒瓶的三轮车正在上坡,满脸沧桑的大叔,弯着腰,吃力地拉着。我小跑几步,帮他推着车子,他回头看

了我一眼,脸上充满了感激之情,我勉强笑了笑。

上了坡,他停了下来,看见我手里的文具袋,问:“丫头,中考啊?”我低下头“嗯”了一声。他说:“我儿子今天也中考,看见你我也替他紧张。就你一个人啊?”我木然地点点头。他说:“我儿子就一个人考,我去也没用,还不如多拉几车货,凑凑学费呢!”他不好意思地搔搔头皮,又对我说了句祝福的话,蹬着三轮车消失在晨霭里。 望着繁华的商业街,脑子里重复着大叔的话,我想起了我的父亲:爸爸现在是否在某个酒席上不顾胃疼,喝着血一样的酒?是否陪着笑脸,为那些腰肥肚圆的陌生朋友敬烟递茶?他是否戴着黄色的安全帽,在刚刚开工的工程上转来转去,盘算着这项工程又能赚多少钱?他必是穿着唯一的那套西服„„我的心阵阵抽痛,慢慢颤抖„„是啊,爸爸辛辛苦苦地赚钱,似乎并不是为了他自己啊!

爸爸,你是否也像那位大叔一样,完全为了您的孩子?短短一念之间,暖流流过了

外打工,根本不够维持家用。母亲为了让我能和别的孩子一样吃好、穿好,她全然不顾及自己,在工地上找了份工作,工地的钱并不容易挣,为此母亲付出了许多,她的手被钢铁、砖块划满一道道裂痕,“这哪是一个三十多岁母亲的手?”我问自己。

一切的一切迫使我来到工地,我想看看母亲究竟做什么工作。我在碎砖泥土躲闪中来到一个拐弯处,忽然听到有人叫我小名,我环视了一周,才看到正带着安全帽的妈妈。她站在一个不断往外溢水的水坑里,穿着雨靴,周围站着几个背着手的男人,没有人上去帮助早已汗流浃背的她。我哭了,泪水流得那么纵然,我跑过去,拉着妈妈的手:“妈妈,你怎么干这种活儿?”妈妈笑着用那双满是裂痕的手轻轻为我抹去眼泪,然后一甩“妈妈不累”。那手是那么粗糙,扎得我很痛很痛。

晚上我依偎在母亲的怀里,拉着那双手,天哪!我根本不敢相信,那大小不一的老斑、凹凸不平的指甲,粗大的骨节和绽起的条条青筋,母亲为了我都做了些什么?我

的泪又来了。

妈妈的手一天天在变,变得那么粗糙,这种种的一切都是母亲为了我,为了这个家。那手虽粗糙,却充满爱和温暖,那份爱和温暖不曾消失过。我要带着这双手,让它伴我走过人生的每一站。我要改变这双手,让它变得和从前一样的细嫩、光滑。

门其实开着

“快敲呀,老班。”同学们躲在墙后面,压低着嗓子,焦急地催促。我站在门口,犹豫不决。

今天,老师在班中对同学们“怒发冲冠”,一场无缘无故的风暴过后,同学们决定向老师提出建议。可是当他们在表决派谁做代表时,数十个手指齐刷刷地指向了我,我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同学们的信任与吹捧纷至沓来,我作为老班,民意难违,只好顺从了。

来到办公室门口,同学们的护送终止

了,一个个像海狗似的,在暴风雨来临之际退缩了,躲到了墙后面,只探出一个个脑袋,不时地对我挤眉弄眼,投来信任的目光。 门虚掩着,从门缝中透出几丝暗淡的光线。我伸手准备叩门,在离门还有两厘米的地方又停了下来。一种莫名的恐惧油然而生,慢慢吞噬着我的内心。我缩回了手,侧过头去看着同学们。

有的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有的人在摇头,有的则向我挥挥手,示意我加油,也有的人向我投来了信任的目光,夹杂着敬佩、仰慕。此时,脑海中有一件小事开始浮现。 那一年,我还很小。妈妈因为工作繁忙而变得脾气暴躁,经常为了一点小事训斥我,甚至打我。我很无奈,也很愤怒。终于有一天,我鼓起勇气推开了妈妈虚掩着的房门„„那时,我无畏、单纯,和妈妈面对面的交谈使我们的心贴得很近很近„„

