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不够好的文章
初一 散文 3296字 78人浏览 大小姐pf

[这是一篇大学一年级的作文, 原文如下, 顺附简评]

一 件 没 有 意 义 的 事

化学化工系2006(1)班 ×××

去年九月,我被黔南民族师范学院录取。报道那天,师兄师姐对我们新生实在太好,让人觉得这里就好像是你的家,他们的热情直接让你怀疑天底下竟有如此的好心人,特别是我们的师兄、我们的老乡。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你不用怕因为不认识人而孤独,你的老乡、你的师兄他们会随时找你,晚上他们会和你吹电话,白天带你去熟悉环境。我很感激他们,因为我觉得他们就像我自己的哥哥一样,把我当妹妹对待。

对于爱情,我毫无准备,面对别人的追求,我真有些束手无策。一天晚上,自我进校后一直对我很好的一个师兄把我从寝室叫出去,他提了一大袋东西,让我出去和他走走。我什么都没有想便和他出去了。一路上,他有些慌慌张张,有一句没一句地问了我好多问题,语无伦次的说了好多莫名其妙的话,反正今天晚上和他在一起,总感觉他没有以前自然。当他很委婉的说出他最终要表达的意思时,我才一下子明白了他的真实意思。临别时,他执意把那一大袋东西给我。我怎么能要他的东西呢?不用多想,我便拒绝了,准备跑回寝室,没想到如此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居然哭了,央求我一定要收下,不然他就不走,会站在外面一直等我,直到我收下他的东西为止。从来就没有见过如此场面的我,真的开始怕了起来,要是他真不走那怎么办呢? 但要是接了他的东西那又意味着什么?从心里讲我是死都不会接他的东西,可我说不出口,我害怕伤了别人,他毕竟是个大男生。在我不知道怎么办时,刚好从我们旁边走过两个女生,一个正说:“他们男生说的话都是假的„„”哇!天助我也。我下定决心对他说:你的东西我不会要的,你自己拿回去吧。便飞快的往寝室跑。其实我并没有回寝室,而是躲在一个角落里在悄悄地观察他,看他会不会一直就站在那里。当时已是深秋,晚上较冷,只见他一只手提着东西,另一只手放在裤兜里,头埋得低低的在那里徘徊着,就像一个失意的人。其实当时我的心已经被他的那副神态触动了一下,毕竟这么久以来他对我一直很好。可不到半个小时他就走开了。也不知道他在那里徘徊时是在暗暗的骂哪两个女生呢,还是在想今天晚上他要不要回去。不管怎样,刚刚我悬着的心现在终于落下了,也就放心的回了寝室。当然后来他也一直没有放弃,我却一直把他当哥哥。当后来我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他时,他却和我身边最要好的一个朋友好上了,而我还一直蒙在鼓里。如此离谱的事我还认为只有小说家才能想得出的,可这却发生在现实生活中,并且就发生在我身上,当时我难过的心情更是不敢回味。

有好长一段时间,我觉得这件事可能是我大学生活里让我最痛心最难忘的事了,在经过一个个失眠的夜晚和一次次的伤心以后,我才明白这其实是一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事了。曾经的伤心、曾经的失眠在现在想起来那真是不值,也没有意义。

人生在世,每个人都会遇到很多事,悲伤的,高兴的,有意义的,没有意义的。其实有意义无意义那就看你以什么样的心态去对待,你觉得它有意义它就会有意义,你觉得它没有意义它就没有意义,因为每一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理由。

[我的看法]

如果这是一篇高考作文,以百分制打分,我打70分。因为这篇文章文字通顺,只有一个错别字,“哪”与“那”分不清,语气流畅,直写其事。但问题是这一篇大学一年级的文章,这确实应该是直写其事的文章,那么,如果放到高考里,我就觉得这不是一篇作文,而一篇

不成为作文的作文。

作为一篇文章,应该跟说话区别来开来,这篇作文用说话的口气来写,有亲近感,但口语写作是多么难的一件事啊。口语写作需要更多的对生活的抽象,需要更多的对生活的深入思考。让我们来看看这篇文章的最后一段——“人生在世,每个人都会遇到很多事,悲伤的,高兴的,有意义的,没有意义的。其实有意义无意义那就看你以什么样的心态去对待,你觉得它有意义它就会有意义,你觉得它没有意义它就没有意义,因为每一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理由。”这段话口语化太强,说明的道理太浅,只是说明一个习以为常的观点:心态决定你对物、事的看法。

作为一个高中教师,我想将上面转述的一段话改动几个标点,其它文字一字不改,使之达到更深一层的思考,我的改动如下:

“人生在世,每个人都会遇到很多事,(。)悲伤的,高兴的,有意义的,(。)没有意义的。其实有意义无意义,[添一逗号]那就看,[添一逗号]你以什么样的心态去对待,(。)你觉得它有意义,[添一逗号]它就会有意义,你觉得它没有意义,[添一逗号]它就没有意义,(。)因为每一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理由。”

——这样一改,整个诗的节奏就出来了。写文章的时候,文字一定要有诗性。写作与说话的区别在于文学化,用文论里的话说就是应该有“陌生化”的效果。

这篇文章我给我的两个高二的学生看,我的学生一致说,太啰嗦。我也觉得太啰嗦。我觉得我们三个达成了对写作的一种共识。

下面引一篇文章作为对照,这是2007年刚毕业的一个女学生在高三年写的文章,题目是“锁”。这篇文章的语言有气氛,是真正沉浸在写作的心境里写的一篇文章,更可贵的是其语言简炼到了极点。语言啰嗦相对容易,语言要简洁,那就实在难了。而这正是写作与作文的区别之一。

另:这篇文章有立意,但是我觉得这是一篇写感情的文字,既然写感情就应该有一种一发不可收拾的涌动,但是文章却以理性收尾,我觉得有点可惜。也许是因为写作时间太紧。但是如果是时间规定的一篇文章,那么最后的早早收结只能说明这篇文章在开头的啰嗦是不应该的。写文章一定要有结构,越好的写作者的结构感越强。个人以为衡量一篇文章的好坏有一个很重要的标杆——结构是不是圆熟而完整。是为刍议。

【附】

老 锁

厦门市松柏中学 方圆

从诞生之日起,它就是把好锁。坚固,美观,淡淡的金属光泽闪烁着生命的活力。 它被买走,使用,冰冷的身躯被手心的温暖包围着。它被开启,锁住一口箱子,钥匙被带走,箱子抬到一间阁楼,安放在角落里。

它静静躺着,怀念着那一瞬间,充实与空虚的结合,自然而又艰辛。它甚至没有看清钥匙的面孔,但它相信,它的等待终究会来。

它默默地等,姿势从未改变过。而它却总是失望。阁楼的小门永远禁闭。它孤独地环顾,周围陈列着破旧的物件,杂乱的布置中埋藏着不为人知的故事。室内昏暗,空气干涩。它偶尔会在夜里被爬过它身体的蜘蛛惊醒,感到分外的无助与孤独。它不知道墙角里的丝网是否真的是灰尘。

日复一日的单调生活让它不清楚时间,年月完全失去概念。终于,它的身上长出了红褐色的斑点,一点一点扩大,就像墙角的那块旧怀表的秒针,走得那么慢,却又那么坚决。阁楼似乎已被废弃,箱子生活在被遗忘的角落。

又在一个日光昏黄的下午,门终于开了。岁月的磨砺使它不再激动,平淡地看待一切。箱子从尘封的角落里拖出,留下深深浅浅的印痕,它再一次感到手指的温度,尽管不再相同。抚摸轻微,似乎有心为它拭去那层发暗的铁锈,抹去岁月留下的伤痕。它忽然发现等待了已久的时刻就要来临。它从没见过那么多的钥匙,大的,小的,长的,短的,纷纷尝试,却得不到回音,它的心沉下去,听到了一声年轻的叹息。

它依旧在角落里沉默,守护着箱子。它想知道这一生守护究竟藏着什么秘密,是钱财,是衣物,或是厚厚的情书。它仍在等待,期待那一声清悦的脆响。

它没有等到响声,它看到了铁棒,乌黑而沉重。它看到一道毫无征兆的弧线,落在自己孱弱的身上。钻心的疼痛让它想呼喊,想站起来,却终于倒在地上,复杂地看着。箱子是空的,空荡得让人心酸,它不得不承认自己宁愿不知道这个结果。它曾经这么完美,却为一个错误的选择结束一生。它怨恨那个人,不管是有心布置的机关还是无心遗忘的决定,老锁终于以一个新的角度观赏一切,箱子,墙壁,窗外的风景,都似乎格外的美丽。但它知道这样的日子不会再有,它已经是一块废铁,破旧,肮脏,仅存的价值也已不再。那块旧怀表早已停止了走动,阳光正渐黄昏,余辉照在它凹凸不平的身上,映射出不同的光辉。它的一生在茫然中结束,它终究没有等到自己的另一半,把握住的也仅是一片空白,等待它的是熔铸,燃烧,凝聚成另一个新的生命,新的轮回。

而那毕竟不再是它。