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
初二 散文 895字 33人浏览 1344527599

一派胡言

月考后,班级工作做了两件事。

对照上期期末考试成绩,列出成绩进步与退步的名单。退步的要求写千字反省,进步的要求交流成功心得。

调整座位。进步的以及成绩优异的座位调到靠前,不学习的调到靠后。

没办法,说真的,我无法逃出应试教育的魔咒。我必须在明年的中考时总要考取几个重高生,向家长交差,向学校交差,也向自己交差。

我是一个俗人。在现实面前,我们必须顺应。这也许就是适者生存吧。

我也想平等的对待每一位学生,我也想让爱的阳光照到每一位学生的心灵深处,我也想做一位学生爱戴的老师,可现实的竞争压力太大,你不能置身事外。教育也有必须遵从的游戏规则——优胜劣汰。这的确残酷,一个幼小的心灵可能难以承受,但必须承受,无法逃避。 社会就是这么残酷,与其以后承受,不如现在就学会面对。

说真的,从教二十多年,总感觉越教越累,身累,心累。

学生面对的是成山的习题,老师面对的是社会的指责与非难。青丝变白发,换来的是什么呢?身为教师,我们在“分”的指挥棒下,将一个个鲜活的灵魂塑造成什么?——考试的机器。一个个纸上谈兵的“沈括”。你敢说你的学生有多少创新能力?一个问题说了三遍,五遍,甚至十遍。为什么?还不是为了那命悬一线的“分”?老师可谓用心良苦。可这样考出来的“分”又有多大价值?可笑之极的是:偌大的中国,选拔人才的重要标准就是这一份试卷,就是那老师不知花了多少口水、学生不知熬了多少个通宵才取得的“分”。有着几千年文化传统的中国,有着错综复杂的人际网络的中国,这种录取制度是无可取代的。

呜呼!

这样的教育能让老师“育”好“人”吗?

又想起一个老话题:中国为什么出不了大教育家?

试问:在急功近利的教育面前,谁还有“自我”?

教育本来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学生的成长本来也是一个变化的过程。

可为了评价,为了考核,咋办?必须量化!怎么量化老师?怎么量化学生?聪明的国人于是想出一个个制度,一条条细则,于是“孙悟空”就永远逃出来那如来佛的手心。于是,孙悟空乖了,听话了,不再让玉帝闹心了。活勃的孙悟空终于“修成正果”。——没了思想,没了创造,只有顺从,只有臣服。

于是,我们的社会就和谐了,就“大同”了,于是大家都相安无事了。

杂谈5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