想到这里,我恍然大悟。我不还是那个单纯、无畏的我吗?望着同学们丰富而又变化着的表情,我心中的自信就像一个气球一样不断地胀大。

我深呼吸。透过门缝,有一缕清新的空气钻出。给予同学们一个微笑,我伸出手,轻轻地叩了几下门,只听见老师温柔的声音传出来:“进来吧,门开着呢!”我从容地走进办公室,一瞥墙后面的目光,有担心,有惊恐,有鼓励,就像什锦糖一样交织在一起,向我源源不断地输送过来。我触摸着那扇其实开着的门,开始了与老师的谈话„„ 虽然只有短暂的十几分钟,却如同几个世纪,我通过了那道其实开着的门,走进了老师的内心,与老师有了一次心与心的交流。

“笃笃笃”,敲门声又一次响起,我和老师相视而笑,一齐说道:“门其实开着!”

门其实开着

家里很静,只有墙上的钟正不厌其烦地走着。明天就要中考了,但爸爸出差在外面,妈妈又上夜班,就剩我一个人在家看书。 我的眼前时不时地浮现起一幅幅令人

羡慕的画面:好友小林的父母正围着她团团转。一会儿端来一杯热腾腾的牛奶,一会又拿着扇子给她扇风。我心中的气不打一处来,爸爸妈妈一点也不爱我,明知我要中考了,还忙着工作。我气鼓鼓地扔下手中的书,钻到被子里。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难道是妈妈?我心中一阵窃喜。打开门一瞧,果然是妈妈。“小萌,把妈妈的钥匙拿来,我忘带了,快。”失落感涌上心头,原本盼望妈妈看着我,可她„„我无力地拿着钥匙放到妈妈手中,继续钻到被子里。

没多久,敲门声又响了,妈妈肯定是回来看我的!我兴冲冲地跑去开门,妈妈站在门外,也不进来,只说了句“天好像要下雨了,给我拿把伞。”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妈妈走后,我重重地关上了门,泪水如瓢泼大雨般,倾泻了下来,止也止不住。

我拨通了小林家的电话:“小林,你真舒服,爸爸妈妈对你多好,我„„”我哽咽了。“小萌,你怎么了?”“我爸爸出差去

了,妈妈上夜班,回来两趟拿东西,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他们是不是不爱我了?”“别瞎说,怎么可能,其实你妈妈是爱你的。她回来拿东西是借口,为的是想看看你,我妈以前也这样。放心吧。”

放下电话,我静静地想着小林的话,她说的倒也有些对。可我妈妈怎么不进屋呢?唉,别想了,睡觉吧,可不能熬夜呀。 突然,又是一阵敲门声,谁啊?我寻思着,这人怎么扰人清梦呢?开门一看,原来又是妈妈。“小萌,忘了告诉你,明天的早餐我已做好了,就在冰箱里,早上起来热一热再吃。快睡吧,不打扰你了。”

妈妈消失在夜幕中,我呆呆地望着,不知何时,泪水再一次流了下来,我错怪了妈妈,其实她是爱我的。

门其实开着,只是我忘了去推一推。

美丽的苹果

祖母爱吃苹果,尤其爱吃妈妈削的苹

果。

妈妈削苹果的姿势很漂亮。她安详地拿起水果刀,飞快地在苹果上转着,果皮便宛如一只轻轻点过水面的燕子,时而向下,时而朝上,绕着苹果自由地飞舞。片刻之后,圆圆的苹果便呈现在我们面前,完美得就像一件艺术品。削完后,妈妈总会拿过碟子,将苹果一片片削好,递给祖母。那一瞬间,妈妈那写满微笑的双眼那么美丽。祖母每每递给我几块,而我吃完后总是不懂事地嚷着还要。望着妈妈那似嗔却笑的样子,我是乐滋滋的。不过,心里总想,要是自己能吃上一个完整的苹果该多好啊!

岁月流逝,祖母年纪渐渐大了,但仍然还和以前一样地搂着我看妈妈削苹果,妈妈依旧用她那灵巧的双手制作出一件件沁人心脾的“艺术品”。不同的是,我们每个人手里都有她亲手削出的大苹果。品着那甜甜的苹果,我时常想,要是自己也能够这样为祖母或妈妈削一次苹果,那该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情啊!

