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冲天
初二 记叙文 996字 53人浏览 445104062

悠悠水上,看青山连浪。咽泪空悲伤,凭栏望。

船在水上拖出玉一般的浪花,有如镶了白边的青罗带。我冥想,想苏轼,李白。江风微冷,吹拂在水上,身上,心上。浩浩乎若冯虚御风,感觉很好。李白、苏轼、柳永都曾是失意之人,可皆是超世之才,皆是乐观之人。我朝远处望去,云墨浸染的山峦忧郁地盖住了残阳的眼神。

并无相如才,空自假托豪放。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文学上有兴趣却并无相如之才,我写的文章也只能孤芳自赏罢了。何为曲高和寡?古典文学的确高深莫测,是文学中的《阳春白雪》、《广陵散》。我难以寻知己,只是自言豪放乐观罢了。

独吟竟迷惘,才子词人,怎做白衣卿相?

文人总是命运不济,或许是得了超世之才便失去了地位。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柳永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又想起李白苏轼和纳兰容若:一个受人排挤,一个屡遭贬谪,一个少年早殇。即便现实给我磨难,我还是宁愿有超世之才。苏子不是说了吗?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寻常巷陌,并无烟笼雾障。心却自彷徨,何时朗?

小巷明澈,心却并不明朗,只是漫无方向。悲伤掩不住,豪放托不成。避是不行的,面对?心孤独而忧郁。“艰难险阻有何惧,可怕的是心灵的迷茫”心寒说。我生性孤傲,不愿也不敢向别人倾心而谈。久而久之,心底积蓄的忧郁恍若一把利刃把我分解得四分五裂。现实生活中的失意与幻想中的世界有着天壤之别,浪漫主义的我也只好沉浸于幻想中。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暂且寄心古意,诗词赋,平生畅。

古典世界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幻想中的似乎最好,或许真正生活在其中才会感到一种难以言表的痛苦。我幻想中真正的美好世界是:那里的人重信义,讲道德,有无私的奉献精神。他们类似神仙,会法术,武艺高强却并不受清规戒律拘束,可以任意出入三界。其实,三界本没什么区别,品德高尚的就是神圣,损人利己的就是妖魔。何尝不是?但毕竟,品德高尚的神太少,大多数是二者的结合体――人。我以为人世实在是太广阔,能包容所有的神圣妖魔。现在如此,将来如此,过去也是如此。但古时文人笔下的的诗词却宛如天籁之音,很容易引起我的共鸣。

忧郁都一饷,不管浮名,只去浅斟低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由于只是瞬息,但才子词人屡受浮名累!人是脱不开名利二字的,除非像屈子陶潜。柳永风流薄幸之名,苏轼有苏仙之号,弃之不去。何况我?我是注定了要在反反复复的“科举”之中度过十余年的:如今“明算”“明经”“进士”“武科”已非岁试。苏子屈居第二,柳七屡屡落第,如今我也在重演历史了。

浅酌低唱消不去心中之愁。毕竟我不是柳七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