那年深秋,祖母病了,昏迷了好几天。

我依然记得她那慈祥的容貌和那被疾病折磨的身子。那天,祖母奇迹般地睁开双眼,吃力地说着什么。我急忙把耳朵贴到祖母嘴唇边,才听清祖母说的是“苹„„果”。爸爸在上班,妈妈上街了,谁来为祖母削苹果呢?看来只能自己动手了,我以最快的速度拿出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模仿妈妈的动作操作起来,可那小刀好像特意与我作对似的,我越想削好,刀子越不听使唤,深一刀浅一刀地,果皮果肉洒落了一地。当我颤抖着将那仅剩下半边的“丑八怪”递到祖母眼前时,却分明读到她脸上一种幸福的笑容。 如今,祖母的病好了,我们晚饭后吃苹果的习惯还是没有改变。不过,水果刀已经掌管在我的手上。每每望着祖母和妈妈那惬意的笑脸,我感觉自己仿佛成了传递爱心的“小天使”,快乐着家人,也快乐着自己。

记住这一天

我一向不喜欢喝茶,尤其是浓茶,喝进

嘴里,那种苦涩的味道真不好受。我也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喝茶,喝果汁、饮料味道不是更好吗?直到那一天,我的想法才有了转变。

五一期间,小姨到我家来,还带来了自家种的龙井茶。听说,龙井茶是茶叶中的珍品,对那些爱喝茶的人可以说是求之不得呢,这可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于是,我悄悄地来到厨房,找到了那些龙井茶,放进茶杯中用热水冲泡。茶叶在热水中一起一伏,仿佛是调皮的鱼儿在河里钻上钻下,好看极了。接着,那浓浓的茶香便溢了出来,悠悠的香味弥漫了整个屋子。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股清香沁人心脾。

“嗯,百闻不如一见啊,龙井茶不愧是龙井茶。”我心里暗赞叹着,便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谁知,“哇!”我一下子全吐了出来,这茶比其他茶还要苦!我刚要把茶倒掉,爸爸进来看到了,连忙过来阻止。“你怎么这么浪费!这可是上好的龙井啊!”“什么上好的龙井?简直比药还苦,怎么喝得下去嘛?”

“别急,喝茶和品茶可不一样啊,拿到一杯好茶,就要慢慢点,这样才能品出它的真正味道。像你这样狼吞虎咽的,当然不行,现在你再试试,我相信你一定能尝出两种不同的味道。”我端起茶杯呷了一小口含在嘴里,细细地品尝,等到咽下去的时候,奇怪,居然还有一股甜丝丝的味道!我又呷了几口,苦中带甜的滋味真让人回味无穷啊! “爸爸,这茶真的很不错。”“你能品尝出来就好,其实,人生也是如此,只要慢慢地学会尝苦,才能感受到甜。‘一杯春露暂留客,两腋清风几欲仙’的感觉即是品茶的短暂瞬间留下来的痕迹,古朴的凝重成了岁月的沉积,正如茶叶的涩味停留在喉口没有散开,茶如人生啊!”

这一天,我收获很多。品茶,本是件微乎其微的事,但龙井茶的苦中带甜以及爸爸的那番话却永远印在了我的心里,予以我深刻的启迪。正如爸爸所说的,人生如茶。人的一生就是由许多困难挫折和平安幸福所铺就的。如果我们囫囵吞枣地看待我们的人生,那么我们只会看到人生中的不幸与灾

难,而把一些幸福快乐的事忽略了。只有静下心来,慢慢地品,慢慢地赏,才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不幸的背后也许就是幸福的嫩芽。

我对自己说:请永远记住这一天!

记住这一天

早晨起床,打开窗户,迎面吹来清新的空气。我深深地吸了一口,顿觉神清气爽。一天新的生活开始了。是啊,眼看中考就要来临,学习更紧张了,老师们似乎比我们还要紧张,当然还有父母。有时候想想也有点可笑,可在一笑而过后,我却深切地体会到他们的希冀之真,用心之苦。

上学的路上,洒满了灿烂的阳光。阳光,德泽万物,给人间带来了温暖,也开启了我心灵的门窗。我欣赏着四周的风景,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要是这个时候中考已结束那该多好啊!“快迟到了,还不快点?”一声清脆的呼唤把我从沉思中惊醒,是她,我赶

快和她一起跑入校园。

她是我的同学,是我班成绩最优秀的学生。她每次考试总是令人不可思议地获得第一名。我也曾努力地追赶过,最终却发现是徒劳。今天发试卷,她肯定又是满分了。你看,连她走路的样子都显示出十足的自信,我非常羡慕她。在追赶她的过程中,我收获很多,既得到了友谊,成绩也提高了不少。想着想着,就到了班级的门口,老师早已像往常一样站在门口迎接我们了。三年了,风雨无阻,这让我们很感动。

我急忙把书包放下,还没坐稳,老师便说:“我把昨天下午做的试卷发一下,总的来说,考得还可以,但个别同学的发挥有点失常„„”听了这句话,我很担心,因为我预感到我这次没考好,但总不会低于70分吧!

听着老师报分数,我的心越来越紧张,终于念于我了:“某某,65分。”我的头嗡的一声,一下呆住了!我多么希望是老师看错了,或者改错了,可面前的试卷上明明满是红红的叉子,和一个醒目的“65”!我该怎

么去面对我的父母、老师和同学啊!

面对着可怜的分数,我好像失明了,什么也看不见;又好像失聪了,什么也听不到。来时的一路光明此时正离我越来越远了。我陷入了无底的黑暗之中。

我不知道这一天是怎么过去的。放学的时候,老师留下了我,微笑着对我说:“每一天都要经过黑夜,然而谁也阻挡不了光明的到来。人生也有陷入黑夜的时候,但要坚信:黑夜来了,黎明就不会远了。老师相信你会走过去的。”我含着泪水使劲地点着头。 我会永远记住这一天,记住老师的话。

信 赖

大年三十的早晨,我和妈妈正准备出门。刚一打开门,一只小狗就窜了进来。当时把我吓得尖叫了起来,我还以为是黄鼠狼。可回头一看,是一只非常可怜的小狗,身上的毛湿漉漉的,浑身不停得打颤。眼里仿佛还噙着泪花。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估

计它腿上受了伤。

我们见它可怜的样子,决定收留它。可我们一接近它,它就躲到一个角落里,还不停地像婴儿一样乱叫,样子十分的痛苦。我们不敢看它痛苦的样子,就没再接近它。我想:它总该要吃东西吧!于是我把自己喝的纯牛奶倒给它喝。可刚一接近它,它就大声乱叫,也许是怕我伤害它吧。于是我把牛奶放在它面前就走了。

可后来我来到碗边一看,它却一点也没喝过。我我小心翼翼地靠近它,试图抚摸它,可它还是对我有一丝戒备,不过不再像前面那样大声“抗议”了,可它还是不肯喝,照样摆出一幅很痛苦的样子。我摇了摇头走了。

过了一天,我又去看它。它依然不肯喝牛奶。于是我拿起牛奶对它说:“没事的,小狗狗,乖,我不会害你的。不信,我喝给你看。”小狗很认真地盯着我喝牛奶的样子,还不停地用两只前脚在地上刨着。过了好一会儿,它才怯生生地走过去喝牛奶。觉得没事后,才津津有味地喝了起来。看着它可爱

的样子,我欣慰地笑了。

看见它终于肯吃东西了,我和爸爸决定给它做一个“家”。我们用棉布和竹篮给它做了一个安稳的“家”,还在里面放上了玩具。我还给它取了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沙沙”。

渐渐地,我和沙沙结下了深厚的感情,我们也淡忘了它腿上的伤。

一天晚上,我忽然听见沙沙痛苦的呻吟。我急忙起床去看,才发现它的伤口由于没有及时处理,感染化脓了。我急忙叫醒爸爸妈妈,把沙沙送到了宠物医院。

在去医院的路上,我看到沙沙眼里的泪花,我哭了。也许是因为和沙沙有了深厚的感情,也许是看见沙沙痛苦的样子,心痛了吧。

看见我伤心的样子,沙沙不停地用脚挠挠我,仿佛在安慰我。一时间,我心里涌起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甜蜜感,仿佛我的世界里又多了一位亲人。

信赖,往往创造出和谐美好的境界。

为自己鼓劲

“嘀嗒——嘀嗒——”钞针一步一步地踯躅前行,发出颤颤的音,一如我此时惴惴不安的心,难以平静。

已经进入本场考试的最后阶段了。我在心中不断地告诉自己,可是生硬的笔尖却是无论如何用力,也不能在干净的纸页上勾划出一条黑色的线段。

怎么办?思绪一如眼前空白的纸页。作文可是高分领域,写偏题了怎么办?写差劲了怎么办?千里之堤,溃于蚁灾。深暗此理的我望着占了全卷将近一半分数的作文题,不禁心惊胆寒。一招错,满盘皆错。 时间一滴一滴地在空气中空虚地滴落,沾上了我紧蹙的眉频,荡漾开了今晨的记忆。我想起了出门前,妈妈那一个轻轻的拥抱;学校里,同学们眼神交流中淡淡的笑意;进考场前,老师在自己肩膀上重实的一拍„„心中突然卷起了无数个细小的漩涡,一点一点地吞噬掉烦躁的小涟漪。

人生来可以被粉碎,但不可以被打倒。我又想起了那位坚强的老人,在波涛汹涌的瀚海上,仍然脊梁坚硬,手持钢叉,在饥苦困顿的情况下,与凶狠的鲨鱼无数次不屈地搏斗,最终证明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还有那位身染重病全身残疾,仰卧病榻,却仍以意志为笔,谱写出《暴风雨所诞生的》的辉煌著章的勇敢青年,他也证明了:困难,应该由人类来打倒。

想到这里,我完全地释然了,考场上的自己是孤单的,最大的敌人也是不安的自己。我抬头望了望窗外桎梏的蓝天,更加坚实了笔尖的力度,在空白的纸页上写下了作文的第一笔,也在心中的人生考场上写下了第一笔,开始新的篇章。

回首过去,你一定感慨良多。从一个懵懂孩童到一个花季少年,你没少累过、愁过、怨过甚至哭过,但,正因为你敢于正视现实、勇于超越自我,才有了失意后的坦然,挫折

后的不屈,失败后的从容,同时,也收获了成功后的喜悦。经历了一次次的磨练,跨越了一步步的艰辛,你学会了独立思考,学会了大胆发问;你不怕失败,乐于付出,所以你变得睿智,变得坚强,变得充盈。在前进的道路上,你正在成长、进步;在不懈的追求中,你正在不断完善着自我„„

请以“我 ,因为我 ”为题,写一篇600字以上的文章。

要求:①根据自己的理解,先将题目补充完整再作文。

②说真话,叙真事,抒发自己的真情实感。

③除诗歌外,文体不限。

④文中不得出现与自己身份相关的真实地名、校名、人名。

(2)题目:那一次,我尝到了 的滋味

要求:①加上适当的词语,补足题目,扣题作文。

②文体自选,字数不少于500字,

诗歌不少于15行。

③题目或正文中如需出现本市

人名、地名、校名者,请用××代替。 在你的长成过程中,有许多人、许多事、许多精神、许多情感„„会伴你一路同行,令你铭记,令你感怀,令你奋进。请你以“ 伴我同行”为题,写一篇文章。

要求:①如选文题一,题目自拟。选文题二,须在横线处填上恰当的词语,将题目补充完整。

②文体自选,诗歌、戏剧除外。③不少于600字。④文中不要出现真实的地名、校名、人名。

芊芊芦苇,触动了文人的心灵;巍巍" 神舟" ,触动了国人的心灵;眷眷亲情,触动了游子的心灵; 殷殷师恩,触动了学子的心灵……同学们,相信五彩斑斓的大千世界里,一定也会有许多触动你心灵的人或事。 请以"_____________,触动了我的心灵" 为题,写一篇文章。

要求:①根据自己所写文章内容,将题目补充完整;②选择你最能驾驭的文体抒写真情

实感;③文中不得出现真实的地名、校名、人名;④不少于600字。(50分)

作文题目:走出______________(烦恼、愚昧、风雨、课堂、阴影、网吧、幼稚、“毒品”、红土地„„)

要求:

①加上适当的词语,补全题目,扣题作文。

②文体自选,不得抄袭,不少于600字。 ③文中不得出现真实的地名、校名、人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